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77章 剁了你的手!

云念和顾辞前脚才进去了屋子里面,后脚就听见隔壁屋子两个吵了起来,云念不由得一阵摇头。

“平日里马婶子为人不错,偏偏有这么一个不争气的儿子,着实是叫人心疼。”

顾辞对此也是叹了口气,眼下心疼已是无用,马泽良这般任性妄为蛮不讲理已经拉不回来了。

“好在这人已经断了腿,起码能安生几个月了。”顾辞道。

云念跟着抿抿唇不知此事是好是坏,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便又听到隔壁马婶子一声叫喊。

“你们都是什么人!”

夫妻两个皆是一愣,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反应,马婶子便崩溃大哭了起来,“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云念来不及多想拔腿就跑出了屋子,顾辞紧随其后,心中则是一惊,没想到这些人居然来的这么快。

二人到了隔壁,只见原本还算是井然有序的小院已经被砸的一片狼藉,就连院子里的篱笆都被人给拔了起来。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啊!就算是死,我老婆子也得死的明明白白!”马婶子的哭声又从屋子里传了出来。

夫妻俩抿着唇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只见几个彪形大汉已经将母子两个围在了一起,其中一人手中还拿着菜刀。

“我们是什么人?”其中一人冷哼着反问了一句,二话不说就抓着马泽良的头发将其按倒在炕上。

“你问问你这个好儿子,想必他应该比谁都清楚!”

马泽良疼的滋哇乱叫却又动不得,只能没骨气的人不求饶:“大爷我知错了,我真的知错了!那银子我一定想法子送回去!”

众人一听,这才得知原来马泽良这是在外面欠了钱,眼下这些彪形大汉想来是追债的。

“你个该死的东西,你到底在外面欠了多少钱?”马氏气急了也冲着马泽良的屁股踢了一脚泄愤。

马泽良这会也不喊疼了,只眼神飘忽着支支吾吾了半天。

“大爷,你放了他吧,我养了这不成器的儿子,就算是砸锅卖铁也会把银子还给给你们的。”

气虽气,可眼下看着自己的儿子被人揪在手里面,马氏还是于心不忍。

那拿着菜刀的男子斜眼瞪了瞪马泽良,又上下将这屋子打量了一眼,从鼻子里发出了一声轻笑。

“他欠了我们家主子一百两银子,别说是砸锅卖铁了,就算是把你这个老货卖了恐怕都不够!”

马氏一听一百两银子便腿软瘫坐在了地上,耳边只一直回荡着一百两银子这几个字,剩下的话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

门外的云念和顾辞震惊之余连忙走了进去,生怕马氏会一时想不开干什么傻事。

“马婶子。”

马氏六神无主的坐在地上,听到云念的动静,这才呆愣愣的转过头,一对视上便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一百两银子,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银子啊!”

云念将马氏从地上扶起来轻声安慰,顾辞则冷着脸询问马泽良:“你一个乡下的浑小子,究竟干了什么竟然欠下这么多银子?!”

平日里这马泽良看着吊儿郎当的,本以为只是个窝里横,没想到竟然还是个胆大包天的。

“我……我……”马泽良低着头说不出来个所以然,这支支吾吾的模样倒是害得自己又凭白挨了一下。

“怎么,偷东西的时候好意思,这会子竟然没脸说了!?”

“这小子胆大包天,偷东西竟然偷到我们府上去了,被人发现后又毛手毛脚的打碎了花瓶!赶紧还钱!”

三人谁也没想到这马泽良会这般行事,马氏气得身子不住的颤抖,只能坐在一旁捶足顿胸。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若是不还,便拿你的一只手来抵债!”说着,那男子便将菜刀抵在了马泽良的手腕上。

见此,马泽良彻底没有了主意,拼命挣脱挣不开,便只能哭喊着将主意打到了顾辞的身上。

“你家银子多,你救救我救救我!往后我还给你就是了,我不能真的没有手啊!”

顾辞犹豫着看了看云念,不免有些拿不定主意。

门外,顾父和顾武一同回家,走到门口时正好听见马泽良撕心裂肺的喊着顾辞的名字,便纳闷的走了进来。

一进门便看到马泽良被人擒着,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

“这是怎的了,竟弄出来这么大的阵仗。”顾父惊呼一声,连忙走到了顾辞和云念的身边。

这几人凶神恶煞,只看着就知道不是什么善茬。

“顾大伯,你可是看着我长大的,眼下我遇了难关你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不管啊。”马泽良知道顾父是个心软的,眼泪掉的越发的厉害了。

“这这……”顾父在屋子里看了一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出了什么天大的事还用得上舞刀弄qiang的。”

顾辞叹了口气,这才说:“这马泽良在外面偷东西,弄坏了人家一百两的花瓶,这会人家来要债呢。”

顾父张着嘴一时说不出话来,这倒是自己怎么也没想到的。

“顾大伯,我已经知错了我往后再也不敢了,求求你借我银子救我一条贱命吧。”若不是被人按着脑袋,马泽良恨不得过来抱住顾父的大腿。

那几个彪形大汉则狐疑的打量了一眼这穿着朴素的老头,不相信这一百两银子真的能拿出来。

顾父知道自家多多少少有些银子,可究竟多少却有些没底,况且这银子一直都在云念的手里……

云念低头照顾靠在自己怀里的马氏,虽是不愿意,却也感受到了顾父的眼神。

“顾爹爹。”云念纠结了片刻后开了口,“这马泽良言而无信,一百两不是小数目,万一他出尔反尔咱们找谁算账去?”

两家终究是有些情分在的,总不能到时候也拿着菜刀杀上门来。

“我还!我一定还!”不等顾父开口呢,马泽良就竖起来另一只手发誓,“我若是不还的话,就让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坐在凳子上沉默着的马氏也抬头看了看云念,眼中乞求之意不要太过明显。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