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84章 你是想反悔?

几分钟之后,楚江才站直身子。

“楚先生家父如何?可有办法医治?”

赵越平谨慎询问着,心中还带着几分期盼。

在众人注视下,楚江微微摇了摇头。

在场赵家人暗自送了口气。

要是楚江真有法子,他们岂不是要无地自容了?

赵营冷笑着轻哼了一声,眼中闪过一抹得意。

孙如新跟薛今丘脸色顿时难看了几分。

楚江没有办法,也影响他们的脸面。

“楚先生,您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赵一鸣不甘心的询问着。

“谁说我没办法了?”

楚江轻声反问着。

“江哥,你有办法还摇什么头啊?”

薛今丘跟其他人一样,都被楚江的操作给整神了。

“我是感叹你们赵家妄称医药世家,连如此简单的问题都解决不了,让赵老受这么大的罪。”

楚江摇头叹息着。

一旁赵家人闻声脸上都露出几分怒火。

“既然有办法,还请楚先生出手医治。”

赵越平脸色也有几分难看。

“我可不会白白出手。”

楚江丝毫不着急的说道。

赵越平顿时就明白了。

“只要楚先生能治好家父,您要什么赵家都双手奉上。”

楚江打了

个响指。

“这可是你说的,叫人去拿来生姜跟大蒜,记住越多越好。”

赵越平虽疑惑要姜蒜干什么,但还是派人去取来。

只要有一线医治父亲身体的希望他都不会放过。

很快姜蒜就拿来了两箩筐,楚江拿出针,按照骨片上的标注,给赵维山扎针。

所有人都看着楚江的操作,他们从未听说姜蒜还能配合扎针的。

突然,赵维山长吸了口气,缓缓从床上坐起来。

“吃了。”

楚江指了下眼前的姜蒜。

赵维山二话不说,拿起姜蒜就啃,而且还啃的津津有味。

赵家人惊呆了,老爷子已经好久都吃不下东西了,一直靠营养液维持。

现在怎么啃起姜蒜了?

咽喉不痛了?这姜蒜不辣吗?

看着赵维山的吃相,薛今丘忍不住拿起一颗大蒜吃了起来。

刚吃进嘴里就吐了出来,根本难以下咽。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赵维山硬生生出了一大半的姜蒜。

“马上去准备一份皱,记住要滋补一点的。”

楚江扶着找赵维山在床上坐下。

又给他扎针帮助活血。

一个小时过后,

楚江收针,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

这时赵维山的呼吸已经正常了,脸色

也显出了些红润。

也不再发出痛苦的呻吟。

赵一鸣快步把粥端上来。

楚江在赵维山头顶拍了一下。

随后,赵维山居然缓缓睁开双眼。

“爸,您感觉怎么样了?”

赵越平连忙走上前询问。

赵家人也都围了上来,希望老爷子不是回光返照。

“感觉好多了,只是有口腔跟咽喉有点辣。”

赵维山砸吧了一下嘴唇。

“怎么还有股蒜味?”

除楚江外众人一众无语,您都吃了快两斤蒜跟姜了,没味才不正常呢。

“老爷子刚醒过来,喝点粥吧,过两天才能吃其他东西。”

楚江淡淡的说着。

看着孙子手中的粥,赵维山咽了口唾沫,担心咽喉的疼痛。

可还是忍不住,小心翼翼喝了口。

发觉没事之后,直接端起碗就喝了起来。

楚江给孙如新和薛今丘使了眼神,三人就走出房间。

很快赵越平带着赵一鸣跟了上来,将三人请到一楼客厅。

“楚先生,多谢您救了我父亲一命!”

赵越平激动不已。

“只是有一事不解,还请楚先生赐教。”

现在他说话已经完全没了任何轻视的之意。

“如何医治老爷子的?”

楚江问出

了他的心声。

赵越平惭愧的笑了。

问医师法子,相当于是要别人的技巧。

“其实也没什么,在来的路上,一鸣给我说过老爷子的情况。”

“他年轻的时候在山区战部,那地方野味众多,赵老显然没少吃。”

“回江海市后想必也改不了喜好野味的习惯。”

“但问题是野味多少都身怀毒素,长时间服用便会积累在体内成为阴毒,加上你们给赵老用过不少好药材。”

“是药三分毒,这个道理你应该明白,导致众多毒素汇聚,手术也无法根治。”

“姜蒜具备祛毒活血的功效,加上我给老爷子施针,阴阳调和,毒素便被中合了。”

楚江还叮嘱赵越平,之后不能再让老爷子吃野味了。

多吃些活血的阳性食材,才能慢慢将毒派出体外。

赵越平连呼受教。

孙如新跟薛今丘也是恍然大悟。

“现在可以聊聊报酬的事情了?”

楚江淡笑着询问道,他当然不会说出方法跟解释都来自贵客。

赵越平露出一抹苦笑。

他已经知道楚江今晚就是为药材而来。

先前答应,是他觉得楚江根本不可能治好老爷子。

见他沉默,楚江眉头微皱。

“你想反悔?”

今丘跟孙如新也将目光汇聚在赵越平身上。

他们三人大晚上跑来折腾了一圈。

现在人都治好了,赵家要是当着他们三人的面反悔,可就说不过去了。

“楚先生,答应您的事情我自然不敢反悔,只不过有一事相求。”

赵越平犹豫着说道。

“楚先生医术高超,我想让我这不成器的儿子跟着您学习。”

“说实话今晚之事,才让我知道什么叫做人外有人,还望楚先生能够答应。”

能让赵越平说出这话,属实不容哟。

赵家人向来喜好脸面,因此赵维山得病之后,全是赵家自己人在医治。

“不妥吧?我造诣低微。恐怕教不了令郎。”

楚江看着赵一鸣说道。

“楚先生,您有所不知,一鸣这孩子医学天分很好,只是之前从未遇见楚先生您这般医师,才一直未找到好老师。”

听着赵越平的讲述。

楚江心中暗自思考,若是真有人可以将骨片上记录的医学手段学会。

然后在开枝散叶传扬出去。

对普通老百姓来讲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而且楚江发现自从银青色身影出现之后,骨片跟他之间的联动性越来越强。

之前有道声音在楚江脑海中响起,让他询问赵维山在战部工作时的地点。

(本章完)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