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18章 她都是为了我

云念这云淡风轻的态度,让顾父和顾武不能接受。

“不行!今天谁也不能放他进来!”顾武激动地推拉着窗户,声音带着几分嘶吼,“不准进来!”

若不是因为这个男人,顾家怎么可能会落到如今这个地步!

这一切都是百里楠的错!

顾父赶忙进屋去抱住他,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你别动!别动!”

两个儿子都被一个人害了,他是心里又急又气,可奈何顾家没有什么权势只能咽下这口气。

“我们不需要这样的邻居,让他滚出去。”顾父现在只希望两个孩子能够健康地活下去就好,不想他们再受什么刺激。

“顾爹爹。”看着手上的补品,云念更是舍不得将人赶走,“这些东西给相公补身子正好。”

光是依靠着药材吊着,来效还是会慢一些,也不能过多使用法术,自己身体的消耗太大不说,也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不是每一次都可以像之前那样好糊弄的。

顾父张嘴还想说什么,顾辞抢先一步说道:“进去吧。”

这件事最受伤的还是顾辞,他都没说什么,顾父和顾武也不好意思再开口。

虽然顾辞的嘴上是松了口,但神情依旧还是那么淡漠。

倒是云念热情地给他倒了杯茶水:“肯定是比不上你家的茶叶,就当是润润喉吧。”

“上次见识过顾夫人的文采,今日是特意过来拜访的,想要讨教几番。”百里楠将那茶杯放到一边,不予理睬,眼底里都是嫌弃。

上次云念不过是随便念了几首诗,拿到市面上几乎都成了绝句!

无一不惊叹!

他百里楠的名声瞬间就打了出去,谁不夸赞一句他是天才。

今日特意准备了些东西亲自登门来拜访,这已经是给了他们顾家最大的面子了。

还是这个云念更知礼数一些。

云念去小书房里拿了几张纸摊开。

嘴里叼着毛笔思忖了一会儿,挥笔写下一首诗。

“荡胸生层云,决眦入归鸟。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百里楠走到云念身后,将那纸上歪歪扭扭的字念出来。

一边念着,他的瞳孔不断放大。

就连一旁的顾辞都颇为惊叹!

一介女流之辈竟然能说出这番豪气壮志的话来。

顾辞看向云念的眼神里又多了一分倾佩。

“好诗!真的是好诗啊!”百里楠发出一声感叹。

他挑眉看向顾辞,还不忘挖苦道:“我以为顾兄的才情已经是世间少有,没想到夫人却还要更胜一筹呀!”

顾辞的目光也柔和了几分,握住了她的手。

“哪里!都是我家相公教得好。”她将这功劳都套在顾辞身上,在外给足了他面子。

“是你聪明。”顾辞觉得是自己捡了个宝。

两人腻腻歪歪的样子,看得百里楠眼睛疼。

他本想从顾辞的身上找补回来,却没想到居然被秀了把恩爱。

他抬手就要将那张纸卷起来。

云念的余光看到,一把抽出自己的手,按住纸章:“百里公子这是什么意思?说好是探讨几番,却把我的诗拿走?”

没用抢这个字已经是很给他面子了。

百里楠一下就急了:“上次不也是这样的吗?”

他还指着桌子上满满当当的补品:“我可是送了东西的!”

他还以为上次云念就已经答应做自己的枪手了。

怎地忽然又不同意了!

“刚才百里公子可是说的这是来拜访送的礼,我们盛情难却自然是要收下的。”她胖乎乎的身子挡在桌子前,将那些给顾辞补身子的东西都挡得严严实实的,生怕他不认账给抢了回去。

“至于那首诗嘛。”云念摇头晃脑地说道,“还有上半部没写出来,如果百里公子实在想要的话,出个合适的价钱,我也可以忍痛割爱。”

她竖起一根手指,嘴唇轻启说出几个字:“一百两。”

“什么?!”百里楠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你这几个轻飘飘的字,就要我一百两?!你怎么不去抢!”

云念兀自将那东西收起来,瘪瘪嘴:“无所谓,值不值得,百里公子自己心里清楚。”

一百两银子对百里家来说根本不算得什么,对于一个只在乎功名利禄的人来说,就好比是赌博一般,就算是倾家荡产也绝不为过。

“等等!”百里楠果然是没有辜负她的期望,“你先把这首诗给我,我差人回去取了给你送过来。”

伸过去的手却落了空。

一个没有仁义道德的人,所有的承诺就像是这张纸一样脆弱。

云念笑笑不语,两手拿着纸张,轻轻一使劲,中间破了一个口。

“好好好!”百里楠着急了,说话的语速都不自觉加快了,手在身上到处摸了好几下,掏出一张银票,“给你给你!”

那张肉嘟嘟的脸得逞地冲着顾辞吐了吐舌头,将那两句补上之后才给了百里楠。

她将那张银票小心翼翼地叠好交给顾辞:“这样相公就可以买好多好吃了的。”

边说着,她还伸手捏了捏顾辞的手臂。

一碰都是骨头。

相比和常年在外打猎的顾武而言,他的身子确实是单薄了一些。

“你自己收着吧,上次的五十两已经够用了。”顾辞揉了揉她的脑袋,被她刚才的话感动到了。

顾父看着百里楠走了出去,这才黑着脸过来:“就是为了这一百两银子,给他写诗作假?”

他虽然是个乡野村夫,但也为人正直,对云念的做法不肯苟同。

尤其是在房里的顾武,听到这话,更是摧残了他的自尊心!

“就算是我这辈子就这么废了,也不愿意用那个小人的一分钱!”顾武越说越生气,一张脸涨得通红,双拳重重地敲打在桌子上,痛心疾首,“我们顾家的儿媳也应当是一条心!你赶紧给我还回去,发誓不再做那些偷鸡摸狗的事!”

在旁看着声嘶力竭的顾武,顾父的眼眶也跟着湿润了,他擦去泪水:“都是爹没用!”

“爹,哥!念念不是这个意思,她都是为了我!”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