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15章 念念昏迷了

阳光倾撒在云念的发丝上。

她在药草之间来回跳动,时而低头看看药草,时而抬头看看天。

与顾辞对视上的瞬间,绽放出灿烂的笑容。

在那一刻,顾辞仿佛能够感受到这丫头的眼睛里满满都是自己,一股说不上的满足涌上了心头。

“夫人真贤惠的。”

陈大夫行医多年,也没见过包扎这么完美的,想必是一个极其细致的人才能做到。

看不出来,虽然云念的身子笨重,却不像是那些人传言说的那么好吃懒做,一个人将这些药材能打理得井井有条不说,还能这么细心地照顾旁人,绝对是贤妻。

“我今日过来,是找到了一味药。”陈大夫拿出一个用牛皮纸小心包起来的小包裹,打开里面是黑乎乎的小药丸,“这个是给你的。”

之前顾辞身体里的寒气实在是太重了,不敢随便开药,下重了又害怕会虚不受补,只能是用一些简单的药吊着一口气。

现如今好多了,倒是可以试试这个:“不能确保是否有用,不过可以一试。”

“谢大夫。”说着,顾辞打算掏些铜钱给他。

却不想被推辞了:“你这身子虽然不好,这些日子治疗你的病,也算是精进了些我的医术,互利而已,不用挂心。”

顾辞心里清楚,这些不过都是陈大夫的托词。

盛情难却,他只好收下。

第二日一早,云念天还没亮就起来了。

换好了衣服便出了院子去。

她换了一身地裤装,去到昨日的那座山上。

爬上去时,天才微亮。

云念围着山顶的平地跑了好几圈,草地细软,对膝盖比较好。

一会儿的功夫,云念的后背就被汗水打湿了,可腿脚也软了。

她也不为难自己,瘫在地上坐着歇会儿准备再继续。

可一道熟悉的影子从身前划过!

又是那只兔子!

它仿佛是也认出了云念,站在不远处看着她。

空气中涌动着一丝奇妙的氛围,云念半握着拳头,眼睛死死地盯着它,滕然一下跃了过去。

这次抓住了兔子后半段的腿儿,挣扎之中,那小腿蹬在云念的手上,露出一道道的划痕!

顺势,她一把上去擒住兔子的耳朵,将它从地上拎起来:“小东西!让你跑,这下可算是抓到你了!”

天边太阳已经升起来了。

云念算着时间差不多,也下了山。

还没等进屋,就听到顾辞的叫声:“你跑哪儿去了?!”

拧着眉的神情看起来有些愠怒,目光在触及到云念手上的伤口时,更是沉声:“怎么总是受伤?一大早就不见人,是去哪儿了?”

早上一起来,顾辞就发现云念人不见了,叫上顾父将家里周围都找了一圈,也没瞧见人。

“你看!”她将野兔举高放在眼前,“我去运动,抓回来的,中午可以好好吃一顿肉了!”

顾辞这才松了口气。

“我先放到厨房去。”她猛地一转身,觉得脑子一晕,天旋地转的。

云念就像是一只断线的风筝一般,直愣愣地倒在顾辞眼前,看得他立即的冲了过去,着急大喊:“念念!”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