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8章 阿念

拉着云念出了屋,刚要问想要什么奖励,她脑袋一歪,直接倒在他怀里呼呼睡着了。

等云念再次醒来的时候,天都亮了。

她抹了把饿得干瘪的肚皮,整个人的力气都像被抽走了一样。

在窗边看书的顾辞听见声音,给她倒了杯水过来。

“爹昨晚给你做了很多吃的,见你睡着了就给你温在锅里了。”

一听到吃的,云念本能地就想跑去吃东西,但她晃了晃自己沉重的躯体,还是决定要减肥。

“我去跑两圈再吃。”她不会靠虐待自己来减肥,吃还是要吃,但运动不能少。

晨跑必不可少,她用治疗术控制饿肚子带来的难受,出门跑步去了。

顾辞在家门口目睹她绕着房子跑了两圈后,没再多管,回屋继续看书了。

云念一口气跑了十圈,听起来很多,实际上顾家院子并不大,十圈加起来不过几千米。

等她累得气喘吁吁回来吃饱喝足,已经晌午了。

如今云念已经住到家里来,婚事不能拖,否则会惹人笑话,顾辞和顾父商量了一番后,决定由顾辞带云念进城亲自挑选些成亲用的东西。

云念刚开始不知,等顾辞竟到典当行要当掉他以前参加才子比试时赢回来的一副古人真迹丹青时,云念才知道他为了给自己办婚事,竟又要卖东西!

“不卖了!”云念气呼呼把顾辞拽出来,“我们说好了不再卖东西的。”

“那丹青留着也没用。”他目光炙热,“因为我有更宝贵的……”你了。

云念只以为是五十两不够办婚事,她对这古代的银钱没什么概念,在游戏世界里都是用游戏币来衡量价值的。

斟酌一番后,从她在游戏世界里知道的为数不多的感情知识里抠搜出可用信息。

“我们可以先领证,等以后有钱了再办婚礼。”

“领证?”

“就是先拜堂的意思。”

顾辞忽然将她揽入怀里,闷声喊了句:“阿念……”

自从他跟云念要成亲的事宣扬出去后,其实没少人偷偷来找他,试图劝说他解除这门婚事。

他们说云念不好,大户人家里养出的娇姑娘,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吃得多还不会干活,娶回来还不如养头猪。

更有抨击云念容貌的。

可顾辞想说,云念很好,比所有人想象中的好千万倍。

云念第一次被抱,感觉很美妙,手悄咪咪摸上了他的胸膛。

没有胸肌,但能感受到他活跃的心跳!

顾辞被她这一摸,什么情绪都没有了,他耳根通红松开了她。

“去买婚服吧。”

两人路上走着,忽然被一个穿着白色长衫的书生阻拦了去路。

“顾兄,许久未见。”

顾辞脸色不好看,拉着云念要绕道走,那人却不死心,快步追了上来。

“顾兄,你还在生我气吗?我知道你变成现在这样都是因为当初舍命救我跌入寒潭所致,我也不是不知恩情的人,之前一直不愿相见,只是觉得心中愧疚,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你。”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