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32章 死胖子

女人不屑地看了云念一眼,油腻腻的手指放在嘴里舔了舔,将油汁吮吸干净,再在身上的罗纱裙上随便一擦,一只手指头点在云念的胸口,将她推开。

那身材比云念还要魁梧几分,看起来就像是个男人的模样,五官分散又小,脸上的肉就显得更多了,臃肿的身子差点在门框处卡住,还得要有人扶着才能迈步子进来。

“真是糟践了那么好的衣服。”

“人家是郑家大小姐,花得起这个钱。”

郑贝贝斜眼瞥向说闲话的人,那几个老妇人立刻低下头互相搀扶着跑开了。

原来这就是郑贝贝,那个要跟自己抢相公的人。

云念瞬间警觉起来,将顾辞护在身后,更是扬着下巴警告地看着她。

这郑贝贝有些懵,她侧头小声问丫鬟:“这个人是谁呀?”

云念刚被送到云家,云家人嫌弃她丢脸,从不带她出家门,这镇上认识她的人并不多,可个个都认识顾辞。

全镇最年轻的秀才。

丫鬟摇摇头:“想必是顾相公的那位新妻吧。”

顾家娶了个胖媳妇的事情早就已经传遍大街小巷了,谁都知道这顾家二郎眼睛瞎了,娶了个不登对的伴儿。

郑贝贝蹙着眉头,说话也酸溜溜地不客气:“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那个没用的胖子呀。”

她假模假样地捂着嘴笑,实在装不出贤良淑德的美人模样,只让人觉得东施效颦:“我以为这顾二郎得是多厉害的眼光,看不上我们郑家,原来也不过如此,就这样的,顾家怕是养都养不起吧?”

郑贝贝仗着家里有钱,在外面横行霸道也是习惯了的,大家都不搭理她,却还说得津津有味:“我看你还是别要这赔钱货的女人,乖乖和我成亲吧。”

那无耻下流的话从她的嘴里说出来流利得很,听得人直摇头。

“不要脸!”云念脱口而出,冲着郑贝贝站的地方吐了一口口水,“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抢别人的相公,你是多愁自己嫁不出去呀!”

“你说什么?!”郑贝贝作势举起手就要打过来。

顾辞快一步挡在云念身前,一手捏住那胳膊:“郑小姐我们之间没有缘分,既然我已经选择了念念,日后还请你不要烦扰她。”

用词极其温柔而礼貌,可那语气强硬冷淡得就像是刀子一样,将郑贝贝的脸皮一点点扒下来。

“给我拦住他们!”郑贝贝气得直跺脚,推着丫鬟将即将要出门的顾辞拦住。

那丫头是个力气大的,抓住顾辞的袖口不放。

男女授受不亲,顾辞只能躲着,两人纠缠不清。

“既然敢骂我!还没有人敢骂我!”郑贝贝跳着脚臭骂他们,“一个瞎子配一个胖子,简直就是绝配嘛!”

“你刚才说什么?!”云念一手捏住丫鬟的手腕,一手拎住郑贝贝的衣领,双眼里都是红血丝,咬牙切齿地说道,“你有本事给我再说一遍!”

别人怎么说她都能够忍受,不过就是当做耳旁风罢了,但云念不能接受任何人辱骂顾辞!

那声音就像是从地狱里传来的一样,带着些低吼的嘶哑,吓得郑贝贝一下子后背发凉,张着嘴却发不出什么声音。

云念狠狠一甩,郑贝贝因为身形太胖,一个不稳摔在地上,手膀子撑在旁边的货架上,木板咔嚓一声被压成了两段,绸缎散落一地,砸在头上,疼得她惨叫连连。

“哈哈哈哈!”

路过的人看到这一幕,都好笑地看郑贝贝的热闹。

她还从未在人前这般吃过亏,哪里忍得住:“还不快把我扶起来!”

丫鬟们手忙脚乱地将她扶起来,三两步冲着云念去了,她个头比云念稍高出一点,居高临下地看着丫她:“你就是个死胖子!没钱还丑的死胖子!”

两人在一起眼看着就要厮打起来,被顾辞拦下来,他抱住云念往外走:“咱们不跟她一般见识。”

郑家家大业大,也不能真的撕破脸,郑员外对他这个女儿是护得紧,只要是她喜欢的都给她,若是知道她受了欺负,指不定怎么对付顾家。

丫头们也害怕再打下去,郑贝贝受了伤,她们回去也要跟着受罚,全都尽力护住郑贝贝,这才将两人分开。

“顾相公真的是好福气呀!两位贵重的姑娘为了你争风吃醋的!”

过往的人都在嘲笑三人,听得郑贝贝又羞又气,捂着脸跑走了。

顾辞见人走了,带着云念继续逛,谁知云念的脾气也上来了,甩开顾辞的手径直一个人往外走。

“不是说好给你买衣服吗?”顾辞从小就听着这些人的闲言碎语长大,早就已经习惯了,倒是不怎么生气。

可云念的脸一点看不着往日的笑容。

“我不要了!等我减了肥再买!”

竟然说她是死胖子,就要瘦下来气死她!也不看看自己的样子,哪一点配得上自家相公,她定是要给那个不要脸的臭女人点颜色看看!

云念气鼓鼓地回到屠夫那儿,拿起东西就要走,却看到气喘吁吁追上来的顾辞,不忍心让他这么劳累,放缓了步子等等他。

“这是怎的了?刚刚那般欢天喜地的。”宋屠夫看云念的脸挤作一团,嘴巴撅得老高,小声朝着顾辞问道。

他将轻巧的东西接过手里,说着刚才发生的事。

听着,云念又有些生气了:“我们快走吧。”

“哎,郑家那个女娃就是这个脾气,别跟她计较,你还比她瘦些呢。”宋屠夫也安慰着她。

顾辞却不满地说道:“什么胖呀!一点都不胖,就是要这样刚刚好,摸起来舒服,不然一手的骨头,硌得慌。”

“哼!”云念却是猛一回身狠狠地瞪了一眼顾辞,“回家!”

顾父和顾武早就已经在约定好的地方等他们,帮他们提着东西,搭着梁老头的牛车一起回了家。

将东西搬进家里都已经是傍晚该做饭了,顾父将那一背篓整理出来,就闻到一股子的臭味,一打开看,小小地惊呼了一声:“这是什么呀!”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