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35章 被耍了

那脚步稳健,身子比毛毛虫扭得还要厉害,郑贝贝面目惊恐地看着丫头们:“还不快点给我抓下来呀!”

几个人追在她后面抓,一会儿的功夫,那粘乎乎的毛毛虫才掉下来。

“小姐小姐!没了!”丫鬟一脚踩死了虫子,绿色的汁溅了一地,郑贝贝才冷静下来。

满屋子的跑,消耗了她不少的力气,坐在一旁不断地喘着粗气,额头上的汗水大颗大颗地往下掉。

她只觉得这屋子里的人看自己就像是看傻子一样,一切都是因为那个死丫头!

“你活够了吧!居然敢耍我!”郑贝贝扬言要让云念好看。

抱起一根长凳追打她。

“现在所有人都看到了,你没有腰伤,可不准污蔑我。”云念也不跑,站在原地乐呵呵的笑,就像是一只偷腥成功了的猫。

郑贝贝这下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被耍了!还暴露了!

脸颊上顿时泛起一团潮红,她羞愧地低着头。

“你这不是讹人是什么?”顾武第一个站出来指责她。

陈大夫也摇摇头轻叹一声:“一个好好的姑娘怎么是不学好呢?这般欺辱别人到头来自己没脸。”

郑贝贝羞得抬不起头,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这么丢脸过:“我,我只是喜欢顾相公,所以才不满她的。”

前几年,郑贝贝在镇上的学堂去找表哥的时候,与顾辞有过一面之缘。

从小到大所有人都嘲笑她胖,就连一起长大的表哥也总拿这话呛她,那些人在人前都害怕自己,可在背后说的那些难听的话她都知道。

可是顾辞却没有嫌弃过她,甚至还对她笑了。

她记得这个笑,回去就告诉爹爹以后要嫁给顾辞。

一直到顾辞高中,她都一直在派人打听顾家的事,直到知道云家来闹了一场,她觉得是个机会,能够救顾辞于水火之中,说不定他就会爱上自己的。

可是没想到,他拒绝了,因为这个什么胖丫头。

明明是自己先遇到顾郎的,凭什么让她占了先,郑贝贝只是想赶走云念。

“不管怎么说,你都不能插足别人的感情呀,人家都要成婚了,你还来搞这一出!”马泽良翘着二郎腿在一旁看了这场好戏,好似完全忘记自己昨日里说的那些污糟话。

听得顾武的耳朵痒,推了他一把:“你说话就像是放屁。”

“顾家大哥你说话怎么这么粗鲁呢!这还有两个姑娘在呢!”

顾武一个粗人平日里和男人们说话习惯了,一下顺了口,这才看到这几个姑娘都侧过头去满脸不好意思。

他也红了脸,挥手要将马泽良打发走:“去去去,我听到你说的都替你害臊得慌!”

话都说开了,郑贝贝也不好意思再纠缠下去,丫鬟拽了拽她的衣角劝说道:“小姐我们还是先走吧。”

可郑贝贝的脚却一步都没挪开,反倒是直愣愣地看着厨房,那嘴里的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本是晚上已经用过膳食了,可闻着这个味道她就挪不开脚:“你给我吃一口,要多少钱都可以。”

果然是大富人家的姑娘,张口闭口都是银子,求人都没个求人的语气。

云念不想跟她计较太多,她眼珠子一转想到个好主意:“我可以给你吃,也不要你的钱,但是以后你不能再缠着我相公。”

听着刚才郑贝贝对顾辞诉说的情肠,所有人都以为她会有所犹豫,没想竟是不带一丝考虑就点了头:“没问题!”

看得顾辞都尴尬得别过脸去。

“不行!”顾武的嘴里都还残留着食物的香气,就是自己都还没有吃过瘾呢,这么好的东西给了郑贝贝这个烦人精,他心里更是不得劲,“那好东西怎能给了她的。”

顾父和顾辞却都不说话。

心想着都是云念的东西,让她自己做主便是。

云念盛了一小碗出来递给她,里面飘着几块肥肠,还特意给了她一点汁水浸泡一下,香味更加浓郁。

郑贝贝一口就能吃好几个,将那汤碗里的汤汁都喝得干干净净的。

伸长了舌头把那点贴在碗壁上也舔砥得一点不剩,可还是觉得不过瘾,这么一小碗塞牙缝都不够:“还有吗?我还想吃。”

云念瞧她的胃口比自己大,怪不得瘦不下去。

她面无表情地将碗收回来:“没有了。”

“可里面明明还有很多。”郑贝贝没什么别的本事,就是这鼻子好使,光是嗅着这个味道就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

肥肠的味道已经牢牢地记在了她的记忆中。

“今日的没有了。”一边说着,还将郑贝贝往外赶,“守着也没用。”

将她赶至门外,看着她可怜巴巴恋恋不舍的模样,竟然觉得有些可爱。

“择日不如撞日,陈大夫要不留下来一起用膳吧。”顾辞为感谢陈大夫三番五次帮助他们解围提议。

陈大夫晃悠了两下自己带过来酒壶:“我就是为了这个来的。”

那肥肠再次上了桌,劲道的嚼劲让他十分回味,这东西正好适合下酒,他却没看出来是个什么东西:“看来是老朽浅薄了,竟看不出这是何物?”

几人都低下头去不好意思开口,只有云念毫无顾忌地回答:“是猪下水。”

“什么?!”不敢相信这美味竟然是没人要的东西,陈大夫再尝了两口,连连称赞,“看来真是我老了,孤陋寡闻,全然不知道这好物件,夫人是如何做的?”

“用剪子将那肠子剪开,反复冲洗几次干净之后就可以下锅了,还不止这一种吃饭呢。”在饭堂之上,她也不好细说。

“夫人这般直爽的性格,不藏私实属难得。”陈大夫越发欣赏这个顾夫人了,“之前见识过了夫人的医术,一直心驰神往,还望以后能有机会指点一二。”

“不敢当不敢当!晚辈只是初生牛犊,还需要向您请教才是。”

二人互相夸赞,相约日后常往来交流心得。

“前些日子听顾相公说,夫人为身形臃肿烦恼?”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