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28章 窝囊废

云念为着今日满满的收获而感到开心,脚下的步子也不由得轻快起来,嘴里哼着歌儿,越走越快。

猛一回头,却看到身后的顾辞竟然被自己甩开了一大截。

她忙不迭地跑回来,就看到顾辞白嫩的脸红扑扑的,嘴里喘着粗气。

她怎么忘了!

刚才那些果子沉的东西都在他的背篓里。

“咳咳!”

两声咳嗽让云念的脑袋嗡嗡作响,她赶紧将背上的竹篓拿下来,递到顾辞面前:“我们俩换。”

顾辞一眼就看出她的心思,心疼她只是一个女孩子,却还要照顾自己,硬着头皮说:“我来就行。”

“不行不行!要是你身子坏了,到时候不还是我照顾你吗?”云念故意找了这话说,才劝得顾辞答应换了背篓,“相公的身子骨最重要。”

“你的也重要!”

不知为何,每次听到这句话,顾辞的心里都怪怪的,他不喜欢云念这样不关心自己的话,仿佛是为了要说服她一般,还再加重了一遍语气说道:“你也重要!”

傻呵呵的云念根本就没感觉出来有什么区别,只是点点头也跟着附和了一声。

云念将更重的背篓换在自己身上,还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我比相公重,就应该背得更重一些,就当是减肥了。”

两人并排着一起往家走。

路上遇到了隔壁家的马大婶,她和蔼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打量:“回来了?”

脸上的笑容看起来格外的亲切。

马大婶一直住在顾家隔壁,村里人都嫌弃顾家的条件,谁家也都不愿意跟他们亲近,都是在顾辞考上了秀才之后,那些人才开始巴结起顾家来,如今又有些门庭冷雀了。

尤其是在看到顾辞要和云念成婚的时候,谁不在背后说几句闲话,质疑顾辞的眼光,也准备看他们的笑话,对云念说话也不客气。

可是只有马大婶,从来不说那些酸溜溜的话,也从来不嚼别人的舌根,也不管顾家的情况,时常拿着自己家剩余的东西接济他们。

在顾辞的心底里,这马大婶就和陈大夫一样都是好人。

“你小时候也算是吃着我家的饭长大的,现在都要成婚了,我看着欢喜。”马大婶的笑格外的热忱和真诚。

小时候顾家穷得到开不起锅,顾辞饿得肚子咕咕叫,经常会闻着香味就趴在那个墙头上看马大婶家里在做什么东西,直咽口水,每次看到都会给他吃几口。

云念对这个大婶的印象也很好,从自己来了顾家这么久,只有这个大婶每次看到自己都会笑,她也回了一个笑,大大方方的:“婶子好。”

还从自己的背篓里拿了几个橘子出来塞到她怀里:“婶子,您拿点去。”

看着这沉甸甸的橘子,马大婶的心里别提多开心了:“那树可高了,平时几个男人都不敢上去,念丫头倒是厉害呀!肯定甜!顾家二郎以后可是有福气啊,有这么一个贤惠的媳妇儿照顾你。”

“那是自然了!”云念更是挽着顾辞的臂弯。

“可惜却是嫁了个窝囊废。”一个男人从村外的方向走过来,他盯着云念看了半响。

这本来云念的体重就比较大,一运动开始减肥就很容易瘦下来,这几日的效果倒是十分明显。

那脸庞都已经能够看出一些轮廓,尤其是那五官更显得大了一点。

一直在外打工的马泽良可是见过外面不少的美女。

但他也从未见过这样五官端正标志的姑娘,不过是身上的肉太多了些,可是只要一瘦下来绝对是个美人胚子。

他心里的花花心思也就显露出来:“你这么一个标志的姑娘,跟了这一个窝囊废,我都替你不平。”

“干什么!”云念立刻就像是护小鸡一样将顾辞牢牢地挡在身后,“我愿意,你管得着吗?!跟你有关系吗?!”

看得出来云念的脸色变了,马大婶也赶紧叫住他,推搡了一下:“你怎么乱说话,赶紧给我回去!”

这孩子真的是要气死自己!

马大婶恨不得这手里有根针的话,就把他的嘴给缝起来:“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可这马泽良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没搭对,就跟他俩杠起来了:“我说错了吗?一个大男人的,重的东西还要一个女人给你背!我都替你害臊!”

说着,还拿手在脸上划了两下,看起来幼稚又可笑。

“人家小两口就快要成婚了,你别跟在这儿瞎胡闹。”知道顾家能够娶到一个好媳妇不容易,马大婶也不想把好事给人家搅黄了,“都说宁拆一座庙,不拆一桩婚,你就积点德吧!”

她真的是拿这个儿子一点办法都没有。

“哟,小娘子要不你就别跟着这个窝囊废了,以后能有什么前途,哥哥我可是在外面干大事的人,挣得不比这农里的多?怎么样?”那手指头都快要戳到云念的下巴上来,挑逗的意味十分明显。

“滚开!”云念只觉得恶心,一把手推开他。

顾辞的脸早就已经黑成了木炭了,反手将云念的手握住,将她拽到自己身后,这是第一次云念感觉到顾辞的力气原来这么大。

他浑身散发着一股子凉意,目光就想是冬日里的冰霜一般,嘴里挤出来的字更是凉到人的心里:“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吓得马大婶赶紧揪着那不孝子的耳朵往后撤:“给我闭嘴!一天没事就你的话多!”

担心两人安全的顾武在家里等了好久都没见人回来,也出门寻过来,正好听到刚才马泽良轻薄云念的话。

一气之下,从后面冲上去拎起马泽良的衣领,差点将他从地上直接拎起来:“你敢欺负我们顾家的人。”

都知道顾武最宝贝的就是这个弟弟,马泽良一下清醒过来,身上的点点酒气都顿时消了,小时候没少挨打,这下更是长了记性。

他嘿嘿地笑了一声:“顾家大哥这是何必呢,乡亲之间不过开开玩笑罢了,消消气。”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