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76章 招惹事端

马家的屋子里面里里外外围了一圈的人,云念跟着马氏勉强挤了进去,才靠近马泽良,便闻到了一股子的血腥味道。

“云念你快帮着看看,这还有没有的救啊。”马氏的眼泪接二连三的往下掉,一双手不住的颤抖着。

“别哭了!我都还没死呢你这是哭什么?”马泽良疼的钻心,这会听着耳边不断的哭声传来,更是觉得心烦气躁。

顾辞紧接着赶过来,默默的站在了云念的身边。

“这屋子里面人太多了。”云念看了看那马泽良肿胀的大了两圈的腿,“马大婶将这些人都请出去吧。”

马泽良伤的严重,人多眼杂,云念生怕被人察觉出来什么不对劲。

看热闹的众人们一阵唏嘘,纷纷撇着嘴巴嘀咕了两句这才走了出去。

嘈杂的屋子里总算是安静了下来,云念扫了一眼马泽良胳膊上的外伤,“家中可走止血的东西?”

马氏胡乱点点头连连答应了两声,转身去找的瞬间差点腿一软坐到地上,好在被顾辞扶了一把这才不至于摔倒。

“马大婶别着急,我定然好好给他看就是了。”说完后,云念便面色凝重的掀开了马泽良的裤腿。

肉眼可见那小腿处的骨头已经支出来一截。

云念抿着唇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马泽良,这胳膊上外伤严重,小腿又折了一截,马泽良这般大的人总不可能是自己摔得吧?

“你看什么!快点给我看病。”马泽良仰着脑袋呻吟着,见云念迟迟没有动作便低头看了一眼,二人正好对视上。

这下子不等顾辞说话,马氏便率先出言训斥了一句,“你给我客气一点!人家这是在救你的命!”

云念没好气的抬头瞥了一眼马泽良,随后便冷冷地说:“这小腿定然是断了,你还是做好心理准备吧。”

说完后,云念便亲自去院子里面找了两块大小差不多的木板,又将院子里木头桩子上的布条扯了下来。

“这腿断了得先固定上才行,伤筋动骨一百天,往后就要慢慢养着了。”云念对马氏解释道。

“好好好。”马氏心疼的抹了两把眼泪,“我相信你,你就放心大胆的治吧。”

云念应下,只抬头对着马泽良说:“忍着点。”随后便将两块木板贴着马泽良的小腿对了上去。

“啊!”

马泽良疼得大喊了一声,身上立马出了一层冷汗,“快停下快停下,我要疼死了!”

云念不为所动的继续手下的动作,马泽良疼得差点流出来了眼泪,见云念不停,便猛的挥过来了拳头。

“老子叫你停下来!你聋了不成!”

马氏惊呼一声,想要拦着,顾辞则眉头一皱,便两手伸出来将马泽良的拳头拦了下来。

“你若是愿意看就看,不愿意看自然没人逼着你。”顾辞冷冷的将马泽良的手给甩在了炕上。

云念这才不情不暖的伸出右手覆在了马泽良的小腿上。

体内力量滚滚而来,云念难得又施展了一次治疗术,马泽良这才消停了下来。

“亏你还是会看病,怎么给我治腿这么疼!?”马泽良感觉疼痛缓解了一点,便又有开始在云念的身上打量。

直到看见云念手法伶俐的用布条在自己的腿上打了个蝴蝶结,便咬着牙彻底忍不住了。

“你给我看病,能不能保证我这腿好了之后与往常无异?!”

“不能。”云念摇摇头,且不说自己心里有没有把握,这马泽良无论如何也要长长教训才行。

若不然往后还不知道要惹出来什么滔天大祸。

此话一出,再加上云念那云淡风轻的样子,马泽良脸色骤然一变,指着云念的鼻子便开始骂人。

“庸医!不能保证我完好如初你给我瞎治什么?赶紧给我换人!把陈大夫给我找过来。”

云念和顾辞面无表情的看着马泽良作妖,眼中的鄙夷之色挡都挡不住。

“儿啊,你就别闹了,家中哪里还有银子给你看病请郎中了?若不是云念心肠好……”马氏说着便又掉了眼泪。

云念看得揪心,只觉得心疼这马氏养出来了一个混账儿子。

“旁人家的儿子都早早的帮着家里分担重任了,最不济的还知道每日下地干农活,你这样的当真是十里八村少有。”

马泽良眼睛一瞪想要反驳,顾辞却又抢先开了口。

“念念说的有理,你都已经老大不小,总该找到一个贴补家用的活计了,若是但凡争气一点,也不至于眼下连郎中都请不起。”

夫妻两个借此机会一唱一和的开始教训马泽良,马氏则在旁边听得不停掉眼泪。

“他从小被我惯坏了,都怪我这个当娘的,你们两个千万别和他计较。”

夫妻两个闻言纷纷叹了口气,心中不由得感叹了一句果然是可怜天下父母心,于是云念要了纸笔写下了一副药方。

“按照这药方子去陈大夫那里抓药,日日都吃就好了,不过恐怕是要在家中好好休养一段时间。”

马氏连连点头应下来又瞪了马泽良一眼,这才送着二人出去。

院子里,马氏从袖子掏出来了三十文银子,面上有些不好意思,“我家这情况你们也知道,这钱你们收着,千万别嫌弃少了。”

夫妻两个对视一眼,云念连忙将银子又推回去了马氏的手中,“邻里邻居的还说这个做什么?”

顾辞跟着点头,往屋子里面看了一眼后又小声提醒马氏,“马婶子有这个功夫,还不如回去好好问问他这一身的伤是哪来的,我看着不像是寻常的摔伤。”

闻言马氏心中一惊,“这……这挨千刀的不会是在外面招惹了什么不该招惹的人了吧。”

“若是只断了条腿便罢了,只怕后面还有旁的麻烦。”

那是心颤着后退了两步,夫妻两个都不再多说,坚持拒绝了那银子后便回去了自己家中,马氏则忙不迭的回去质问马泽良。

奈何马泽良却一个字都不肯多说。

“我都跟你说了是摔的是摔的!你有这个功夫不如赶紧去陈大夫那里抓了药回来!”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