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34章 闹事

他手指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偷偷将桌子上洒出来的汁水沾了个干净,放在嘴里回味。

听完云念的壮志凌云,还有对郑贝贝的控诉,顾武哈哈大笑起来,双手拍在光溜溜的肚皮上,指着上面的一堆肥肉:“减肥这话嘴上过过瘾就行了,品尝不到美食这是多大的遗憾呀。”

早在前几年顾武就说过这话,可每每看到肉菜都还是忍不住,根本管不住肚子里的那条虫子。

顾父也跟着点头附和:“我看念丫头根本就不胖,跟那郑贝贝有什么好比的,适当运动运动就行。”

“不!我要坚持,相公说的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她拳头收紧,给自己暗自定下目标。

一双温暖的大手将她的拳头包裹住,顾辞倒是不阻止她减肥,可担心她不吃东西身子受不了:“吃点东西才有力气,健康才是最重要的,不管你怎么样,我都不介意。”

情意绵绵在两人之间流转,空气都变甜了,看得顾父胃口大好,再多吃了几口饭。

“出来!”

大晚上的,外面却有人在叫嚣。

“里面的人快开门!”

顾父将桌子收拾干净,顾武去开了门。

门框不过只是松开了一个缝隙,“啪”的一声,一只手撑住木门,推门而入。

郑贝贝气势汹汹地走进屋里,往凳子上一坐,瞬间凳子散了架,摔了个正着。

旁白的丫鬟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不想活了是不是?!”她自觉丢了面子,却只能坐在地上等着丫鬟将自己扶起来,“再笑我就把你们的嘴巴都缝起来。”

站稳了身子,郑贝贝马上换了一张脸,那凶神恶煞的小脸顿时楚楚可怜地撅着下巴好似要掉眼泪似的:“今日你推了我,害得我摔到了腰,可不能就这么了了。”

她边说边吸鼻子,空气中的香味还没有完全散去,闻得她肚子居然有些饿了。

看到正厅旁的蓝色布帘撩起挂在墙上,那香味就是从里面传来的,盘子中的卤肥肠还在冒着热气,她闻着味就准备往里走。

却被云念堵在门口:“你干什么?!”

“里面有什么好东西,我看看。”这个味道从来没闻到过,整个县城就没有她郑贝贝没吃过的东西,她都没有吃过的,怎么能让别人占了先。

刚伸手要推开云念往里走,却听到云念双手环胸看着她鄙夷地说了一句:“怎么?现在又不疼了?”

“啊!疼!”被提醒到的郑贝贝又捂着侧腰,可位置却和刚才的不一样。

云念好心地帮她把手换回来:“捂错了。”

顿时气氛有些尴尬,顾武站出来为一家人撑腰:“你这分明就是故意来讹人的!”

“我不管!”郑贝贝手臂一挥,腋下难闻的气味熏得顾武往后退了好几步,“那么多人都看到了,就是她推的我,必须要赔钱,不然就报官吧!”

“我为何推你难道不清楚吗?你自己自轻自贱,还来烦扰我们!”

想到白日里受到的白眼和屈辱,郑贝贝更是气从中来:“我不过是对顾家二郎心存爱慕,这也是人之常情,你们二人未曾完婚,我直言心意有何不妥,就算是如此,你也不该动手推我!”

更是呻吟了两声叫疼,装得像模像样的。

“这就是你们顾家的不是了。”马泽良从镇上回来,正好路过看到顾家的院子敞开,里面还有争吵声,过来听了一耳朵。

自认为公正地开口断是非:“可是郑小姐你这要价也不能太高了,顾家也不过就是个贫苦人家,你为难他们做什么。”

云念根本不领情,对她没什么好印象,一把推开他:“你让开,这里有你什么事,胡说八道什么。”

本就是无中生有的事情,还想让自己赔钱,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马泽良更是无语,自己好心来做个和事佬,这云念可真是个木头脑袋,气得他张嘴就要为自己辩解:“我就是说点公道话,你这人怎么这么轴呢,别人都说看到你推她了。”

“推不假,可是这伤嘛。”云念慢慢靠近郑贝贝,一手按在她的腰上暗自用劲,“怎么,要不让我给你好好看看?”

云念的医术倒是比她人更加出名,郑贝贝一下有些慌了。

她躲闪着云念的眼神,支支吾吾地推脱:“你?你是个什么东西,来给我看病,没这个资格。”

“那你看我行不行?”

陈大夫老远就闻到香气,一路追过来,他这老头平日里也没什么爱好,也就是贪这两口肉和一口酒。

提着酒瓶子找过来就碰到这一出闹剧。

陈大夫是出了名的良医,就连这镇上的官府老爷也得看他的几分脸色,郑贝贝自然是不敢有什么异议。

“云念姑娘的技术在我之上,一些我都处理不了的疑难杂症,对姑娘而言不过都是小意思,给你看病绰绰有余了。”陈大夫说的话有几分道理,“男女有别,就让云念姑娘给你看看吧。”

他的话有些分量,郑贝贝只好让云念在里屋给看病。

“趴下吧。”云念煞有其事地指挥道,那动作熟练又认真。

看得郑贝贝都有些迷惑了,她乖乖地趴在那长凳上,撩起半截衣衫:“你好好看,看仔细了!”

这点威胁没一点震慑力,云念拍拍她的肩:“别害怕,趴好就行。”

她的手冰冰凉凉的,碰到身上还有些舒服,手指轻柔按压得郑贝贝格外舒适,忍不住发出一声喟叹。

云念的眼睛扫了一遍屋里,看到窗边一只正在蠕动的毛毛虫。

勾唇一笑,准备给她点颜色瞧瞧。

一只手还在按压,另一只却拎起来那只毛毛虫放在郑贝贝的背部。

毛毛虫在上面爬动,身上的绒毛和那些触角痒痒的,她正疑惑这感觉怎么有些不一样了,便听到耳边传来云念的尖叫声:“天呐!毛毛虫!”

三个字让郑贝贝一下从凳子上弹起来,双手往后抓挠蹦蹦跳跳地满屋子乱跑,扭动着身姿。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