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22章 相公由我守护

她的相公由她来守护!

云念一把横在两人之间,粗壮的手臂挡住顾秀秀的视线,一只手捏住她的手腕使劲,趁着她吃痛赶紧将顾辞拉到自己身后。

这身形差不多要大出顾秀秀的两倍,抬眸只看到一堆晃荡的肉,连连后退好几步直到快贴到墙根才停下来。

手腕处因为充血而发红,顾秀秀的嘴脸和吃相顿时很难看,指着云念的鼻子骂:“你算是个什么东西?我们顾家的事用得着你在这儿指手画脚!你弄伤我了!赔钱!”

两只脚在地上蹦跶着,才勉强算是够得上苏子岚的下巴。

矮矮的个子,还这么蛮横,就是个跳梁小丑嘛。

“顾辞是我相公,我就不是外人!”云念将他紧紧护在身后,看着女人那比针尖的指甲都害怕划破自己相公这绝美的脸。

相公?!

顾秀秀只觉得整个人脑子嗡嗡的,怀疑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用小拇指仔细掏了掏侧过身问顾父:“她说话我不信,从未听过你们顾家什么时候多了个儿媳妇!”

上下打量了一下云念的身子。

虎头虎脑的,下手也没个轻重,一看就是个不知道伺候人的蠢货,不知道从哪儿找来这么一个白痴,真是白瞎了顾辞这么好的孩子。

“这就是我们顾家的媳妇儿。”顾父和顾武几乎是异口同声地承认云念的身份。

此时一直在背后的顾辞也从后面站出来,握住云念的手,柔情似水的神情几乎要将云念淹没了,她觉得自己简直就是置身在云端:“念念就是我的妻,劳烦姑母操心了。”

好啊!

一家人合起伙来诓骗她是吧!

顾秀秀怎么都不相信,说着张牙舞爪地冲着云念就要过去:“谁愿意来你们顾家!就这么个好吃的主儿!你们顾家养得起吗?!”

也没听说顾家办什么喜事,突然出现个什么儿媳妇!骗鬼呢!

这都拿了郑家的钱了!要是办不成可怎么交代。

女人撒泼打诨起来简直是比男人打架还要可怕,云念瞧着那凶神恶煞的模样和画本里的妖怪倒是差不多。

顾父和顾武也不敢真的动手,传出去说是他们顾家几个大老爷们儿地欺负一个女人就难听了。

云念却也没躲,上去一把擒住顾秀秀的手,用体重上的优势将她镇压下来质问道:“我是吃了你家大米了?用得着你在这儿说嘴?”

没想到以为是个傻子,却是个伶牙俐齿的。

一句话怼得顾秀秀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气得她头发都快烧起来了,眼珠子滴溜溜地一转,鬼主意一下就上了脑。

二话不说,两腿一伸,直接坐在地上开始哭起来:“你们顾家欺负人!伤了我就要赔钱的!”

算上之前的三两银子,今儿可得好好敲一笔。

要不就把这顾辞给拉走!

心里的主意就这么定了!

正想着,眼前竟然出现了白花花的银子,顾秀秀马上止住了哭,伸手就要去拿,却是扑了空。

云念是个讲道理的人,既然是自家相公先欠了别人的银子,自然是要还的。

可是!

她将那银子拿在手里,这银子在哪儿,顾秀秀的眼睛就在哪儿,果然是个见钱眼开的主儿:“相公,你去拿笔墨纸砚来。”

此时的云念,全然没有往日的娇憨,那神情和眉宇之间都透着一股英气和自信。

顾辞好奇她会有什么小心思,转身拿了东西出来。

“相公的字好看,你来写。”云念的脸色一换,又笑盈盈好像是没有一点威胁的小猫。

她让顾辞在白纸上写下收据,分成两份:“三两银子和刚刚的赔偿,一共五两,姑母签字画押之后就拿走吧。”

顾秀秀满心满眼里都是银子,哪里还想得到什么别的,拿过笔写下名字,留下自己的指印,乐呵呵地将那银子拿在手里亲了又亲。

临走前,她还不忘回头劝说一句:“顾二郎,郑员外家绝对是你最好的选择的,好好想想吧。”

“拿了钱还不快滚!”顾父听不下去这些污糟的话,抄起那棍子又要追出去。

晚膳时分,一向活泼的云念总是会围着顾辞问东问西,就像是个好奇宝宝一样,今日却是坐在门口闷闷不乐,就连吃饭的时候,都叫了好几声,她才反应过来。

吃饭的时候,就连她最喜欢的肉都激不起她的胃口。

“念丫头这是怎么了?”顾父也瞧出不对劲儿来,用筷子在她面前晃了晃,才缓过神来。

但云念还是动作迟缓,这才慢慢看向顾辞,眼睛一眨不眨地看得人心里痒痒的:“怎么了?”

“没什么。”她摇摇头又低下去自顾自地吃着东西。

想到今日的事情,怕是让云念心里不舒服了。

顾父放下筷子说道:“他们姑母就是这样的性子,不管是换谁,只要是没有郑员外家有钱,今日都会过来说这个话的。”

“就是,我们顾家的门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顾武也跟着劝慰。

可云念都始终高兴不起来,直到顾辞开口:“你是不相信我?”

他顾辞堂堂九尺男儿,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的。

怕她还是多心,顾辞伸出三根手指,目光灼灼地看着她:“我顾辞,对天发誓,此生只对云念一个人……”

话还没说完,就被一棵芹菜堵住了嘴,把他剩下的话都堵在了喉咙里。

他疑惑不解地看着她,将菜吐出来,云念却忽然抱住了他的腰:“我相信你的,只要是相公说的话我都信,不用发誓。”

在游戏里有个叫陈世美的角色好像也是这样发誓,然后就被雷劈死了。

就算是相公以后真的不要自己了,云念也不想这么好看的一张脸变成黑乎乎的焦炭,实在是太可惜了。

沉浸在云念依赖里的顾辞,全当是少女的娇羞,若是此刻知道她心里所想,真是要被气死。

“有没有什么挣钱的法子呢?”云念从怀里挣出来,疑惑地向其他三个人求助。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