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83章 福门三针

难怪薛今丘开口就骂,主要是今晚所发生的事情,每一件都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赵营脸色快速变的阴沉起来,双眼微眯。

“放肆,到了我赵家,居然还敢出言不逊?”

“来人,把他们三个给我轰出去。”

在赵家,赵营的地位仅次于老爷子跟兄长。

现在被一个年轻人,还是江湖骗子指着骂,能不发火才怪。

难看保镖已经朝着这边走过来,赵一鸣魂都快吓出来了。

“二叔别冲动,这可是薛家的公子!”

赵营眉头微皱。

“薛家?那个薛家?”

不过很快赵营就反应过来了。

在江海市还有那个薛家?

正是因为薛家的强势,才让薛今丘走到那里都不用报全名,直接薛少二字就展示了他的身份。

“一鸣,他该不会是冒充的吧?”

赵营犹豫着说道。

也难怪赵营不认识薛今丘真人、

他要么就是在自家医院中治病救人,要么就是在家专研药材。

而薛今丘以前可是十足的纨绔子弟,根本不会干涉家族的产业。

加上两人年龄的差距,导致两人根本就没有任何交际点。

“哼,难道在江海市还有人敢冒充我不成?”

薛今丘冷声质问道。

赵一鸣赶紧打着

圆场。

“是是是,薛少说的对,谁不想活了才敢冒充您。”

“二叔,你实在是太冲动了,这位真是薛少。”

赵营倒吸了口冷气,连忙给薛今丘赔罪。

“薛公子大驾光临,正是令寒舍蓬荜生辉。”

“一鸣,你也是的,薛公子来了也不提前通知家里一声,让二叔出了这么大的洋相。”

可薛今丘的脸色却没有丝毫改变,压根不买赵营的账。

赵营一阵尴尬。

楚江看不下去了。

“今丘,赵先生是长辈,不能失了礼貌。”

薛今丘这才冷哼了一声,转过头去。

孙如新碰了一下他的肩膀。

“别胡闹啊,小心坏了江哥的大事。”

一场闹剧这才翻篇。

赵营看着楚江跟孙如新。

“一鸣,这两位是?”

赵一鸣有赶紧介绍起来。

“这位是环球集团的副总孙如新。”

“这位是医治好薛老先生的楚江先生。”

“今晚楚先生是特意来施以援手,医治爷爷的。”

孙如新的名号赵营倒是听说过,跟薛今丘待在一起身份也算匹配的上。

至于楚江吗?

薛定海的病况,赵家也去看过,当时也表明束手无策。

后来听说被一名神医给治好了。

可眼

前的楚江未免太过于年轻了。

“难道是碰巧治好的?”

赵营心中暗道。

毕竟在楚江之前,有众多的名医为薛定海诊治过。

可能是哪位的药用对了,碰巧被楚江撞上也不无可能。

“赵先生,敢问令尊身在何处?”

楚江轻笑着询问着。

碍于薛今丘跟孙如新的面子,赵营讪笑道。

“我赵家是医药世家,疑难杂症我们自会处理,就不劳楚先生费心了。”

“现在时间还早,一鸣啊带着三位出去玩玩,你们年轻人之间应当多多接触才是。”

赵一鸣脸上一阵尴尬,不敢接话。

楚江三人也听出了赵营话中的轻视之意。

“如果我今晚定要看看老爷子呢?”

楚江的语气徒然变的冷漠起来。

泥人尚且还有三分火气。

今晚所发生的所有事情,把楚江的好脾气也快磨光了。

“家父如今身体有恙,属实不方便见客......”

“他要是身体倍儿棒我们还来干什么?”

薛今丘歪了一下脑袋,极为不耐烦说着。

“我们是来看老爷子的,不是来跟你浪费时间的。”

赵营脸色微变。

他是真的不敢冒犯薛今丘。

如今赵家可谓风雨飘摇。

若不是当

年老爷子在薛定海手下干过事。

导致两家有点交情,赵家只会更加艰难。

他们还指望着老爷子的香火情往后过日子呢。

“也罢,三位跟我来吧。”

赵营咬了下牙。

但打心底没抱有任何希望。

连他们赵家众多名医都治不好老爷子的怪疾。

楚江一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能做什么?

治病可不是说能救活一个人,便被人称为神医的。

很快一行人来到别墅的四楼。

赵老爷子待的房间已经被改造成了病房。

赵一鸣走到还在床边为老爷子检查身体的父亲跟前,小声的说了几句。

赵越平立马便来到楚江三人面前。

“薛公子,孙公子,有失远迎,还请见谅。”

两人搪塞了两句,就把话题给推脱了。

“爸,楚先生是来医治爷爷的。”

赵一鸣小声的说着。

赵越平瞥了眼站在一旁的赵营,只见他微微摇了两下脑袋。

随后,赵越平叹了口气。

“楚先生有心了,只是老爷子的病极为怪异,我赵家上下皆束手无策。”

“楚先生能治好薛老医术自然高超,但未必就见过此等怪病。”

楚江眉头微挑。

觉得赵家这两兄弟不亏是亲生的,只是说话的方式不同

“无妨,来都来了,总得看望一下老先生。”

未经赵越平邀请,楚江就走到病床前。

床上赵维山双眼紧闭,脸色已经苍白便灰。

因咽喉问题长时间吃不下饭,已经严重营养缺失开始变形。

嘴巴微张,发出阵痛苦的哀嚎。

见到爷爷这般,赵一鸣用力抹了下眼角的泪水。

薛今丘用手挡住嘴巴咳嗽了一声,斜眼对看向孙如新,小声说道。

“江哥能行吗?”

孙如新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乱说话。

楚江装模做样的为赵维山诊脉,另外一只手放进裤兜捂住骨片。

在场的赵家人见状都眉头微皱。

楚江被吹称神医,他们也不是吃白干饭的。

从未见过楚江如此行脉的医师。

然而楚江才不管这些人的目光,用龟壳观察老爷子的情况。

然后还轻轻掰开他的嘴巴。

肉眼可见赵维山的咽喉已经开始溃脓,还有淤血渗出。

“赵维山,七十一岁,身体缺乏营养!”

“咽喉处因常年食用野味,导致体内毒素积累过多。”

“食用大蒜生姜,用辛辣驱动体内血液流动。”

“利用传统医学中阴阳中合便可化解。”

“因姜蒜难以下口,建议用“福门三针”使其言听计从。”

(本章完)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