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37章 讨骂

“你再乱说,我撕烂你的嘴。”云念听不下去了,上前几步就要伸手去抓他的脸。

顾武却走在她前面:“弟媳,你歇着,让我来!”

“怎么了?我说的有问题吗?顾家的人都这么输不起?”马泽良立刻回身去将院门锁上,站在自家的院子里叫嚣,双手叉腰指着他们骂,“有本事你们就翻过来打我,大家都在,我看你们敢先动手!”

顾武越听越生气,双手已经扒在篱笆上,一只脚跨上去,另一只腿被顾父抱住,云念也被顾辞搂着。

两个大男人的似争吵声比这鞭炮的声音还大。

云天和百里楠都被这声响引过来,手里拿着大家送来的贺礼,知书达理的模样和这院子里的混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哎呀!这是干什么呢!”两人皆是放下了手中的东西,上前去一起拉拽顾武,三个男人一起才将他从那墙头给抓下来。

马氏听到声音也跑出屋来,打骂马泽良:“我是一会儿不看着你,就给我出去惹祸,赶紧给我滚进去!”

扫帚打在他结实的小腿上,疼得他直跳脚,在院子里边逃边瞎叫唤。

云天看着这一场闹剧心里得意得很,嘴上却碍着众人的面子劝慰道:“顾兄的才能谁人不知,这次不中还有下次,何苦跟一个乡下的村夫计较这些,他能懂什么?”

眼睛还瞥了几眼云念:“现如今顾兄还有娇妻在家,看得我们都眼红,可是比我们厉害多了。”

细碎的笑声从院外传出。

百里楠虽不说话,却也跟着发笑。

“那是自然,我家相公才能无双,再考取一次功名也不过是手到擒来,不像有的人得个虚假功名也不过是名不副实的草包罢了,德不配位的人自然是会掉下来的。”云念气不过,为顾辞抱不平。

特别是看着云天这洋洋得意的脸,更是觉得气愤恶心,从未见过这般厚颜无耻之人。

“还是夫人的心态好。”百里楠也小小地嘲讽了一番。

云天也还是上过几日学堂,虽说悟性不高,却还是懂得一些,心里明白云念是在点自己的秀才来得不正当。

可他一点没觉着羞愧,反倒是觉得骄傲嘚瑟:“有时候光是才能也不够呀,还是要有些运气的是吧顾兄,下次你的运气肯定好!”

谁的真才实学是靠着运气才上的,这不是说顾辞下次就算是考上了也不是因为他的才能,而是因着他瞎蒙的吗?

云念哪里能忍得住他这样乱嚼舌根:“我看最近是天气暖和了,什么虫呀鸟的都出来了,一个一个又一个,个个毛浅薄嘴又尖。毛浅欲飞飞不远,嘴尖欲唱唱不圆。莫笑大鹏声寂寂,展翅长鸣上九天。”

“噢哟!顾兄就是眼光独到啊!找来的夫人都是个文绉绉的文人呢!”云天那个蠢货肚子里的二两货就是掰着手指头都能数的清,哪里听得出这话里的意思,还跟着在那儿傻笑。

其他人更是听不出其中的玄妙,傻乎乎地看云念的笑话。

只有百里楠看出这诗看起来像是逗趣的打油诗,可是把这里的人都骂了个遍。

“百里兄,难道不好笑吗?”云天笑得直不起腰来,只能用手肘碰了碰他。

他勉强扯出一抹苦笑,知道云念是故意说这话讥讽他们,可吃人嘴短,拿人手软,他也不敢拆穿,怕日后拿不到那些好诗了。

顾武却是不懂,只是看着这一张张的大嘴在眼前晃悠,他们的声音听得他手心痒痒,恨不得上去挨个撕烂他们的嘴。

云念却拽着他回去,气得他回家就朝着墙壁狠狠砸了两拳:“你刚才干嘛不让我收拾他们,这还不给他们惯上天了!”

原以为这云天就是嘴坏,爱占便宜,贪图名利,却没想到居然连自己的亲妹妹也嘲笑辱骂,顾武将云念看作是一家人,是护犊子得很。

看他那副嘴脸就想拽着他的头给云念好好磕几个头道歉。

云念却一点不气,反倒笑起来,和顾辞对视一眼:“要不还是相公说吧。”

“你们俩这是给我打什么哑谜呢,快说快说!”顾武等不及了。

顾辞这才解释道:“刚才念念的意思就是这些人都是牙尖嘴利的小人,以后的路万万不会长远的,而我虽然现在孤寂无功名,可是以后必定是飞天的凤凰般金贵的人,这是在骂他们呢。”

说道夸自己的部分,顾辞说话的声音都低了下去,不好意思地红了脸。

自家相公害羞的样子实在是太好看了吧!

云念忍不住在心里都尖叫了好几声了!

顾武这才恍然大悟,竖着大拇指一掌拍在云念的后背上,爽朗地大笑几声,却差点让她吐口血出来。

她咳嗽了好几声才缓过来,顾武却感受到了自家弟弟投射过来的邪恶眼神,看得他收起了笑意,乖乖地一个人坐在一边。

“相公,你一定会考取功名的,而且比他们都厉害!我相信你,顾爹爹和大哥也都相信你。”

灵动的眼睛里闪烁着光芒,比外面的月亮都还要清澈,看得顾辞心头一动。

他郑重地点点头,就算是为了这个小丫头,自己也要努力一搏,不能辜负了她的信任。

“是呀,二郎,你只管着考取功名,别的有爹爹和大哥给你撑着呢。”顾父对这话表示不能再同意了。

晚上大家都收拾洗漱着要睡了,却还有人来敲门。

云念打着哈欠开了门,竟然是百里楠。

他一溜风跑进来,看着云念嘿嘿一傻笑:“顾夫人,我是来跟您讨教讨教的。”

过了秀才,学堂的夫子要他们回去一起吃个饭,说的是庆祝,可到时候肯定是免不了要做诗的。

他绝对不能比那些傻子差,怎么也得做出一首惊人的诗来。

谄媚的模样就跟一直讨好的哈巴狗一样,就差摇尾巴了。

看他这么着急,连夜就要,云念动了个主意,伸手说道:“可以,不过这一次我要一百五十两。”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