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31章 成衣行

曹掌柜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只知道顾相公文采飞扬,没想到对这药材也认识一二,既然是你给的,必定给你一个好价钱。”

益民堂虽然只是第二大行,可曹掌柜却是一个极会做生意的,收药草的价格普遍比市面溢出一二,不管是谁送来的药材,也不管是谁来买药材,都是公道价,还会开设免费诊疗日,就连平日里的乞丐也能踏入这门。

来者都是客,没有往外赶的道理,这话曹掌柜是时常挂在嘴边。

他知道顾辞家里的情况,心下已经想好了价格。

“不过就是些寻常药材罢了。”顾辞带着他往外走,曹掌柜和蔼一笑,并不介意。

云念将背篓放在地上,一眼就能看清楚里面的品种,大部分都是些寻常药草,但胜在云念处理的好,几乎每颗药草都没有任何边角残料,全部都是可以直接拿来使用的。

曹掌柜眼睛一亮,拿起些闻了闻味道:“新鲜。”

这样的药草能省去不少的时间和人工,他一捏下巴上的长须,叫了几个小二将这些药草都搬进去分类直接放进箱子里卖:“我给你这个数。”

五两银子!

云念以为最多只能卖三两的,她猛地看向顾辞,和他对视一眼,眼里的惊喜藏都藏不住。

“顾相公的东西我放心。”

“那您再看看这个。”云念从自己的兜里将那灵芝拿出来。

只是亮了这么一下,曹掌柜的眼睛都看直了:“咱们里面说。”

小二早就准备好了点心和热茶,曹掌柜亲自倒了两杯水递到二人面前:“姑娘和相公先吃着。”

灵芝可不是什么一般的药材,也有不少来以次充好的,或者直接卖假的,曹掌柜都没见过这么大的灵芝,可得仔细看看。

拿着一放大镜对准了眼睛,仔细瞧了好几眼,纹理清晰,药味明显,他轻轻掰了一小块放在嘴里,就是这个味道!

看他那动作和眼神,云念就清楚这个曹掌柜是个识货的人。

“我也不跟相公们绕弯子,我说个诚心的数。”曹掌柜将那灵芝握在手里,势在必得的模样,“三十两。”

顾父和顾武全年无休地打猎和打零工,才能赚十两银子,这小小的一根就能值三十两!

对于一户一般的农家来说,已经不是个小数目。

“好!”云念相信出了这个益民堂,也不会再找到更好的买家了。

这东西就得是在识货的人手里才能发挥作用,也不枉自己辛苦找到。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曹掌柜亲自将两人送出了店门,热情地给他们挥手:“以后有好的可得先想到我啊。”

他有预感,这会是个大客户。

沉甸甸的银子拿在手上,云念的烧鸭排骨什么的一下就跃出脑海,仿佛现在都能闻到那股香味。

云念先是买了两个肉包子和顾辞一人一个。

那剁碎了的肉酱香气随着一口咬下去从嘴里溢出来,她满足地笑了:“真好吃!”

随后二人去了集市,买了一些香米和新鲜肉。

宋屠夫是这个镇上的老屠夫了,顾家父兄打来的野味基本都是被他收售的,顾辞以前上学堂的时候,也时常从这儿路过,两人也自然熟识。

“今日你怎么亲自过来了。”宋屠夫还往后张望了几眼,只看到云念一个,“这胖丫头是你媳妇儿吧?”

“是,刚要成婚了。”顾辞听到“媳妇儿”三个字,心里就像是吃了蜜饯一样,甜滋滋的。

“那给你们多点肉,算是我的一份心意。”

云念的注意力却被地上放着的猪大肠给吸引了,那白花花软绵绵的东西堆了一堆:“这些可以给我吗?”

猪下水脏兮兮的,一般都是没人要的,宋屠夫好心提醒道:“姑娘这东西拿回去可没什么吃的,还臭熏熏的。”

一只猪能有不少的这东西,每次清理破损流出来下水,常年做这个的屠夫都觉得恶心,也没人愿意吃这个,一股子的骚味。

“没事,反正您也不要,就送我吧。”云念眼睛都不眨,觉得既然都是猪肚子上的东西,应该都能吃。

宋屠夫为人耿直,将所有都给了云念,也省得他之后处理了。

“这些也是不要的吗?”还有几根被剔下肉来的骨头棒子,云念指着问道。

宋屠夫一起给装上,还不忘打趣顾辞:“你家这个是个会过日子的,你们家也是该有个女人管家了。”

男人难免大手大脚,也不细致,再多的钱都留不住。

“可不是嘛!这姑娘可是个会动脑子的,刚刚来我这儿买米,左一个大婶右一个大婶地叫着,可是从我这儿拿走了不少东西呢!”

顾辞看了眼左手上提着的一堆调料,再看看在一旁忙活的云念:“是得有人管着才行。”

装好肉和骨头,顾辞将米也一起放在屠夫的铺子里,说是一会儿过来拿,牵着云念的手往外走。

“我们还有什么要买的吗?”云念刚才差不多买了一个月的口粮,加上家里后面菜园子的新鲜蔬菜,四个人完完全全够了。

顾辞二话不说,只闷头往前走。

等她再一抬头,竟然到了成衣行,想到顾辞身上泛白的长衫,她这下也想起来自己前两日还说要给相公买衣服来着,反过来拽着他往里走:“对对对!得给你置办两件像样的衣服。”

“是给你买的!”

云念来的时候,就只有身上这一件衣服,云家什么都没给就将她直接丢在了顾家,这段日子来,身上这衣服早就已经脏得不成样子了,也确实应该换下来浆洗。

她也不扭捏,乐呵呵地拍了拍自己的钱袋子:“都够的,给我们四人都买一身。”

“哟!这是谁呀!挡着本小姐的路了!哪来的胖丫头懂不懂规矩呀。”尖锐的女声刺得云念的耳膜疼,她挠了挠的耳朵,循着声音看过去。

左手一个包子,右手一个满头,大摇大摆的女人往里走,那脸上的肥肉都快将眼睛挤没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