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252章 骑龟

陈斌摇摇头,“没想到那家伙就只是看着是个大块头,实际上却这么脆弱。”

李轩一听,先是愕然,紧接着就哑然失笑起来,“说棱皮龟脆弱的,你恐怕还是第一个。”

“难道不是吗?”陈斌反问道。

李轩摇头, “当然不是。”

棱皮龟是整個海洋中,为数不多能进行环球旅行的生物之一。

有非常详细的数据表明,棱皮龟需要游数千英里,用时长达150天,才能到达觅食地或繁殖地。

埃克塞特大学的科学家发现,棱皮龟在旅行的时候, 会令人难以置信的沿着潜在的最短路线进行长途旅行,它们经常会沿着一条趋于完美的直线前进。

棱皮龟几乎一生都生活在海里。只有在产卵和孵化出来时,它们才会离开海洋, 呆在陆地上。

这种被陈斌认为很脆弱的棱皮龟,事实上能以血肉之躯穿越世界上环境最恶劣的海洋大西洋。

这是人类制作的很多渔船都做不到的事情。

英国科学家通过一项最新研究发现,巨大的雌性棱皮龟能沿接近直线的路线游数千英里,往返于觅食地和繁殖地。

棱皮龟从中非出生地游往大西洋彼岸的南美洲时,它所走的路线几乎是两地间最短的,与之相比,即使最先进的巡航艇也自愧不如。

关于棱皮龟是如何做到沿一条几乎笔直的路线游数千英里的,对人类而言,这是个谜。

不过有人认为,它们是依靠磁场的感觉,在浩瀚无边的海洋里航行的。

但这只是一种假说,一直没能够得到验证。

曾经有研究人员利用安装在棱皮龟身上的卫星跟踪装置,对离开非洲孵化地,横渡大西洋去寻找食物的25只雌龟进行追踪研究。

他们发现这些海龟有3条迁徙路线,其中一条全长达七千五百公里。

棱皮龟从加蓬出发, 沿一条接近直线的路线横渡大西洋, 150天后到达巴西和乌拉圭南部近海。

马太·维特博士把这一研究成果发表在《皇家学会学报b》上,他说:“尽管对棱皮龟进行了广泛研究,但迄今为止仍没人真正明白它们是如何做到成功横越南大西洋的。我们的研究显示,它们从加蓬的出生地前往觅食地的路线有3条,不过每年采取每条路线的棱皮龟数量都有很大变化。我们不清楚是什么对它们的选择产生了影响,但是我们知道这些都是非凡之旅,雌龟沿直线穿越大西洋,进行数千英里的长途迁徙。”

雌性棱皮龟孵化出来不久后,就会开始第一次迁徙。

新生棱皮龟在孵化地周围水域游逛几周后,开始踏上征途,寻找水母和其他凝胶状食物丰富的觅食地,这一过程需要它们游数千英里。

几年后,长得很强壮的雌性棱皮龟会重新游回它们出生的海滩,用前肢在沙滩上掘个坑后,一次产下150枚卵,然后用沙子掩埋。

在繁殖季过后,棱皮龟会头也不回地爬向大海,开始返回觅食地,再用几年时间积聚养分, 为下次重返筑巢地产卵做准备。

李轩看着陈斌,说道:“在过去的几十年里, 全世界的棱皮龟数量一直在下降,但种种迹象都表面,棱皮龟数量下降,是因为人类对海洋的各种活动、开发所造成的。”

陈斌听得干笑几声,“轩哥,我就是一个渔民,以前甚至都没出过鱼龙湾的海域范围,所以这棱皮龟数量减少,跟我肯定是没关系。”

李轩盯着他看了一会,没有说话。

关系肯定是有的。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渔民们捕鱼,虽然大多不会捕海龟这样有灵性的生物。

但将其它鱼捕了,变相的,也就减少了海洋的食物,破坏了海洋食物链的某一环境。

所以李轩才会觉得,身为渔民,靠海吃海,更加有义务去保护这些濒临灭绝的海洋精灵。

“走吧,我们下去,杨叔他们还在海底等着我们。”李轩说完,直接就带上呼吸头盔,然后便朝海底钻去。

一下到海底,李轩顿时就是一愣。

只见那只体型巨大的棱皮龟,已经游了过来,正在跟杨华海洋秦斌玩耍。

其中一向比较沉稳的秦斌,竟然还骑到了那只体型巨大的棱皮龟的背上。

而那只棱皮龟也并不反感,任由秦斌骑着,而且似乎还有往海面上游的意思。

在水底的杨华跟秦斌,看到李轩,立刻朝李轩招手,示意李轩过去跟他们一起玩。

李轩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叫他们下来,可不是下来玩的,现在这算什么?

但很快,李轩就响起一件事儿。

棱皮龟虽然没有龟壳,但它背甲跟头顶上的棱,是非常锋利的。

看着秦斌盘腿坐在那只棱皮龟的背上,李轩顿时就急了,这要是被棱皮龟背上的棱给刺伤了,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李轩连忙朝秦斌游过去。

等靠近之后,李轩却松了一口气,这只棱皮龟对人类,似乎一点敌意也没有,感受到有人类坐在背上,它甚至还特意放慢了游动速度,在海水中也游得更加稳当。

而且秦斌身上所传的潜水服,其材质也不是一般潜水服的材质。

见到没有危险,李轩先是松了一口气。

紧接着,李轩就也玩心到起,他这辈子,也还没骑过乌龟呢。

这要是能够坐在上面,最好是让这只棱皮龟游到海面上逛上一圈,那还不得把船上那些人给羡慕死。

想到这里,李轩顿时就往那只棱皮龟背部游去。

秦斌也往后移动了一点点,给李轩让出来足够坐稳的位置。

李轩轻轻靠近这只棱皮龟,先是单手按在了它的龟甲上,见它没有变得暴躁,然后才整个身子,落在了它的背上。

秦斌见李轩过来,立刻手舞足蹈的跟李轩不断比划。

可能是秦斌所要表达的东西确实是有些复杂,李轩实在看不懂秦斌到底是在比划些什么,只瞧了几眼,李轩就低头朝底下这只棱皮龟身上看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