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39章 相公的味道是甜的

那小眼神只要一看他,整颗心都碎了,顾辞无奈起身,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头,跟着她一起出去。

两个人一起站在院子里,云念有模有样的,学着乡里老夫子的样子,背着手在院子里踱步:“你跟着我学。”

她做一下,顾辞也依葫芦画瓢地做一下。

诶!不对!

云念又换了一个动作,需要手脚并用,顾辞轻轻松松地就做到了。

一套动作下来,这些对顾辞而言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

可更难的云念自己也做不出来,本想着趁此机会在顾辞面前好好表现一下,看他还敢嘲笑自己的动作。

不曾想,竟然狠狠地打了自己的脸!

果然呀!瘦子就是哪哪都好看。

云念破败地插着腰别扭地扭过脸去:“不做了不做了!”

怎么还把自己做生气了,顾辞也没拆穿她的那点小心思,放松了一下身子,觉得神清气爽多了。

他凑过去碰了碰云念因为生气而鼓起来的腮帮子,肉嘟嘟的手感可舒服了:“怎么不做了?”

“就是不想做了。”

顾辞眼珠子一转,推着她起身:“来来来,我陪你,要是你瘦了我就去镇上给你买糖葫芦。”

上次去镇上的时候,云念就一直想吃糖葫芦,眼睛都黏在那红通通的山楂上,回来的时候大娘的糖葫芦已经卖完了,嘴里念叨了好久,回来还闷闷不乐了好几日。

此刻一听到糖葫芦三个字,云念又来了精神:“那可是你说的!做做做!”

这下倒是比谁都积极。

她做了几个动作就气喘吁吁的,手臂酸得抬不起来,心气又过了:“我做不好,还是不做了。”

“我帮你。”顾辞不想打击她的热情,两手抚着她的腰,帮她稳定身子。

云念尝试着抬起一只脚,手臂延伸出去,随着腿越来越高,她整个人开始东倒西歪的,晃晃悠悠地站不稳。

晃动的她连带着顾辞也歪歪斜斜地一起晃。

“啊!啊!”云念尖叫几声,感觉到右脚脚心有些抽筋,一个不稳,倒了下去。

两人双双滚落在地,云念眼疾手快,双手禁锢着顾辞的身子,将自己翻了下去。

顾辞落在柔软的肉垫上,耳边是云念的惨叫声。

“怎么样?!”他慌里慌张地着急从地上起来,一脚踩在云念的衫裙上,又跌了下来。

扑哧!

一点水声。

云念感觉唇上压下来一个软软的东西,眼前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睛正盯着自己看,她伸出舌头舔了一下,是甜的。

顾辞的嘴上还残留着刚才的甜汤味。

但是好像比甜汤更甜。

云念觉得那白糖在自己的心里下了一场雨!甜得她心花怒放。

正想再品尝一番,可顾辞已经起身站了起来,他心急地检查着云念的身子:“怎么样?有没有摔到哪里?”

“没有。”她呆愣地摇摇头,却一把按住顾辞的肩膀,将他压在身下。

突然一下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顾辞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就感觉自己的世界忽然天旋地转。

可是今日的天好蓝。

云念的指腹轻轻描摹着他的唇线,嘟着嘴不经意地小声问道:“为什么是甜的呢?”

“相公,我的唇是什么味道的?”云念舔了舔嘴角,却没尝出个名堂来。

不公平!怎么相公的唇都是甜的,上天却不给自己呢。

她的问话看似单纯无意,却在顾辞的心里泛起了阵阵涟漪,他吞咽了两口口水,喉结上下动了动:“不,不知道。”

刚刚的一切实在是发生得太快了,顾辞完全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不过那个触感却让他有些回味,就像云念给自己的感觉一样,全身都是软软的。

那个小小的吞咽动作被云念看到了,她手指头顺着脖子往下,一直滑到了顾辞的喉结上。

另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我为什么没有呢?”

轻柔带着一点清凉的触感都让顾辞失了神,他怔怔地看着云念渐渐低下头来,一双唇重新附上来。

耳边听到她低沉的声音:“你要告诉我是什么味道哟。”

这句话更像是一种诱惑,顾辞心中有一股无名的燥火在涌动,何止是这一张唇,他甚至想要尝到更多。

两人就这样在一起厮磨,周围的声音都被他们隔绝在外面。

他认真地在品尝云念所说的味道。

是香甜的,就像她身上的气味一样,甜到人的心里去,这丫头根本就是个惯会挑拨他的小野猫。

试探性地啃咬他的唇瓣,一点没有疼痛感,反倒是痒痒的,就像是小猫用爪子在他心里抓挠一般。

就在顾辞觉得自己快控制不住的时候,忽然听到耳边一道陌生的嗓音,将他的思绪拉扯回来。

“哎呀!这光天化日的,怎么让我撞见这个!”张氏晦气地甩了甩手帕,斜着眼睛站在门口没有进来。

那声音大得巴不得是要把这周围的人都招呼过来。

顾辞赶紧推开云念从地上起来,脸颊红的不成样子。

云念睨了一眼门口的女人,对她更是厌恶了几分,好不容易吃到好吃的,居然还被打断了,她没好气地就要把张氏往外赶:“这还没到热天,怎么这么多蚊子。”

那得意得都快翘上天的张氏,被云念这话气的不轻,指着她的脑袋狠狠一点:“我看你是真的翅膀长硬了,怎么跟你老娘说话呢?!”

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死丫头还真是胳膊肘往外拐,这才嫁过来多久,倒是一点都不顾及自己这生育的恩。

她堵在门口也不走,云念撅着嘴指着顾家说:“顾家给我吃喝,给我住,我现在也已经是顾家的人,出嫁从夫,母亲这是要教我不顾廉礼吗?”

“你这死丫头嘴里说什么呢!”她在云念的胸前打了两拳,捏着她的耳朵,眼神却往两边瞅,生怕别人听到这话,“我这是有好事想到你们了才过来的,真是个白眼狼!”

“好事?你能有什么好事?”

“云天中了秀才,请你们也过去沾沾喜气,说不定来年你们家顾二郎也能中呢。”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