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30章 瘦了些

那嘴角的口水都快将枕面给打湿了。

第二日天刚蒙蒙亮,不用人叫,云念便一个翻身从床上坐起来,就连那院子里的鸡都还没叫。

顾武和顾父早就已经将要去镇上的东西都准备好了,瞧见她从房里出来,顾父愣了一下:“念丫头咋那么早就起来了,早上这天可冷。”

在树叶上都是露珠,光是走出这屋,云念就已经感觉到了丝丝凉意。

她看着地上散乱堆放着的东西,挽起袖子也跟着一起收拾起来,就当是暖和暖和身子。

所有的药材都被洗得干干净净的,分别按照药效一层层地叠放起来,装了满满一个背篓,灵芝被云念贴身放在怀里。

一切收拾妥当,顾辞也从房里拿了几幅字出来:“一块拿到镇上去卖了吧。”

云念点点头将那些一起放在自己的背篓里扛在肩上,嘴里却说着:“以后不许你这样,得好好读书。”

“好。”看她一脸认真的模样,顾辞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轻笑一声。

两人的恩爱顾武和顾父都看在眼里,心里也跟着美滋滋的,调侃了几句一家人热热闹闹地往镇上去。

“诶!顾家的!”

身后传来吆喝声,鞭子在空中甩得劈啪作响,几人回头一看,就瞧见一个笑容灿烂,脸上的皮肉都挤作一团的老爷子。

他一扯牛绳,左脚踏在牛车的木桩上:“你们要去镇上?”

“是呢!”云念抢先说道,眼睛盯着牛车看了半响,挪不开眼。

那牛鼻子里呼出一股热气,倔强地将头扭了过去,好似不给她看一般,却逗得云念更开心。

顾辞看到她嘴角微微上扬的可爱模样,想必云念从小在大家族里长大,从未见过牛车,肯定觉得新鲜。

看着她背着那么重的背篓,走这一路脸都潮红了,心里有些不忍:“梁老爹!你这车上还有位置吗?”

梁老头回头数了数:“我后面还要接村头的老邓头和他儿子,就还剩下两个位置了。”

“那你和念丫头去吧,我和你大哥走路去。”顾父习惯了走路去,也舍不得多花这个钱。

云念以为是相公身体不舒服,也点头挽着他的手上了车,笑着给顾父两人挥手:“顾爹爹,我会照顾好相公的。”

声音响亮,引得过路的人都纷纷侧目。

前头的梁老头听着打趣:“顾家二郎,你这媳妇儿娶得好呀。”

云念只听到了他的夸奖,还傻呵呵地拍拍他的肩膀:“谢谢梁老爹!”

梁老头是村里唯一一个买了牛车的人家,有三个儿子,一家都是老实憨厚的,老大和老二更是年轻力壮,省吃俭用买了这辆牛车,利用牛车耕地事半功倍,赶集天也用牛车接送村里的人去镇上,可以赚点小钱。

等到了村头,接上老邓头两个人,牛车内就显得有些拥挤了,云念尽力缩紧自己的身子,让顾辞坐得更舒服些。

小孩始终是小孩,云念坐在车上晃晃悠悠的,脑袋也跟着晃动,一会儿便觉得有了点困意,打了好几个哈欠,每次被凉风轻轻一吹,她立刻甩甩头又坐直了身子,将前面吹过来的风都挡得死死的,生怕凉到了顾辞。

可云念早上起来得实在太早了,这个劲儿一过,就困得睁不开眼睛了。

晃悠了没几下,那小脑袋往后一靠,被一双大手稳稳接住。

顾辞将她的头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另一只手牢牢扣住她的肩,稳住她的身子,两个人靠在一起,身体也渐渐更加暖和起来。

镇上并不是很远,一会儿的功夫就到了。

顾辞这才小声地将云念叫醒,丫头一醒过来还有些迷糊,揉了揉眼睛看清楚了面前的路,红着脸从顾辞身边起来,险些踩到顾辞的长衫,身子一歪,差点倒了下去。

好在顾辞动作快,一把揽住她往后倒的身子。

两人的脸一下子拉近!

云念的眼睛生得好看,长翘如同鸦羽的睫毛扑闪着,显得眼睛更有神,她的慌张像是一只受惊的小兔子一般,让顾辞心里一软,声音也不自觉放柔了些:“瘦了些。”

想到上次的尴尬,耳边还有梁老头的嗤笑声,她赶紧站起了身子,低着头检查他的手腕。

顾辞原以为这丫头是害羞了,却不想竟是担心自己的手受伤否,被这反应给逗得一笑。

那声音轻轻柔柔地,却在云念的心里划过道道波纹。

从牛车上下来,顾辞拿了几个铜板给梁老头,却怎么都不肯收:“你们家本就不容易,现如今还多了一张嘴,罢了,我也就是顺道。”

云念才不顾那么多,直接将那铜板丢在牛车后面的座位上,拉着顾辞便冲着那卖糖葫芦的酒楼前跑了去。

裹着糖衣的山楂看起来鲜红欲滴,饱满的山楂肉光是看一眼就让人口里生津。

“咕噜咕噜……”

早晨还没吃饭呢,云念的肚子不争气地抗议了两声,惹得一旁作玩的小孩指着她哈哈大笑。

“来一串。”顾辞不忍看她饿着肚子,想到刚才没有以前那么结实的肉感还有些想念。

“不不不!”云念将他拽出了人群堆儿里,指了指身后满满的背篓,“先把东西卖了再吃东西。”

上镇来可是有任务的。

趁着是早集,还有不少的店家都在张罗着开店,人还没有那么多,先找到药铺将这些东西卖了,拿着钱正好可以在镇上好好逛一逛。

顾辞也欣赏她这不拖沓的做事风格,带着她直接往镇上第二大药草行的益民堂。

老板与顾辞很熟,每次开了药方,顾辞都是来这儿抓药的,药草的价格实惠,更适合这些老百姓,老板也明了顾家的情况,每每都会尽力给出好价钱。

“曹掌柜。”顾辞热络地和站在正中间指挥忙得不可开交身材臃肿的掌柜打招呼。

一见着他,曹掌柜将手上的活儿放下,亲自上前去迎:“顾兄今日来是买药的?我今日的药材正是新鲜。”

“我是来卖药的。”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