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20章 知错就改

看着自己家弟弟俊朗的神采,浑身散发着诗书气,怎么看都和旁边这个傻里傻气的姑娘不般配。

他是越想越气,将顾辞往自己身后一拉:“也不知道是造了什么孽!你把那五十两银子拿回去,我们顾家不稀罕!”

样貌不好看,品行还不端!

这不是给顾家的祖辈们蒙羞吗?!

顾武梗着脖子,就是不让云念进家门。

听到争吵声的顾父跑出来,拦着顾武,生怕他伤到了云念。

可怜兮兮的云念站在门口,不敢往前走一步,只能眼巴巴地看着顾辞:“相公。”

软软糯糯的声音更是催生了顾武的怒气:“你给我闭嘴!不知廉耻,还没有成婚,就随便乱叫什么!”

现如今,他是看她哪儿哪儿都不顺眼。

眼看着那长杆就要打到云念的身上,顾辞上前一步挡在她身前。

那长杆的顶端生生地将他衣服挑破,差点划破肌肤。

看得云念心惊胆战的:“相公!你没事吧!”

“乖。”顾辞一笑,吐露出一个字,却让人无比安心。

他缓缓转过身,手里紧紧牵着人儿,眼神异常坚定。

“大哥,这是我自己选择的妻,念念她不是别人塞进来的。”

当初这彩礼和嫁妆都是给了的,虽然没有三书六聘那么繁琐,可所有人都知道云念已经是自己的妻。

此时才将她还回去,不成礼数,更不能让一个女孩子承受这一切。

以后还有谁愿意娶她。

“可是她配不上你!”顾武说出自己的心里话。

从始至终,他就不赞成这桩婚事。

因着云念进顾家时候发生的事情,下意识地将她看成是一个累赘和附属品。

是云家不要的,才给了他们。

而云家,夺走了他弟弟最重要的东西。

“你配得上更好的女孩。”顾武苦口婆心地劝说道,全身都在使劲,眉头都皱到一起,“怎么就选了这个呢!”

“哥!咱们做人也不能忘恩负义,你的病还是念念治的呢!”

两兄弟各执己见,谁也不愿意认输。

“治病救人本来就是我们医者的责任,就算我不是顾家的儿媳妇,也会做的。”云念虽然穿越过来,可骨子里还是记得游戏里对自己的设定,济世悬壶是她的使命。

这丫头一脸正义的模样和口吻,倒是显得他顾武有些小人了。

“哥,你听到了吗?”顾辞将云念推到他跟前,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脸单纯的模样,嘿嘿一笑还带着几分娇憨,“这样的人怎么会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人,你们都误会她了。”

“什么意思?”顾父听出这话里的玄机,出声问道。

“上次我就想跟你们说的。”顾辞叹了口气,“念念这样做都是为了我,我身子不好,念念就想着赚了钱给我买些补药来吃,改善伙食,才能有更好的精神重新进行科考。”

这丫头要真是会为自己考虑,当初也不会那么豪爽同意嫁到顾家了,随便选一户都比这家徒四壁的顾家好。

想到这儿,顾辞更觉得自己应该好好珍惜云念。

听完这一番话,顾父和顾武都羞红了脸。

两个人对百里楠的恨意和偏见都转移到了云念的身上,不听他们的辩解,却相信外人的风言风语。

实在是不该。

“我……”顾武一个铁铮铮的汉子还真说不出什么软话来,折腾了半响,就说出一个字儿。

倒是顾父拿得起放得下,也不在乎什么面子不面子的,亲自将云念应进家门,认真道了个歉。

转眼看到桌子上果然放着一堆补品,更是羞愧不已。

云念也不扭捏,拿起一盒人参给顾父:“顾爹爹这个可是好东西,您多吃点,对身子好的。”

他们这般误会她,说了那些难听的话,这丫头还以德报怨,这份气量一般人可做不到。

因着云念的大度,这误会算是解除了。

“咕噜噜。”

忽然出现的奇怪声音惹得大家的眼神都纷纷看向云念。

她捂着肚子不好意思地笑笑:“嘿嘿,我,我又饿了。”

她声音越来越小,甚至都不敢抬头看顾武等人。

这刚刚吃完饭还不到两个时辰,跟着顾辞出去这一趟,就又消耗完了。

“哈哈!”顾父开怀大笑,“没事丫头,顾爹爹这就去给你做。”

从镇上回来,云念买了好多好吃的,还买了不少的肉,她拿着兔子肉跟着追出去,险些在门槛上滑了一跤:“顾爹爹,我要吃这个,这个好吃。”

“小心点。”光是看着,顾辞就伸个手想在后面接住摔下来的她,宠溺地看着那俏皮的身影。

过了没多久,香喷喷的饭菜就上了桌。

顾爹爹照顾着大家坐过来,特意将那兔肉放在云念跟前:“丫头多吃点。”

“爹,你这是偏心。”

顾辞只是开了个玩笑,却看到云念夹了好几筷子的兔肉在他碗里:“相公多吃。”

反倒是叫他不好意思了。

一家人热闹地吃着东西。

突然一群人吵吵嚷嚷地冲进门来。

直接将房门推开,整个大门都摇摇晃晃地。

那闯进来的人还嫌弃地挥手,驱散着灰尘,假意咳嗽了两声:“真是的,什么破地方,乱七八糟的,这样的地方也有人住。”

还没等云念反应过来,那女人忽然抬步已经走了进来,四周环视了一遍,阴阳怪气地说道:“哥,也不是我说你,这么多年了,你这怎么还是这么一股子穷酸味。”

她摇曳着身姿,也不顾主人家的意思,自顾自地选了个干净地方坐下:“你说说你,一直这样下去可不行,还是我来给你指条明路吧。”

玩弄着手指头,眼睛都没正眼看过这顾家的人,瞧着二郎腿,一股子的风尘气。

“我家的事用不着您操心!还请回去吧!”顾武刚刚才缓和的神情这下又变得凝重了,挥手驱赶着,更是横眉冷对地想要将外面那群不明来历的人赶出去。

“哟,顾武的腿这是好了,说话也跟着硬气了。”女人啧啧几声。

“这是谁呀?”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