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253章 藤壶

,逍遥渔场

这一看,李轩心底就是一惊。

在这棱皮龟的背甲上,竟密密麻麻的生长着一板一板的藤壶。

对人类而言,有些藤壶,是一种极为美味的海鲜,被称作是来自地狱的美食,价格非常昂贵。

但是对于海龟而言,藤壶的危害极大,任由它们繁衍下去,虽然藤壶表面看上去没有什么太大隐患,但时间长了可能会危及海龟的生命安全。

龟背上的藤壶是一种有着石灰质外壳的节肢动物,一般藤壶会在海龟的背上形成密集的群落。

如有大量藤壶寄生在海龟身上,会造成海龟负重过重,使海龟无法上浮换气,无法正常进食。

藤壶俗称触、马牙等,它分布甚广,几乎任何海域的潮间带至潮下带浅水区,都可以发现其踪迹。

而且藤壶是变渗性动物,能在盐度接近于体液并且变化不大的水域中能够生活,因此,大多数藤壶都密集地分布在港湾、港口及沿岸水域,附着在天然岩礁、码头堤坝、船舶浮标、海水管道、水产养殖设施及鲸、海龟、海蛇等生物有机体的体表。

李轩看着这只棱皮龟背上的藤壶,心底有些倒胃口。

其实本身李轩,是没有密集恐惧症的,但这些灰色的藤壶,实在是太丑陋,而且数量太多了,看着就触目惊心。

真不知道这只棱皮龟,背负这些藤壶,平常在海洋内,到底是怎么活的。

李轩试着,用手去掰其中一个藤壶。

相对于这只棱皮龟那推土机一样的体型,李轩从它身上掰下来一个藤壶,这只棱皮龟一点动作也没有,似乎根本没有体会到。

但当李轩去掰一块数量比较密集的一大片连在一起的藤壶的时候,这只棱皮龟就有感觉了。

就好像人类挤黑头一样,这些藤壶,有些都已经长到了这只棱皮龟的肉里边,李轩去掰的时候,这只棱皮龟,瞬间就感受到非常剧烈的疼痛,它巨大的身子,在海洋内使劲抖了抖。

盘膝坐在棱皮龟背上的李轩,都差点被它给抖了下去。

一旁的秦斌,连忙去安抚这只棱皮龟,还掰下一个藤壶,去给这只棱皮龟看。

这只棱皮龟视力很差,它盯着那只很小的藤壶看了很久,才恍然大悟,然后渐渐安静下来,还扭过脖颈,颇为人性化的看着李轩,眼睛里满是祈求,像是在请求,李轩帮它把身上的藤壶清理干净。

看来,这只体型巨大的棱皮龟,平日里也没少因这些藤壶而困扰。

李轩微微笑了笑,心道:“海龟果然是种通人性的海洋生物。”

据说,整个海洋内,身上完全没有藤壶的大型海洋生物,只有海豚跟章鱼。

海豚非常聪明,而且非常团结,它们在没事的时候,会聚在一起嬉戏,相互为对方清理身上的藤壶。

章鱼则因为是软体动物,可以自己非常轻松的清理掉身上的藤壶。

而像有些鲸鱼,在海洋内纵横四海,站在整个海洋食物链的最顶端,除了人类,鲜有敌手。

但却经常被一个小小的藤壶,给逼得撞击海边的礁石,甚至冒险游到海边身体去蹭锋利的岩石块,以至于不小心就会搁浅在沙滩上,丢掉性命。

《女总裁的全能兵王》李轩再次尝试着,去摘这只棱皮龟上的那些藤壶。

一些体型比较小的,或者单独生长的藤壶,则李轩用力一扯,就能很轻松就将其从龟甲上扯下来。

但一些像蜂窝一样已经生长成一片的藤壶,就大多都是已经长到龟甲里面去的了,李轩就算是将那藤壶给拉碎了,也根本扯不下来。

这时候,就只能动用锋利的小刀,去撬了。

李轩下海的时候,是有随身携带匕首的。

倒不是为了防身。

在海底下,普通的海洋生物,李轩也用不着匕首来防身,基本上一拳就打跑了。

而李轩拳头打不过的海洋生物,就算多一把匕首,那大概率的,李轩也还是打不过,反而见了血,会更激起那些海洋生物的凶性。

之所以携带这么一把匕首,是李轩潜水作业的时候,一般海底的海水,都是比较潜的,大多数时候,都会遇到比较丰茂的水草,有时候甚至直接就整个人都在海草丛中作业。

不带这么一把匕首,万一要是腿部或者手臂被海草给缠上了,那后果将是非常可怕的。

不借助工具,人类很难能够挣脱海草的缠绕,甚至会越挣扎,海草就缠得越紧。

当然,到目前为止,李轩还没被海草给缠上过,这把匕首也还一直没派上过用场。

“今天倒是开张了。”李轩握着刀把,用刀锋随意一挑。

这一刀看似简单,实际上却是瞄准了藤壶与棱皮龟甲壳的粘黏处。

犹豫这藤壶,已经跟棱皮龟的龟壳彻底的长在了一起。

而切碎了藤壶的话,那这藤壶的最底端部分,肯定没办法再彻底挖出龟甲,所以刀尖不可避免的,就触碰到了龟甲。

别看这只棱皮龟的体型非常巨大,而伤口非常小。

但就像人类被针给扎上一下也会痛一样,这只棱皮龟自然也是会痛的。

而且这只棱皮龟,似乎格外的敏感。

李轩能够很清晰的感觉到,底下这只棱皮龟在颤抖。

但这只棱皮龟也知道李轩是在帮它清理藤壶,尽管剧痛,但任然强忍着,竟然一点晃动都没有,就好像生怕打扰到李轩一样。

李轩微微一笑,撬下那只藤壶,然后便将其丢到了腰间的网兜内,对棱皮龟而言,这藤壶是个折磨它,要它命的东西。

但对李轩而言,这藤壶可是一个好东西。

藤壶是可以吃的。

说到吃,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与我国的人相媲美。

天上飞的,地上爬的,水里游的,只要能吃,那都逃不过我们的嘴,甚至有人戏称,有些在国外泛滥成灾的生物,在我国甚至可以将它吃到濒临灭绝。

而藤壶这种东西,则更被我国无数人认为这是一种味道最为鲜美的海鲜,就算它个头很小,长得极丑,也一样逃不出上餐桌的命运。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