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78章 野兔子抵债

云念一时间有些难做,若是马泽良品行良好,自己借了便借了,可偏偏这人是个混账无赖。

“相公。”云念弱弱的凑到顾辞身边,“这可如何是好?一百两银子不是小数目,万一马泽良以后耍赖不还怎么办?”

顾辞看了马泽良一眼,倒是真有些不敢保证。

“哼,看你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人家连银子都不敢借给你。”拿着菜刀的大汉在一旁冷嘲热讽了一句。

“快点!拿不出来银子就让我们砍了一只手!”

马泽良吓得啊啊大叫,汗珠立马就从脑门上流了下来,只能苦苦哀求着云念和顾辞。

“求求你们两个了,往后你们俩就是我的再生父母,我以后必定好好赚钱还给给你们,求你们救救我吧。”

马氏坐在旁边也是心急如焚,但又自知自己这个儿子平日里不是东西,没少挤兑这夫妻两个。

求人的话到了嘴边却又只能咽了下去。

那持刀的大汉也没有了耐心,菜刀眼看着就要将马泽良的肉皮割开了,云念这才没了法子终于松口。

“借给你银子也不是不行,你要立了字据,往后若是敢不还,就休怪我们不顾及多年邻里的情分了。”

顾武听着这话点点头,如此一来就不怕到时候马泽良耍赖了。

“我签我签,你让我干什么我都愿意!”马泽良的脑袋点的宛如小鸡啄米一般,总算是保住了自己这手了。

“相公看着他立下字据吧。”云念叮嘱了一句,又转头冲几个大汉说:“我这就回去家中拿银子,马泽良这只手能否保住了?”

那大汉闻言乐呵呵的收起来了菜刀,“咱们都是小门小户的人,谁愿意见这种糟心的血腥事?有银子自然是最好的。”

得了准话,云念这才放心的回去了自家,直奔着自己屋子。

“好在平日里花钱没有大手大脚,如若不然这会恐怕还真的只能干看热闹了。”云念嘀咕了一句,便收了收裙摆蹲到了地上。

又在床榻底下好一阵摸索,半晌狗终于摸出来了一袋子沉甸甸的银子。

“可怜了我的银子了。”云念依依不舍的亲了那银子一口,便起身快步去了马家。

“大哥,快出来帮我一下。”云念走到门口后便扯着嗓子喊了一声,“这银子实在是太重了。”

屋子里的人都闻声往外面看了过去,顾武则快步跑到了院子里,见云念抱着那么多银子也是大吃了一惊。

“弟……弟妹,这么多银子都是咱们家的?”

云念点点头,一股脑的将银子塞到顾武的手中后便连忙甩了甩胳膊,“当真是沉死我了。”

“你哪来的这么多银子?”二人一边往屋子里走顾武一边追问,直到进了屋里,眼中的震惊之色都没有收起来。

“爹,这都是咱们家的银子。”顾武将银子放在桌上一阵目瞪口呆,自己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银子。

顾父心中同样一惊,不过却只满意地看了一眼云念和顾辞,便收回来了目光。

“银子都已经送过来了,诸位清点一下吧。”云念道。

那几个彪形大汉打量了云念一眼后便开始认认真真的数银子,马氏则连忙将马泽良扶了起来。

“还不赶紧给你顾大伯一家子道谢!”马氏也不再心慈手软,当众便狠狠的戳了两下马泽良的脑门。

“往后你若是恩将仇报,我就再没有你这个儿子!”

马泽良犹犹豫豫的抬头看了看顾家的几人,半晌后才用蚊子大的声音道了个谢。

云念摆摆手不愿意与马泽良浪费口舌,另一边那几人数完银子后则大手一挥,“你这银子不对劲,这才九十七两,还差三两难不成让我们弟兄几个给你补上?”

几人面面相觑,云念也眨了眨眼,这已经是自家能拿出来的最多了。

“还差三两!赶紧拿出来!”

“这……”顾父上下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别说是三两了,就连三文钱都没有,“这可如何是好。”

众人一筹莫展,马氏则窘迫的低着脑袋暗恨自己没有,关键时刻竟然连区区三两银子都拿不出来。

“若是没有也无妨,那我们就带走这小子的一根手指头吧。”大汉倒也好说话,稍加思索一番便又给了解决方法。

“别别别。”马泽良急得用仅剩的一条好腿缩到了最里面,“就剩三两银子了,帮人帮到底你们想想法子啊!”

众人的目光又落在云念和顾辞的身上,二人皆是摇了摇头,这会子是真的口袋空空了。

“若不然这样吧!我今日上山打回来了几只野兔子,左右都是吃得玩意,不如就用那些野兔子抵债如何?”顾武灵机一动问道。

谁料那大汉却不屑的摆摆手,“老子要你那野兔子干什么?山珍海味我们府上有的是!”

“就是,谁稀罕你的几只破兔子。”

顾武被呛的无话可说,只能抿抿唇站到了后面。

“几位大哥说的是,可野兔子就算是没用,好歹也是个野味,镇上的富家老爷们吃得少,兴许吃吃就喜欢上了呢?拿回去一根手指头不能吃便罢了,怕是还会污了贵人的眼。”云念思虑一番后说道。

“弟妹说的对,你们别小瞧了野兔子,若是拿出去卖的话,我还能卖个好价钱呢!”顾武连忙跟着附和。

那几个大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商量了一番,最终还是觉得云念说的有道理,便只好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下来。

“如此也好,那你便赶紧将兔子拿来,我们也好回去交差。”

“那兔子就在院子里。”顾武一边说着一边将兔子绑在一起收拾好,生怕一会又要横生枝节。

“今日算你命大,往后若是再敢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我们定然直接把你告到官府上去,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大汉说完后扛起来银子便出了门,马氏和马泽良这才狠狠的松了一口气,母子两人纷纷瘫软在了炕上。

“你不争气也就算了,现如今还做种事情,今日若不是有云念,我看你这只手如何能保得住!”马氏恨铁不成钢,抄起来顺手的东西便狠狠打在了马泽良的背上。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