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254章 来自地狱的美食

,逍遥渔场

藤壶是许多大型海洋生物的杀手。

很多的老外都对藤壶是深恶痛绝。

然而就是这么一种不招人待见的生物,却在我国的海鲜市场上极受欢迎,甚至在浙江沿海一带,很多人认为它是最鲜美的海鲜,称其为来自地狱的美味。

李轩自己也是吃过藤壶的,将这玩意的肉从壳内挑出来,然后放一点葱一起炒着吃,那味道,别提有多鲜美了。

比较常见的藤壶,一般都是附着在鲸鱼、海龟等身体上,会危及这些大型海洋生物的生命。

另外藤壶还会附着在大型的船体、海底电缆等处,造成很大的危害,每年全球要花大量的费用来清除它,相当地招人烦。

在我国沿海一带,藤壶的数量也不少见。

就比如李轩生长的鱼龙湾。

鱼龙湾有着漫长的海岸线,海产资源虽然不怎么丰富,海洋渔业早就开始枯竭了。

但鱼龙湾的贝类却是相当的丰富,从古至今从未有枯竭过。

这些贝类,虽然都不值钱,渔民们就算是捞了,也卖不出钱补贴家用。

但鱼龙湾是个有着千年捕鱼历史的小渔村,当地人都世代以捕鱼为生。

这么多年传承下来,那些卖不出钱的海货,当然有人捡着自己吃。

藤壶虽然外表丑陋,但也不能幸免于外。

不过,在鱼龙湾,愿意采集藤壶的渔民,还是极少数的。

因为采集藤壶,那是一项非常危险的工作。

李轩就曾经跟着老爹一起,驾着小船登上礁石,用一种特制的小锤子,一个个的将藤壶敲下来,而且还不止一次。

李轩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去采集藤壶的时候,吓得脸都白了。

藤壶喜欢长在海水与礁石的相交处,海浪会不停地敲打礁石,站在礁石上采集藤壶的时候,一个不小心就会被打入海里,或是冲进礁石堆里,不死也得掉层皮。

所以一开始,李轩是特别讨厌,也特别反感去采藤壶的,就算这玩意的收购价格,能达到上百块钱一斤李轩也不愿意去,因为藤壶的个头,大多都非常小,要采集一斤,需要在非常危险的礁石上,呆很长一段时间。

而且采回来的藤壶长相也不敢恭维。

但李轩在尝过一次藤壶的味道后,这种观念就完全改了。

李轩发现,在藤壶丑陋的外表下,有着让人根本无法抗拒的美味。

在鱼龙湾,吃藤壶的方式主要有三种。

一种就是渔民出海时,最简单的烹饪方式,采集回来后洗净用清水煮,煮熟后吃的时候蘸醋或酱油即可。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出海后条件艰苦,能填饱肚子就行了,没那么多其它要求。

但李轩在尝过藤壶之后,发现其口感比虾肉更嫩滑,其鲜味比蟹肉更美味,直接就被藤壶给征服了。第二种吃法就是将藤壶的肉一块块挑出来。

把藤壶肉挑出来并不难,有专门的工具,样子有点像飞镖,将其往口子上轻轻一捅,藤壶的肉就整个出来了。

但是李轩不喜欢这种吃法,因为非常大一个藤壶,才挑出来点点的肉,那出肉率着实有点低。

通常是李轩父子俩辛苦一整天,最后还挑不出一斤的藤壶肉,有个壳的话,起码看着多,没壳的话,这藤壶是真的不够吃。

而且,市场上,藤壶的肉,比藤壶卖得便宜。

一般比较普通的藤壶,收购价格大概是六七十块钱一斤,个头比较饱满的,能卖到过百块。

而辛辛苦苦挑出来的藤壶肉,价格差不多在二十块上下,辛苦耗时不说,价格还更便宜,李轩要是能喜欢,那才怪了。

《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当然,一般渔民,把藤壶肉挑出来,那也不是拿去卖的。

收海鲜的人不放心收死货是一回事,

渔民自己辛苦还吃亏,也是一回事,藤壶不易保存和运输,死去的藤壶很影响新鲜度和口感,价格非常廉价。

这挑出来的藤壶肉,一般都是渔家自己用来下小酒的。

用炒的烹饪方式,不用加其它的配料,只需调味料就行。

一盘炒藤壶虽然卖相一般,但味道可以鲜掉人的舌头,只要吃上一次绝对能让人一辈子都忘不了。

这最后一种,就是煲汤了。

这算是鱼龙湾的一种习惯,万物皆可煲汤,煮一大锅,味道跟营养都在汤里,也是李轩最喜欢的食用藤壶方式。

另外几个跟着李轩一起下海的船员,见李轩在这只棱皮龟背上撬藤壶,顿时也都围了上来,一个个都加入撬藤壶的行列。

这只棱皮龟的背部,都几乎快被藤壶给长满了,数量非常的多,腹部也有,虽然不像背部一样密密麻麻,但数量也不少。

李轩估计,若是将这只棱皮龟身上全部的藤壶都撬下来,数量恐怕得有几十斤狠的,而且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撬完的。

但李轩也不急,一颗颗的撬着。

李轩不急,有人却极了。

是陈斌,他在棱皮龟身上,撬了几十颗藤壶后,就收起匕首,然后拉着李轩的胳膊往海面上拽,另一只手还不断往海面上指。

李轩无奈,看陈斌似乎有话对他说的样子,只好暂时先放下手头的工作,跟着陈斌往水面上游。

“轩哥,我们下来不是捞海货的吗?怎么在帮那只海龟撬藤壶?差不多就得了,我们出海一趟的开销可是很大的。”到了海面上,陈斌有些焦急道。

李轩哑然失笑,“藤壶不是海货吗?”

“藤壶算什么海货?这玩意儿不易保存和运输,能不能或者运回去都还两说,死了的藤壶可就只值二十块钱一斤,我们撬一个小时还不一定能撬一斤下来。”陈斌急道。

李轩微微一笑,摇头道:“你别小看这些藤壶,这可不是一般的藤壶,而且,就算是一般的藤壶,价格也根本没你说的这么便宜,放心撬吧,我是不会做亏本生意的。”

“这藤壶还有啥说法不成?”陈斌疑惑道。

李轩点点头,解释道:“藤壶是分很多种类跟档次的,其中最珍贵的,自然是背负盛名的鹅颈藤壶,其次紧跟着就是这种藤壶。”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