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79章 爱而不得的痛

玉梦溪唇角带着温柔的笑意,“那你早点休息,晚安。”说完,她便主动挂断了电话。

京廷有一瞬的失神,因为母亲催婚,他和她之间似乎隔着一道高高的墙。

曾经他们也能像朋友一样谈心,也会经常相处在一起。

除了黎米以外,玉梦溪是大家公认的,唯一能靠近他京廷的女人。

所有人都认为他和她是一对,只有他清楚,他们之间没有爱情。

看向窗外夜色,京廷在想,在不算太遥远的阳光村里,黎米在干嘛呢?

整整一天,他总是不经意间想起她。

阳光村的夜晚,是热闹的。

皎洁的月光无私洒下,为村庄披上一层美丽的银纱,田里蛙声一片。

“这是我最拿手的西红柿鸡蛋面,你尝尝?”黎米端着面条从厨房里出来,系着围裙的她像一个美丽的小厨娘。

张林墨站在餐桌旁含笑望着她,“那我不客气了。”

伍俊将筷子递给他,“林墨哥,给。”

“你多大?”张林墨问他。

伍俊脱口而出,“二十。”

“那你是应该喊哥。”张林墨点了点头,接过筷子在竹椅里坐下来,“这面条闻着就很香,谢谢!”

他居然也会说谢谢,这让黎米感到意外。

“不客气。”她高兴地转身,又进厨房准备给伍俊盛。

“师父,我自己来!”伍俊屁颠屁颠跟进去,师父说要在这里住一段时间,他真是分分秒秒都高兴。

张林墨觉得伍俊像个孩子,整天师父长师父短,跟在黎米身后对她崇拜得不得了。

但黎米对伍俊的喜欢,绝对不是男女之间那种,张林墨能看出来。

“我今晚是不是可以住这里啊?”

等黎米出来时,张林墨试着问道。

她愣了半秒,两人四目相对,她问,“你同伴呢?”

他笑着回答,“走了。”

“”

张林墨埋头吃面条,“村里景色好,外面太浮躁了,我想在这里静几天。”

“好啊。”黎米思考好了,她爽快地同意,“你可以跟伍俊住一起,也可以单独住一间房。”

“单独吧,我不喜欢太吵。”

“哦,好。”

伍俊很疑惑,他为什么要留下来?

一个根本就不太熟的人,而且还是个男人,这合适吗?

尽管伍俊不喜欢京廷,可他担心师父惹祸上身,如果京廷知道师父留宿别的男人,会不会发疯?

吃完面条后,伍俊被迫去给张林墨准备卧室,心里怨念好深!

因为他觉得这个张林墨动机不纯!

“我来洗碗吧。”

黎米吃惊,刚放好温水,看到他动起手来,桀骜不驯的他怎么变了?

“我只是觉得蹭吃蹭喝不太好,能做的做点。”他摊了摊手,“就这么简单。”

“那行,你洗。”黎米也不跟他客气。

能留他下来,是因为京廷在乎他。

而张林墨对京廷充满了敌意,黎米本能想帮他们缓和关系。

而她却没有考虑张林墨要留下来的原因。

翡翠湾主卧室里,京廷坐在窗前沙发里,他披了一件薄外套,在认真地一张张审设计稿。

有时候看到某一张设计稿时,他的黑眸会变得深邃无边,会托腮,会蹙眉。

有时候会思考好久好久

有时候也会随便标注一下,便翻到下一张。

这一晚,玉梦溪也失眠了。

她在自己的小公寓里,满脑子都是黎米和京廷在一起的画面,那些画面重叠着,她在分析着他们是否真心相爱,有多大可能是在演戏。

依自己对京廷的了解,他没有爱情,不会心动。

玉梦溪为自己寻找着那万分之一的可能。

爱一个人真的太痛苦了,尤其是得不到的时候,那种患得患失的感觉,会要了一个人命。

这一晚,她喝了酒,心更是撕裂般的痛。

七年前如果不出意外,怀他孩子的人便是她

玉梦溪不甘心,永远不会放弃!这是她的人生格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