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24章 闻所未闻

还没等她夸出门,顾辞先一步抵住门口,不让她出去:“你别胡思乱想,我不是那个意思。”

眨巴着一双大眼睛,云念越靠越近,两人之间的距离还没有一个拳头大,那无辜的眼神逼得顾辞只好将这缘由说出口。

“肌肤之亲只有成婚之后的夫妻才能做,我们还没有成婚,这样不合规矩。”

一个黄花大闺女,深夜与自己共处一室,就已经够留人话柄了。

虽已有夫妻之名,可这礼仪一样都不能少。

这丫头是个不长心眼的,自己可不能缺心眼,他目光灼灼地看着云念,将她的手放在自己胸口:“你放心,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直到看到云念眼底的委屈消失得无影无踪,他才松了口气。

将她送回自己的房间,顾辞却躺在床上难以入眠了。

一闭上眼睛,云念那张对什么都好奇的小脸蛋就会在眼前轮转着,勾得这颗心久久不能平静。

第二日顶着两个黑眼圈起来,顾父惊叹一声:“你这是怎么了?两只眼睛倒像是被打了似的。”

顾辞无奈地摇摇头,坚称是自己昨晚熬夜看书没休息好。

听得顾父一阵心疼,让他好好注意身子,只有顾武一脸不怀好意的模样盯着他挑眉说道:“弟弟可是要好好补补身子的。”

让他恨不得找根针来把顾武那张调侃的嘴缝上。

反观云念,这没心没肺的小丫头回去之后睡得香甜,气色红润,早上起来是精神抖擞的。

伸了个懒腰,云念听着厨房里有说话的声音,也走了进来:“大家都在呀。”

挨个打了声招呼,只把顾辞放在最后,蹭到他身边甜甜地拖长了声音叫道:“相公。”

听得顾武一身的鸡皮疙瘩都出来了,将手上的干柴全都往那火坑里一丢溜走了。

“相公,你教我这个吧。”云念的小手指头指着过铁锅歪着头撒娇,“我也想学做饭。”

两人你侬我侬的,顾父也不好意思在这儿杵着,索性也将这厨房的空间给他俩腾出来。

无人在此,顾辞涨红的脸才逐渐恢复了正常。

从最简单的开始,他手把手教云念如何能够钻木取火。

寻一根比较粗壮的木棍上有孔洞的地方,另外再拿一根木棍对准了那孔一直旋转:“动作快一些,一会儿就会有火花的,注意别伤着手了。”

云念领悟能力比较高,一下子就学会了。

将那带火的木棍一起丢进了灶下面的洞里,还要不停地给里面加柴火,保持火的旺盛。

“你小心别把那种潮了的木棍丢进去。”

话音还未落,就听到轰隆一声。

漫天的火光直冲于顶,灶洞里面一片漆黑,此刻云念的头发已经完全炸开,就想是一直只扎了毛的猫咪。

两边的脸颊上还留着几块黑色的锅灰印记,她吐了一口口水,还有些灰尘,苦苦的,另一只手还举着半根没丢进去的柴火。

好在这房顶没烧着。

顾辞忙不迭地冲过来,将她浑身上下都检查了一遍,没有发现任何伤痕才算是放下心来:“都怪我,没有提前告诉你。”

若是伤到她半分,自己真是要狠揍两拳。

“叩叩叩。”

院外的大门传来了敲门声,云念将手中的木棍赶紧丢下,脚下踩油似地冲去开了门,逃离这个尴尬的场所。

一打开门,是一个从未见过的陌生女人。

纤细高挑的身子,一袭粉色罗群,头上戴着的是时下最流行的簪花,眉眼之间透着一股哀怨之气,却显得有几分病态的娇美。

“你是什么人?”云念直接发问。

却被女人一把推开,看似柔弱,这动作的力气倒还是不小。

直接冲着半开门的厨房去了。

最近怎么总是有这些莫名其妙的人找上门来。

云念心里暗叫不好,趋步跟上。

女人一进去环视一圈,一眼看中顾辞,二话没说冲上去环住他的腰。

两行情泪顺势从眼角滑落下来,哭啼声比外面的乌鸦还要难听几分:“顾哥哥!”

一句“哥哥”显得两人感情颇深,若不是看到了顾辞那张吃了苍蝇一般的脸色,还真差点让人以为是一对苦命鸳鸯呢。

“小雅。”顾辞轻轻推开孙禾雅,眼睛却越过她落在门口吃醋却又不敢随便打扰他们的云念,他忽然抬起手指指向云念,“这是你嫂子。”

瞳孔忽然骤紧,孙禾雅的身子就像是被定住了一样一动不动。

她亲眼看着自己心心念念的男人直接略过她,牵住另一个女人的手。

不可能!

回家后的顾秀秀说起顾辞有了妻,她是十万个不相信。

一个晚上都睡不着觉,天一亮就找过来,就是为了来一探究竟。

却没想到一眼看到的竟然是眼前这个蓬头垢面的女人,和顾哥哥简直没有一点般配!

她不敢置信地摇头,颤抖的手指缓缓抬起来:“就她?不可能,顾哥哥你肯定是在骗我对不对。”

她?就她?

她怎么了?

光看脸的话,这女人眼睑下垂,一看就是个不好的命!自己这样的才旺夫呢!

云念叉腰神气地冲着女人冷哼一声,鲜红的舌头伸吐着,显得格外神气,还故意抓起顾辞的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宝贝地放在自己的胸口上。

“顾哥哥,我知道你是在生母亲的气,我可以不要彩礼,什么都不要,只要跟你在一起就行。”眼神嫌恶地看了一眼旁边碍事的云念,“但是你也不能自暴自弃地选择这么一个女的来气我呀。”

这么胖,还这么丑,怎么配得上她的顾哥哥。

云念将自己从上到下地看了一遍,又把瘦得像是竹竿一般的孙禾雅也打量了一下。

她那胳膊能提得起东西吗?还不如自己实用呢!居然还瞧不起她。

“这位小姐可要注意说话和分寸呀!光天化日之下,我都替你害臊!”云念抽出自己的手,抱紧了顾辞,表示自己的所有权,“人家都不要你,还上赶着送上门来,真是闻所未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