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5章 救相公

顾父承受不住打击,身子瘫软坐在床边。

“不可能,辞儿刚刚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

老大夫继续叹气,“早跟你说过,顾辞伤了根基,就像一棵烂了根的树,别看他面上没什么,其实随时都可能倒下去。”

一时间周围人唏嘘不已,想想曾经顾家在村里也算数一数二的富户,大儿子顾武打猎能手,二儿子小小年纪就考上了秀才,如今却……

云念肥胖的身体进了屋,屋内空间霎时变得拥挤,让人无法忽略她的存在。

大家正好奇云念怎么会跑来这里的时候,云念已经捏起顾辞的手,指腹探脉。

“你这丫头跑这里来干嘛?”村长对这个整日只会哭哭啼啼的胖丫头没什么好印象,以为她在胡闹,忍不住训斥起来。

云念确认顾辞并非真的没救后,才终于放下他的手,拍了拍胸脯说,“吓死我了,还以为要守寡了呢。”

众人云里雾里,顾父误解她话里的意思,以为她在庆幸还没跟顾辞完婚,尽管如此他也不怪她。

“念丫头,辞儿如今这样,你们的婚事就算了吧。”

云念陡然瞪眼,“那怎么行?他收了我嫁妆的!”

顾父还想说什么云念却不想再听。

“你们都出去,我要救人。”她开始利用庞大的身躯和霸道的力气往外赶人,众人还稀里糊涂呢,就被关在门外了。

云念怕有人打扰,还把桌子搬到门后挡着。

重新回到床边,她刚刚给顾辞把脉的时候,能清晰感受到体内运转的法力,只是……

她抬起右手,看着空荡荡的食指,她的云戒并没有跟她一起穿越,治疗师施用治疗术的时候,需要一个介质器,好比魔法师需要魔法棒,武士需要兵器一样。

她的介质器是戒指,没了云戒,她倒是可以用其他戒指,只是这一时半会的,她上哪找戒指当介质去器呢?

视线环顾一圈,顾辞被安置在村长家的一个客房里,除了一张桌子一张床外,什么东西都没有。

目光最终落在顾辞的满头青丝上,云念心里顿时有了个主意。

她毫不犹豫从那三千青丝里挑选了一根,一口气拔下,然后一圈一圈绕在自己的食指上,最后还打了个死结。

墨色戒指就这样被她创造出来了,她欣赏了一会,“虽然不太好看,但我挺喜欢的。”

她将肥胖的手放在顾辞胸口,面上不见神色,体内却法力运转,源源不断往右手食指而去,通过介质戒指,缓慢输入顾辞的体内。

顾辞的病发突然,他只觉得滚烫腥甜的味道袭上喉头,一口鲜血吐出后就眼前一黑,整个人陷入了无边的痛苦和黑暗里。

世界失去了光明和声音,他像一个木头一样动弹不得,身体越来越冷,疼痛越来越强烈。

忽然,有暖风吹过,带着奇异的花香将他包裹,身体终于逐渐暖和起来,痛感也慢慢消失……

黑暗被光明驱散,他慢慢睁开眼,就看见云念一手撑着下巴,目不转睛盯着他的脸看,一手放在他的胸口上。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