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45章 不准乱想

声音几不可察地能看出有几分颤抖。

为了顾家,她辛苦受累都觉得值得,可并不是为了让顾辞每一笔都跟自己算得那么清楚,只有一个理由可以解释。

顾辞从来没有把自己当作是一家人。

在他心里,顾武和顾父是他要保护的人,而自己的帮助于他而言是债!

怪不得刚才他那么急迫地拒绝了自己,怪不得他怎么都不愿意碰自己!

一瞬间,所以的事情都能解释得明白了!

胸口传来一阵抽痛,呼吸喘不过气来,眼窝子浅,一会儿的功夫又红热起来,她心里暗骂自己不争气,只不过顾辞一句话就这般伤心。

泪珠子一颗颗往下掉。

“怎么又哭了?”这两日云念哭得频繁,让顾辞略感无奈。

听在她耳朵里完完全全就是不耐烦,委屈将她的心都塞满了。

可正巧屋外顾武已经回来,提着药一点没敢耽误冲进厨房里:“我拿药回来了。”

一进屋子,他就感觉这气氛有些不对劲。

云念背对着身子,抬手囫囵地在脸上抹了一把,顾辞坐在一旁烧柴火,脸色难看不说话,听到声音念丫头才转过身来,那脸上的泪痕都没擦干净,鼻头眼眶都是红的。

“我来吧。她过去将药材接回手来,去外面的小土窑里生了火,上面放了个不大的砂锅,就蹲坐在一旁拿着把小扇子扇火,里面噼里啪啦的燃烧声吵得她的心也乱七八糟。#@$&

将药都放进去,一会儿药香气就飘出来,滚烫的水蒸气直接喷在云念的脸上,眼眶一下湿润了。

光是看她抱腿坐在一旁的样子,顾武都跟着伤心。

顾辞闷着头继续烧火,手里的扇子都快被他捏碎了秆,肩头忽然落下一拳,顾武压低了声音问:“你是不是惹念丫头生气了。”

那丫头一天没心没肺地傻乐,啥时候看过她这样暗自神伤的模样,看惯了云念的笑脸,这样子看得他真心难受。

“我没有。”顾辞停下手里的活,也看着那抹身影出神,手背被火烤得发烫。%&(&

云念进来拿碗,特意避开顾辞。

两人间的互动看得顾武别扭,他用手肘撞了撞顾辞,故意将他推向云念,示意他说两句话。

顾辞将刚才提前洗好了的碗递过去,云念视若无睹,从碗柜里拿了个白色瓷碗,自顾自地从缸子里舀了一碗水出来清洗,全程都没看过顾辞一眼。

停在空中的手略微有些尴尬的收了回来。

“念丫头怎么了?是不是二弟欺负你了,给大哥说,大哥帮你做主!”顾武看着两人费劲,率先打破了安静。

话一出口,就像是小刀在云念心口划了一道口子,委屈和不安都全部顺着口子里倾泻出来,而眼眶就是那个小口。

珍珠般的泪珠一颗颗往下落,看得顾武心酸,把屋里这两个大老爷们都给吓得一愣一愣的。

“二郎,还不快点给念丫头道歉!”也不管这事情缘由,顾武已经站在了云念这边。

顾辞扭捏着,开不了口,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将手头上的扇子握得更紧。

“刚刚相公把百里楠给他的钱都给我了,说是还给我的。”云念啜泣着将那碗筷往灶台上一放,止不住地倾诉,“我是嫁到顾家来的,相公却不把我当顾家人!”

云念一边说一边抹泪,受了奇耻大辱一般。

倒是将顾辞惊在一旁,他怎么都没想到云念竟然是在为这件事情生气,听到这般控诉却让他心里暖暖的,刚才的别扭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二郎!你这件事做得,人家念丫头嫁进来尽心尽力,你跟人家算这些,实在是寒了念丫头的心,就算是给父亲说了,也定是说你的不是!”顾武双手叉腰将云念护在身后,一边还不忘安慰她,“没事,大哥帮你骂他!”

“对,狠狠骂他!”

两人一唱一和的,更像是亲兄妹,惹得顾辞无奈摇头,认真看着云念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表明心意:“这事是我错,但无论如何在我心里,你都是我的妻。”

一句“你是我的妻”已经甜到了云念的心里,那情绪来去都快,一下就破涕为笑。

锅里的白粥咕噜咕噜地往外冒着泡,顾辞赶紧盛了一碗,云念也端着药碗随后进去:“这药伤胃的,爹爹吃过饭后再吃正好。”

顾辞按住顾父将要起的身子,坐在床边吹了吹白粥的热气,亲自一口一口地喂食。

硕大的泪珠子平白给白粥添了些咸味,还是云念眼神好:“顾爹爹这是怎么了?”

一直埋着头的顾父抬起来,手背随便一擦,打着马虎眼:“年纪大了,被这热气一热,就眼眶热。”

一家老小大早上的都围在屋子里,别的农户早就已经下地干活了,顾父心里愧疚:“一把老骨头,什么事都帮不了忙,还给你们拖了后腿。”

他想起来就觉得难受!只恨自己的身子不争气。

拳头没章法地往自己胸口上砸:“都怪我挣不了钱,害得你们母亲重病无医,现在辞儿又有出息,还得被拖累,老大到现在也还没成婚,都是我的错呀!”

顾爹爹将所有的错都揽在自己身上,捶胸顿足地涨红了脸。

顾武力气大,抓住顾父的手腕让他好好躺下:“念丫头还不容易给您熬好的药,可不能就这么让您糟蹋了。”

“顾爹爹一个人将相公和大哥抚养大,了不起的呢!”云念也竖着大拇指,一个笑甜到了顾父的心里。

“都说养儿防老,这些都是我们该做的,父亲这是说的什么话。”顾辞皱着眉头严肃地说道,“如今我和大哥有手有脚,年纪尚轻,理应让我们来照顾你的,您就好好养病,别瞎操心。”

一屋小的说着好听的话哄着姑爹将药喝下,不一会儿就沉沉睡去。

轻手轻脚地关上门,三人退出来。

顾武已经准备好了猎具,背着背篓上了山。

“相公这是要去哪里?”云念收拾好厨房出来与他撞了个正着。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