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16章 心急如焚

眼看着少女在自己眼前倒下。

就像是一只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顾辞心里一阵慌张。

幸好顾父从外面回来,两人合力将云念扶起来放在床上。

顾辞守在床前,顾父急匆匆地去叫陈大夫。

温暖的大手包裹住云念肉乎乎的小手,轻轻唤她:“念念,醒醒。”

可眼前的人儿却毫无反应,一双眼睛紧闭着,长翘的睫毛一动不动,呼吸声都变得微弱。

吓得顾辞六神无主,推攘了两下,云念似乎有些感觉,皱紧了眉头,却没有动静。

他坐不住了,拔腿就往外跑,迎面撞上跑过来陈大夫。

“您快来看看!”顾父带着大夫往里赶。

陈大夫蹒跚着脚步,额头上都是汗水,眼神还有些迷离地赶来,环顾四周却没发现什么异样:“怎么了?怎么了?”

顾辞顾不上别的,拽着陈大夫就往里钻:“念念她晕了!”

害得他这一把老骨头了,拿着这厚重的医药箱一路小跑着过来,还没顾得上喝口水,就被拽来拽去的。

昨日看着还生龙活虎的小姑娘今日怎么就晕倒了?看着那小嘴惨白,没有一丝血色,陈大夫也不敢怠慢。

赶紧拿出了药箱,把了把脉,眯着眼睛却是不说话。

“怎样?”顾辞心急如焚,陈大夫越是不说话他心里就越是没底,“是何缘故?”

顾父拉了他一把,小声地提醒道:“你别耽误大夫看诊。”

他这才冷静了些,等陈大夫收了手,他忍不住又问道:“怎么回事呀到底?”

语气有些急,顾父连着给陈大夫道歉:“他就是紧张念丫头,您别在意。”

“没事没事。”陈大夫从药箱里拿出来一个小药瓶,打开盖子在云念的鼻尖上晃了晃,“夫人没什么大碍,就是没吃东西导致短暂性晕厥,你现在叫她就能醒。”

“念念。”顾辞这才松了口气,接连叫了好几声。

轻柔的声音钻进云念的耳朵里,她渐渐醒过来,扑闪了两下睫毛,迷茫地睁开双眼:“我,我怎么了?”

身体各个地方都感觉到肌肉酸疼,瘪瘪的肚子也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胃里空空如也,有些抽疼。

听到声响,顾辞的脸黑下来:“你今早没吃东西?”

从昨天她回来开始,云念就吃得极少,几乎就随便吃了点青菜便放下了筷子,早上又没有吃东西,就跑出去运动。

这身子怎么可能受得了。

他有些生气:“你这样不晕才怪了!”

见顾辞的脸色不对,云念心里也开始着急,她一下子坐起来,头又开始犯晕,撑在床沿边上好一阵才缓过劲儿来。

嘴唇发白地看着背对着自己的顾辞,软糯的声音小声说着:“可是我还抓到了野兔呢,相公不生气,我以后都好好吃饭。”

她将自己的战利品拿出来说话,可怜兮兮地看着顾辞,那眼角似乎都要滴下来泪来,看得顾辞心一下就软了:“好了,知道你厉害,可是以后不能再这样,会让担心的。”

其实他真的不在乎云念是瘦是胖,不管如何也改变不了她是他的妻这个事实。

“好,那相公不要再生气了。”云念自己也没想到原主的身材看起来壮硕,居然素质这么差。

她虽然是尽力控制自己的食量,不过也就是恢复了之前的用量而已,没想到就晕了。

看来减肥这件事还是要从长计议。

陈大夫一大早还没吃东西就过来了呢,看着地上的野味,也舔了舔嘴:“见者有份,今儿这好吃的可不能独吞!”

那白色的胡须被鼻子呼出的气吹得飘起,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顾辞从厨房里拿了两个馒头给云念垫了垫肚子,顿时神清气爽。

她去了顾武的房间,看他手臂上的肿胀已经消了很多,泛红的一圈也都已经退了色,精神看起来也好多了。

“刚刚怎么了?”顾武在房里出不去,只听到刚刚外面顾辞大吼一声,他着急地打量着云念,“弟媳没事吧?”

“没有没有。”云念摆摆手,乐呵呵地拉过顾武的手。

她将白色的布条取下来,狰狞的伤口暴露出来。

连带着布条,有几处已经结好了的痂又被撕扯下来,里面的红肉看起来让人瘆得慌。

把研磨好的药材都放在新的白布上,云念趁着众人不注意的时候,聚气凝神,透过手中的指环把法术和药材和在一起。

贴上去的瞬间,顾武就立刻觉得伤口的疼痛消减了不少:“诶,真的就不疼了!”

陈大夫在一旁看着也是惊奇,刚刚还疼得眉头都皱紧了的人,这会儿竟然已经可以随意抬动胳膊,不过才一眨眼的功夫。

从未见过这样的奇观。

“夫人,我能看看你用了什么药吗?”他前两次聚已经看过,那些草药都是极其简单常见的,难道还有自己不知道的功效吗?

他拿在手里嗅了嗅,不过都是一些治疗外伤的药:“夫人是如何做到这么快就减轻痛症的呢?”

云念将其中一块暗灰色的树皮状的东西拿出来:“我只是在里面加了一点沉香而已。”

“啪!”陈大夫轻轻一拍自己的脑门,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沉香有止痛的效果!”

他当时怎么就没想到呢?

“夫人的医术高超,实在是让老朽佩服。”能够将最简单常用的药材进行调配之后达到各种需求,这才是真正医者的厉害,而不是只会按照医书上的东西照本宣科,“不知道夫人是师承何人?”

云念挠了挠头,慌乱之中随便胡诌了一句:“以前在云府的时候,看过一些,实在是算不上厉害,还要请陈大夫指教。”

自身有才,却又不恃才若骄,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大家闺秀该有的谦逊。

在这乡野之中实属难得。

“顾相公真是好福气,娶妻当如此。”陈大夫也毫不吝啬夸奖。

顾辞目光柔和地看着她,那毛茸茸的小脑袋让人忍不住想揉两下,心里也是颇为得意。

用了法术,刚刚吃的东西已经被消耗得差不多了,云念拽着顾辞的袖口晃了晃:“相公,我饿。”

那两个馒头都还没有自己的拳头大,吃下去没多久就开始饿了。

“咕咕咕”

云念的肚子也开始在抗议,她就像是个小孩一样,嘟着嘴嘟囔着:“好饿呀,肚子都瘪瘪的。”

拉着袖口的手也不放开,眼睛水汪汪地一直盯着顾辞,一副委屈的模样。

逗得陈大夫忍俊不禁:“夫人果然是不凡。”

天下女子皆在意自己的身材样貌,在任何事情上都极其忍耐,能够像云念这样毫不掩饰的直爽表达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走,小馋猫。”顾辞轻轻刮了刮她的鼻头。

可云念却皱着眉头,小碎步不情愿地跟在他身后,小声嘀咕:“完了完了,要暴露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