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68章 故友重逢

以耀变茶盏本身的价值。

女孩别说是两百万了,就算是开口要两千万又如何?

蒋震说不定还要乐呵呵的让人给女孩打钱。

“我能问问你为什么要两百万吗?”

楚江打量着女孩。

他觉得这女孩压根就不知道耀变茶盏的价值。

“我……我……”

女孩缓缓的低下头来,小声的开口说着。

“我爸爸等着一笔钱做手术,我也不知道这东西值多少钱。”

话音落地,眼泪从女孩的脸庞上掉落下来。

说不尽的委屈跟无奈的气氛从女孩身上散发出来。

楚江深深的叹了口气,把耀变茶盏的盒子盖上。

随后走到女孩跟前。

“你叫什么名字?你爸爸怎么了?”

楚江柔声的询问着。

“我家江依依,我爸爸得了病,医院说想要治好得一百多万!”

女孩啜泣的回答着,口吻中充满了恐惧。

没错,对一个普通家庭的十几岁孩子来讲,亲人得了重病是一件十分恐惧的事情。

上百万也纯粹是个天文般的数字。

“我可以跟你去看看你父亲吗?”

“说不定我能帮上点什么忙!”

楚江把盒子拿到女孩面前。

“这东西很值钱,它代表的意义更是无价,我们需要上报给上面的人!”

“所以

现在没办法给你一个准确的钱,但我可以先帮你垫付医药费!”

“说不准我还能治好你爸爸呢!”

站在一旁的黄山北碰了碰蒋震。

“这样不符合规矩吧?”

文玩古界向来有规矩,钱货两清,富穷看天。

这一行向来都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要不然也不能出现捡漏的事情。

“我觉得楚江没有做错,耀变茶盏再珍贵,也不能无视人性。”

“换句话来讲,如果楚江今天真的用两百万拿下了耀变茶盏,足以看出他是个唯利是图的人。”

白柏松顿了一下,瞥了黄山北一眼,才继续开口说道。

“那样的人,你能放心把他推向高位去吗?”

黄山北一愣,细想一下,觉得白柏松也没有说错。

就在这时,楚江拉着女孩的手,走到三人面前。

“茶盏留在协会了,好好看管,不要损坏了!”

楚江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

“我先去医院看看!”

本来他是要留在这里甄别宝物的。

这时去医院,显得有点像是故意跑路似的。

“开我的车去,在停车场特殊位置,牌子上有我的名字。”

“万一那东西真的出现了,你赶回来也方便一些!”

蒋震掏出他的梅赛德斯车钥匙。

“放心,有我们三个在,出不了什么

乱子。”

楚江点了点头,带着女孩离开了。

当房门关上的那一刻,三个老家伙立马跑到桌子前,把盒子给围住。

“卧槽,居然真的是耀变茶盏!”

“一定要把它留在江海市,之后这就是我们协会的镇会之宝!”

“楚江这小子真是可以啊,我看再给他一两年时间,就可以接班了!”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就像是三个得到心爱玩具的小孩子一样。

男人至死是少年,这句话被三人展现的淋漓尽致。

另外一边楚江开着车带着江依依前往医院。

“对了,你父亲得了什么病呀!你妈妈呢?”

楚江开着车询问着。

他很奇怪,就算江依依一家人都不知道耀变茶盏的价值。

可江依依才十几岁。

鉴赏大会这么多人,她母亲是怎么忍心让这个女孩前来的?

就不怕遇见什么危险吗?

毕竟这年头见钱眼开的人可不少。

“我已经两年没有见过妈妈了!”

江依依低着头坐在副驾驶座上。

随后江依依把她家里面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她爸爸是一名普通喷漆工人,母亲在酒楼当服务员。

一家人生活虽然不算富裕,但还算幸福。

可三年前,她父亲突然患上了肺病,从开始治疗到现在,已经花光

了家里面所有的积蓄。

就连进两个月的住院费,都是她叔叔们借的。

楚江心中已经猜到了大概。

江依依的父亲,很可能是喷漆患上了癌症。

而她的母亲自然不用多说,两年前就跟着别人跑了。

这是很现实的事情。

有些癌症不光治不好,而且还极为耗费钱财。

对于普通的家庭来讲,真的是一场灭顶之灾。

“那你是怎么想来这次鉴赏大会的?”

楚江纳闷的询问着。

“爸爸说,家里面有个祖传的东西。”

“又说这次鉴赏大会有专家鉴别,就让我来看看,祖传的东西值多少钱?”

江依依如实的回答着。

楚江轻点了一下头。

其实他已经想到了一种可能。

江依依的父亲,知道自己时日无多,而她母亲又下落不明。

所以江依依的父亲,就想让她来把祖传的东西卖掉。

至少能够让江依依之后一段时间的生活有所保障。

很快两人就来到了医院。

病床上江依依的父亲脸色已经开始返青,头发因为化疗全都掉光了。

可当楚江看清江依依父亲的脸庞后,整个人都愣住了。

“江……江叔?”

其实当楚江看见江依依的第一眼,就感觉这女孩极为眼熟。

但却又想不起在什

么地方见到过。

所以楚江才询问江依依,她家里面的事情。

并且跟着江依依来到医院。

“小楚?你怎么来了?”

江依依的父亲先是一愣,随后强行露出一抹笑容。

“好几年都没见到你了,现在过的怎么样了?”

“爸,你跟这位哥哥认识吗?”

江依依疑惑的询问着。

楚江点了点头。

他自幼父母双亡,在孤儿院的时候,认识了一名喷漆工人,也就是江依依的父亲江宁波。

随着后来孤儿院的其他孩子,接二连三的被人领养。

楚江几乎找不到同龄人。

那个时候是江宁波向院长提议,送楚江去上学,并且还承担了小学到初中的学费。

到高中的时候,楚江已经积累了一笔奖学金。

所以才没有让江宁波承担学费了。

后来当楚江考上江海大学时。

孤儿院的院长意外出了车祸,孤儿院没有人领导,被政府接管。

而楚江也因此跟江宁波断了所有联系。

“小楚,你怎么来了呀?”

江宁波再度开口询问着。

“爸爸,这位哥哥答应把咱们祖传的东西卖两百万了,这次一定可以让您做手术的。”

江依依乖巧的坐在一旁说着。

“楚江,你在鉴宝协会上班吗?”

江宁波惊奇的说着。

(本章完)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