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94章 华夏虽大,我们却已经没有退路了

原来眼前这人就是系统提示的三星级人才。

必须将其收入麾下,哪怕对方是一名上校军官,级别比自己要高出几个等级。

而收服军人,最简单有效的方法,就是比他更强,因为军人最崇拜的永远只有强者,只有比他强的人。

王承柱道:“你是军人?”

赵鸿:“嗯, 国民革命军第29军独立第25旅一团上校团长。”

王承柱肃然起敬道:“29军?赵鸿轩将军的部队,这可是支英雄部队啊!

喜峰口战斗中,第29军的官兵们以大刀和手榴弹对抗拥有先进武器的日军铃木、服部两个旅团。

经历多次激战,喜峰口防线始终屹立不倒,最终奸敌5000有余。

喜峰口抗战的胜利,也是中国自‘九一八’事变以来的首次大捷, 不仅打击了日寇的嚣张气焰, 也极大鼓舞了全国军民的抗日之必胜的信心。”

新一团的一营营长张大彪,也是出身于第29军, 是第29军大刀队的一个排长。

听到王承柱对29军的赞誉,赵鸿的心顿时有些激动,对王承柱的好感再次提升了不少:“长官知道我们部队?”

王承柱铿锵有力的反问道:“喜峰口之战,打出了我们中国军人的威风,我中国军人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谢谢,我替我们第29军的所有弟兄谢谢长官了。”赵鸿眼噙泪光,身为俘虏不仅没有被人瞧不起,反而因为以前的战斗得到了赞誉,这种感觉真的太好了。

王承柱又问道:“对了,赵团长, 你是怎么被俘的?”

“北平会战的时候我受了伤,腿上被打了两枪,后来阵地失守,我也被俘虏了。”赵鸿黯然神伤, 似乎不愿意提议那段过往。

王承柱:“这些都是你们第29军的?”

赵鸿:“也不是, 这些士兵有些是我们第29军的,也有的是中央军第20兵团的, 和晋绥军第69军等部的。

他们的番号不一样,被俘的地点也不一样,后来因为日本人在这里发现了煤矿,才被集中到了这里。”

“我因为以前在保定军校当过助教,军衔和军职又比较高,所以得到了日本人的特别优待,才一直苟活到了今天。”

说到这,赵鸿似乎害怕王承柱误会,顿了下,又立即解释道:“我苟活并不是怕死,主要是想帮助被俘的官兵尽可能少受点日本人的折磨。

我们无时无刻不想着有友军来营救我们,让我们可以重新披挂上阵打鬼子,今天终于是等到这一刻了。”

听到这话,场中的不少战俘都留下了委屈激动的泪水,他们忍辱负重,等待这一天实在是等的太久了。

甚至有不少官兵没能等到这天,便已经在日本人的折磨下不甘的死去。

王承柱当然不相信赵鸿怕死, 不止赵鸿,还有这些战俘, 他们宁愿被俘, 被压迫着做苦力,也不愿意投降日本人当汉奸,不是比那些汉奸们强了很多倍吗?

赵鸿能够成为这些民工和俘虏的代表,便说明他在这群人当中确实有很高的声望。

而这些俘虏并不是来自同一支军队,那就更好办了。

因为,如果这些俘虏属于同一支军队的话,他们被营救出去之后,极有可能寻找并返回原来的部队,现在则是没有这个担忧了。

等等!赵鸿说他是曾是保定军校的助教,难道这就是他的特别能力。

王承柱原本正想开个军官培训班,现在连教官都有了,这可真是想要睡觉,老天爷就给他送来了枕头。

宝贝,捡到宝贝了!

介绍完战俘,赵鸿又指着那些穿着普通服侍的民工说道:“这里除了战俘外,还有一部分是这附近的老乡,其中有的老乡是被鬼子通过招工骗过来的,还有一部分老乡则是被强抓过来的。

鬼子扫荡了他们的村子,把所有老人和孩子全部杀死,玷污了村子里面的妇女,然后把青壮年押送到这里开矿挖煤。”

“混蛋!畜生!这帮狗日的东洋杂碎!”

闻听此言,王承柱顿时气得勃然大怒,周围独立营的战士们也都气得火冒三丈。

特别是狼牙队员们,真后悔让那些鬼子死的太轻松了。

赵鸿咬着钢牙说道:“都怪我们这些当兵的无能,不仅没能保护好这些老乡,还成了鬼子的阶下囚。”

王承柱面色凝重、掷地有声道:“不,你们不是战俘,你们也不必自责!

在我眼里,你们都是民族英雄,正是因为有了你们,我们民族才有了希望!”

“日本鬼子入侵我华夏后,一路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不少地方的村民都被杀绝。

日本鬼子在我们领土上所犯下的滔天罪行真是罄竹难书,遍观现代世界各国战争,从没有如此野蛮、如此泯灭人性的军队。”

顿了下,王承柱话音一转,接着说道:“战友们,我们都是志同道合、一心想要抵御外敌,将鬼子赶出国境线,复我山河的人!

东北丢了,华北丢了,南京,甚至是陪读武汉都丢了。

华夏虽大,我们却已经没有退路了!

所以,我希望你们能够加入我的部队,继续打鬼子,完成你们未完成的理想与使命!复我山河!”

“当然了,一切全凭自愿,你们如果有人不愿意我也不强求。

你们要想回去的话,我会护你们离开日占区,并给你们发放路费。”

王承柱语气铿锵有力,态度也十分真诚,加上是他解救了这些战俘和民工。

因此,几乎话音刚落,便有不少人应声回应:“有!王营长,我们愿意加入你的部队!”

率先响应的基本都是那些民工,因为他们不像那些战俘有老部队,而且也都跟小鬼子有不共戴天的仇恨,家人没了,家也没了,不打鬼子报仇还能干什么?

至于那些战俘,则是陷入了短暂的犹豫,在思考要不要回自己的老部队。

这时,赵鸿突然开口问道:“长官,我可以问一下吗,你们部队的战斗力虽然很不错,但就只是一个营,而我们这里足足有2000多人,你能一下子把我们全收了吗?”

“还有,你想收编我们也不是不可以,但你得拿出足够的战绩让我们信服,我赵鸿已经党国一次俘虏了,这辈子不想再当第二次了。”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