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86章 收获惨淡

此外。

银鲳鱼通常栖息在六七十米神的海域中,只有清晨和黄昏的时候会到中上层游动。

所以就算是钓船,也只有在清晨跟黄昏的时候有机会有机会将银鲳鱼活着钓出水面。

不然骤然的水压变化,也会让银鲳鱼出水就死。

“死鱼我是不要的,不过这鱼看上去还很新鲜,都没死多久,我买一条自己吃, 你卖吗?”刘庞问道。

李轩笑道:“看上哪条刘老板随便拿,也别提钱不钱的了,我送你。”

对方才刚跟自己完成一笔将近二十万的生意,要是连一条银鲳鱼都收钱,那也太说不过去了。

刘庞也不客气,在泡沫箱里,挑了一条较大的出来, “那我就要这条了。”

李轩命秦斌将船开到金海湾码头。

有刘庞在, 物业的保安仅仅只是过来看了一眼, 一句话没说就走了。

事情进展的非常顺利,很快,船上的那千多斤珊瑚草,就全部搬运到了码头上。

“辛苦了,李船长,我们加个联系方式吧,以后再有高级货,统统给我吧,渔获卖给像我这种主打高端客户市场的酒店,价格肯定要比你去别处卖高出不少。”刘庞道。

“价格确实可以。”李轩笑了笑,很客气的跟他加了联系方式。

但心底,李轩却在吐槽,他上哪搞那么多高级货去?

高级货都卖给你了,那他以后捞的那些一般的海货,还要不要卖了?

市场上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银鲳鱼都是死的。

这刘老板连才出水的新鲜银鲳鱼都不收,李轩以后哪敢把高级货都卖给他啊?

除非以后他只捞高级渔获。

搬完珊瑚草后, 渔船重新出海。

李轩看看陈斌,又看看王磊,最后又看看杨华。

那三人也都一脸期待的看着李轩,虽然谁也没说话,但那脸上分明写着,快分钱。

李轩笑了笑,说道:“本来以为珊瑚草要等回去后晒干才能卖出去的,没想到直接就在海上卖掉了,现在我们算算,大家该分多少钱。”

“轩哥,我是一万二。”陈斌双眼放光道。

李轩笑着给他跟王磊各自转了一万二过去,他们捞到的数量差不多,王磊只比陈斌多捞了几斤,都没捞到三百三十三斤,但老爹既然答应了算陈斌一百斤,王磊那自然也是按一百斤算。

两人拿到钱,兴奋得蹦蹦跳跳,直言跟着李轩太好赚钱了。

杨华也期待道:“我捞了四百五十几斤,三层的话, 是一百三十五斤。”

李轩笑着道:“杨华叔, 钱已经给你转过去了。”

杨华一愣, 连忙拿起手机一看,果然,上边有一条银行的到账短信。

但很快,杨华就惊愕的抬起头,“一万七千五?船长,你给多了一千三吧?”

杨华一共捞了四百五十四斤,李轩不贪那四斤的小便宜。

至于那多出来的一千块,李轩笑着道:“有一千块,是我额外奖励的,这次下去,你捞到的数量是最多的,应该奖励。”

杨华老脸一红,“这怎么好意思,船长你给的福利已经够多的了。”

李轩摆摆手,说道:“我赚得更多,杨华叔,你就不要推辞了,只有你们努力了,我才有钱赚。”

然后李轩又看向罗海等人,说道:“这次你们虽然没有下去,但在甲板上你们帮着接应海货,也出了不少的力,等回去后,我给你们每人也发一千块钱的红包。”

罗海等人连忙点头,“谢谢船长。”

“谢谢轩哥。”

李父的心情也极好,看似李轩给出去了打好几万的奖金,但实际上这趟下来,还是纯赚了十几万。

潜水捕捞,大大的有钱途。

众人拿到好处,一个个都兴致极高。

秦斌看着李轩,说道:“轩哥,一会我们还继续潜水捕捞吗?”

罗海也极为鸡贼道:“船长,一会再下海,就算是第二次水下作业了,该轮到我下去了吧?”

陈斌跟王磊一听,立即就不干了,“这当然只能够算是算一次,每趟出海,算是一次。”

李轩听得有些好笑,“还潜海?你们不累吗?”

陈斌跟王磊异口同声道:“不累。”

李轩笑着摇摇头,他的章鱼分身,实际上已经绕着这片海域,赚了一大圈了。

这片海域底下,数量最多的,还是那些好看至极的丁香水螅体。

至于值钱的渔获,其实并没有看到多少。

“我们只能把潜水捕捞当作一个副业,主业还是拖网捕鱼,趁着天色还早,我们在返航的路上,再撒一网试试吧。”李轩道。

众人一听,顿时哀嚎一片。

已经尝到甜头的众人,现在就想往水底下钻。

不过李轩说得有道理,确实,拖网捕鱼才是他们的主业,不能够主次不分。

随着李轩的一声令下,秦斌钻入驾驶舱内,渔船的发动机响起,再次朝着远海开去。

李轩连忙控制着章鱼分身,快速游到船底,然后钻入船底的那个玻璃水缸里,然后一路观察这四周的鱼群。

渔船没有直接返回鱼龙湾,而是先远远离开海岸,驶过了大陆隆,然后才朝着鱼龙湾的方向航行。

连续三个多小时的航行,李父饶有兴趣的指挥船员们撒了两网。

但两网都收获十分惨淡。

第一网,只捞到了一百多斤的鱿鱼跟墨鱼,还有一个粘在渔网上的龙虾。

第二网更惨,连续拖了近一个小时,渔网拉上来的时候,连龙虾都没有,就连鱿鱼跟墨鱼的数量也不多,全是些小鱼小虾,加起来渔获还没一百斤。

这就是大部分渔船,目前出海的状态。

在海上辛辛苦苦航行一两个月,回来的时候,连油钱都赚不回来。

李轩的章鱼分身一直在海底看着,自然知道这一路上没有渔获。

但李轩也不在乎那点油钱。

老爹既然想拖网,那就拖了。

正好多拖几次空网打下掩护,免得有人怀疑他为什么每次撒网都能拖到值钱的渔获。

在没遇到鱼群的时候,李轩从来不会在船员们想撒网的时候阻拦,只会在遇到鱼群的时候果断下令渔船拖着渔网开过去。

李轩不在乎,但船上的船员们却很在乎。

李父看着那张空荡荡的渔网,吧唧吧唧的抽着闷烟,整个人都心情差极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