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54章 就诊摊

这一张脸怎么看都不是能够值得信任的样子。

“真的真的,奶奶不相信就叫人去瞧瞧,就是别折腾了自己的身子。”云薇薇装得一副乖巧可爱的。

云知府看在眼里,这下心里倒还是蛮喜欢这个丫头:“就是,既然薇薇去瞧过了,自然就是好的,我也派几个人去那边打听打听。”

这毕竟当家的还是云知府,就算是老太太再想让云念回来,没有他的点头还是不行的。

老夫人这才勉强应下来,嬷嬷扶着她下去休息,云薇薇松了口气。

她就是害怕这老夫人知道云念过得不好,拿着家里的银两去接济她,到时候这云念的生活跟自己有什么分别。

她才是云府的千金,这些年自己吃的苦都要还给她!

“今日你回来也是辛苦了,早些下去休息吧,晚膳就不用过来了。”云知府破天荒地走过来小声对她说道。

没了往日的严肃,倒是多了几分的父亲的慈爱。

“是。”云薇薇心头一喜。

每日的晚宴都让她坐立难安,总是被那几房的嘲笑没有规矩,或者是被挤兑,不过去吃饭伺候着,也算是落得个清闲。

她瞧着云知府的背影,心里忍不住叹了一声。

看来日后还是得把这老夫人哄好了,父亲这一边自然也就会倾斜向自己的。

回到院子里,小翠伺候着她躺下,一边给她更衣,一边提议道:“那云念离得远远的,老夫人想过去,主君自然也是不答应的,小姐只要是不要让云念与老夫人见面,倒也是不足为惧。”

云薇薇侧目看了她一眼。

吓得小翠以为是自己说错了什么话,连忙跪地:“奴婢不该议论小姐的事情,我该掌嘴!”

“你起来。”她伸手将小翠扶起来,“你倒是个心思聪慧的,当初选了你果然是没错。”

她小步子走向床边,想着刚才小翠说的话。

瞧着云念那个自视清高的样子,估计也不会愿意委身回来求帮助,只要让她断了和知府的联系,别打着云家的主意,这人自然会在云家慢慢被淡忘的。

老夫人都多大年纪了,也不过还有个几年的光景,到时候还有谁会管一个外人的死活。

如此想来,云薇薇的心宽慰了不少,躺下便沉沉睡去了。

天还没亮透,农家都已经开始忙活起来。

云念在厨房里忙活得手忙脚乱之际,忽而是看到窗外面闪过了一道人影,这么鬼鬼祟祟的也只能是郑贝贝了。

“云念。”她不敢直接敲门,只好在院子外面叫了一声,两只手上都是满满的东西,“你给我开开门,我给你带了好东西。”

云念好奇,擦干净了手走出来,开了门,就闻到一股浓烈的药材味。

“我一大早让人去药堂里给你拿的最好的药,可补身子的。”她的眼睛却已经在往里面瞥了,只是碍于云念还在这里,脚步动了动,却没有再往里走。

昨日来的时候,看到顾父身子不好,没想到这郑贝贝就在心里记下了,也算是有心。

云念接过手里来,侧身让她进去:“饭一会儿就做好了,你进去吧。”

这些药材都不便宜,给顾父熬了吃,身子也会好得快些。

也不知道是害怕还是怎么,郑贝贝一见到顾辞,便是规规矩矩地坐在凳子上,小眼睛一瞥一瞥的,连喘气声都细微得很。

这看得云念忍不住想笑,倒是觉得这丫头挺可爱的。

早上就随便摊了点鸡蛋饼,然后用茄子炒了一个酱料出来,胜在色香味俱全,刚端出来,郑贝贝就开始忍不住流口水了。

顾武随便啃了两个馒头,就拿着猎具上了山,顾父没什么胃口,简单吃了点,喝了药又沉沉睡去。

剩下的饭菜几乎都是被郑贝贝一个人吃完的。

云念看着那碗锃亮的,都不用洗了,自己心里也很是有成就感。

吃过饭,郑贝贝也帮着收拾,一点也没有大小姐的架子。

那勤快的模样怕是这郑员外都没有见过的吧,云念忍俊不禁。

“你笑什么?”郑贝贝不解地看向她。

“想到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那样子很是嚣张跋扈。”她莞尔一笑,现在倒是觉得这姑娘其实挺可爱的。

一点也不像之前那些人说的那样,蛮横不讲理的。

郑贝贝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为了能吃到好吃的,这算什么。”

看她还一脸得意的样子,看来真的是吃货无疑了,顾辞也没有再抄录文章,而是帮着他们一起收拾。

忙活了一阵,顾辞搬了个桌子到门口:“放在这里行吗?”

“可以。”顾家的院子不算高,只要是打开了门就更是敞亮。

“这是干什么?”郑贝贝瞧着有些新鲜,围着那桌子转了一圈,“感觉就像是算命先生的摊位似的。”

“差不多。”云念把顾辞昨晚就写好的纸张放在桌子前,用两个木块压住两头。

上面赫然写着几个大字:治病抓药,童叟无欺。

这语气还果然是和这算命先生差不多。

只见云念甩开长裙,坐在主位,惊得郑贝贝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你居然会看病!”郑贝贝惊呼出声。

她上下细细打量云念!

没想到云念居然还会这么多的东西,不仅会做饭,还会看病,她再看看旁边站着顾辞,怎么看都觉得两人极其般配。

“怪不得顾辞喜欢你,你配得上的。”她不禁在心里感叹,外面的那些传言也都是不可尽信的。

这话倒是哄得云念欢喜:“等会儿给你多吃一个鸡蛋灌饼。”

正说着话,外面有人路过瞧见了牌子:“能行吗这个?”

尤其是看到这门口坐着的人竟然是个ru臭未干的小姑娘,大家都更是半信半疑。

“只要是今日进来的前三位我都免费就诊。”

云念的这一吆喝不仅没有让大家信任,反倒是让大家更害怕了,这莫不是哪个先生的学徒准备出来单干吧?

“不收钱,该不会把人治死了吧!”

一听到这话,大家顿时作鸟兽散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