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50章 你可得争气

见她跟个没事人一样的,和刚才那个寻死觅活的人完全不像是同一个,顾辞都看傻了:“你这……”

“害,策略策略。”云念俏皮一笑,推着他往里面走。

张氏也不是第一次来闹了,都说是这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现在她好不容易巴结上云薇薇这一条线,云天也好不容易得了个秀才的名声,可不敢跟她拼。

不过就是仗着自己耍泼的这点小把戏而已,谁还能怕了她。

云念只会比她更泼妇。

三个人气冲冲地回到了云家,让大夫给云薇薇看了头上的伤,张氏肉疼地出了四两银子,眼看着到手的银子没拿到,自己还倒贴了去。

云天坐在凳子上还心有余悸:“那死丫头还真是个狠人,自己都下得去手。”

这张氏再是无赖,也绝对不敢拿自己的命开玩笑,碰着这样的疯子谁不害怕,他不禁为顾辞捏了一把汗。

“也不知道得瑟什么!”拿了钱出去的张氏心情可是不好,气愤得推搡了他两下,“你刚才可是跑的最快!”

回回只要有什么事,这云天逃跑的速度是比谁都快,一点不管这后面老娘的死活。

他嘿嘿一笑,贴过去给张氏捏着肩膀:“就那小丫头片子的能耐还能把您怎么样吗?”

嘴里就像是抹了蜜似的,随便三两句话就哄得张氏乐呵呵的。

“先不管她了,给你们在城里买的房子,可是要让你好好学习的,得来的功名是怎么回事,你自己心里最清楚,可不能再吊儿郎当了。”云薇薇不想再提今日的事情,就当是让云念先占了个便宜,以后总是会有机会要回来的,倒是这云天的状态让她有些担心。

家里的那几个哥哥弟弟的,都有父亲和自己的母亲操持着,和她关系也不算是亲近,日后就算是有什么大好的前程也跟自己扯不上关系。

她就只能将希望寄托在云天的身上。

可瞧着今天在镇上那样子,过了个乐音坊,他的眼睛都快长到人家身上去了,心思就没用在读书上。

以前就是个读书的半吊子,让她不得不担心。

身份不一样了,云薇薇说话的语气也不同了,哪里还有以前敬着她的意思,听得云天耳朵有些不舒服。

张氏私下捏了他一下,抢先一步说道:“是!我到时候跟着他一起去,肯定是把他看着,乖乖的,不惹事!”

“有母亲陪着,我心里自然是放心的。”云薇薇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也没了胃口,随便寻了个理由回房间去休息了。

“娘,不过就是知府女儿,这才过去多少时间,说话就这样高高在上的。”云天看她房门关上了,才敢出声吐槽。

“管她过去多久,反正能够给你钱花。”张氏说到这儿,又换上了一副严肃的脸,“我这可都是为了你把好话都说尽了,你这次怎么也得给我好好学!考上了才能让我享清福!”

她心里也跟个明镜似的,云薇薇到底是个女娃,以后也是要嫁人的,这知府的家产也落不到她头上,还是得靠自己。

云天眼珠子一转,笑嘻嘻地说道:“对!母亲说得有理,我铁定听话!”

此刻的顾家,也正说着科考的事。

距离下一次还有不少时间,顾辞想先暂时挣钱,抽空看看书,被顾家人一致反对。

“那云天就是块朽木,要不是这一次花了银子怎么可能能够挂个名,下一次可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可是相公你不一样。”云念真是苦口婆心,“所以一定要好好准备,下一次他落榜之日就一定是你中榜之时。”

顾父和顾武都表示支持云念。

每年的考试都瞬息万变,还是要提前准备的好。

暖黄色的烛光照射在他们三人的脸上,看得顾辞心里也暖暖的,他最后只好点点头应下来:“我准备着,却也得挣钱。”

顾父还想说什么劝说两句。

可被云念抢了先:“好,都依你。”

她明白这是顾辞的自尊心,脆弱又微小,她要好好保护着,便也没有再阻止,两人都各自退让一步。

两小两口的事情都没什么意见和分歧,这顾父也不好再说什么。

收拾着东西,几个人都准备各自回房间休息了。

云念却看到房门外有个人影掠过!

她提高了警惕,小心翼翼地弓着身子贴着墙根跟着外面影子靠近,她示意其他几个人先不要过来。

到了最矮的一堵墙前,那影子忽然就停下了脚步。

“托我上去。”

是个女人的声音,很熟悉。

云念勾唇一笑,在那墙根下面放了一根小凳子,一只胖乎乎的腿伸过来,她抬手接住。

“这边好像是要矮一点。”郑贝贝感觉自己已经落了地,冲着下面的丫鬟说道,“等会儿你们就翻过来。”

“往这边来点。”云念出声,引着她往旁边凳子的地方走,“这边有地方给你踩。”

“好嘞。”郑贝贝心情大好,回了一句。

这脚刚一碰到凳子,她这才反应过来,差点从那墙边摔下来:“啊!人!人!”

“抱紧了!”

云念看着她摇摇欲坠的样子,也跟着紧张起来。

这么肥胖的身子很难能够保持平衡,可是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那可是不得了。

郑贝贝的手背都翻出了青筋,紧张兮兮地看着她:“我,我就是想……”

想到上次云念凶巴巴的样子,她一个字也说不出,害怕被骂的样子就跟个犯错的小孩子一样。

那手心都快被勒红了,云念笑笑松了口气招手让她下来:“下来再说,等会儿摔了。”

到时候这郑员外要自己赔那可还赔不起呢。

她踩着凳子跳下来,云念已经打开了房门:“你们还不快进来把你们小姐带走。”

一看想吃的东西又是没戏,郑贝贝都快哭出来了:“就一口好不好嘛,云念就一口!”

她实在是馋得很,可怜巴巴的样子看得人都不忍心拒绝。

云念回头看了一眼顾辞,又跟白日里一样黑沉,她没有耽误赶走郑贝贝:“走走走。”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