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80章 看病

马泽良嘴角一抽,下意识的便看了看还被绑着蝴蝶结的腿,恨不得让自己一头昏过去算了。

“怎么?你要是不愿意,就即刻拿出来一百两银子,到时候我们自然会找人翻新。”顾武没好气的怼道。

马泽良自知自己理亏,只好认命的点点头,紧接着便又叹了口气。

本就火气大的顾武听着这叹气的声音,越发觉得气不打一出来,直接就躬着身子凑到马泽良的面前。

“你叹气是什么意思?要不是你游手好闲的,至于还要我们家借给你银子?现如今倒是好意思叹气了。”

“顾武大哥……我没那个意思”马泽良无奈的解释,谁让自己这会子亏欠了人家呢,“等我的腿好了第一时间就过去。”

“算你识相!”顾武恶狠狠的瞪了马泽良一眼,又举起来拳头比划了一番,“若是敢耍花招,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马泽良下意识的捂着脸应了下来,顾武这才心满意足的回去了家中。

顾辞和云念坐在桌前商量着翻新房子的事宜,又大概画出来了个草图,一切都准备就绪后,云念便杵着下巴若有所思。

“你说这都已经多长时间了,百里楠怎么还不过来买诗词啊?”

瞧着云念那小财迷的样子,顾辞默默地在心里替百里楠捏了一把汗,这些日子云念可是在百里楠手里要了不少的银子了。

不过却也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那百里楠若是没有了自家的诗词,恐怕还真是难以立足。

“急什么,该来的总会来的。”顾辞说着,话音刚落,村子里的陈大夫便着急忙慌的跑了进来。

“老二媳妇呢,云念呢?!”

云念莫名其妙的被点名,连忙的就站了起来,只见陈大夫气喘吁吁的,脚上的鞋都快要跑飞了。

“气喘吁吁的这是发生了什么事了?”顾辞拉着陈大夫坐下来,又倒了杯水递了过去。

陈大夫喝了口水后这才缓过来了一口气,“百里楠和钟驰春出事了,这会子危在旦夕,镇上的两个大夫都束手无策,你快点跟我去看看吧!”

屋子外的顾武一听说百里楠出了事,当即就兴奋的凑了过来,“百里楠那个王八蛋出事了?究竟是怎么回事啊?老天开眼了不成!”

陈大夫听着这话无奈扶额,不过知道两家之间的恩恩怨怨,便也没有多说什么。

“百里楠和钟驰春一时兴起出去骑马游玩,结果马儿不知道怎么受了惊,将二人活生生的从马背上摔了下来,这会都奄奄一息了。”

一听说还有钟驰春,顾武这才收起来了幸灾乐祸的表情,“那钟驰春可是钟驰楠大哥家的小儿子,是咱们的财神爷啊。”

顾辞和云念则对视一眼,这现成的银子不就是来了吗?

“哎呀来不及多说了。”陈大夫拉着云念就起了身,“你医术高明,比镇上那两个自命不凡的好多了,赶紧跟我去看看吧!”

云念夫妻两个跟着陈大夫坐着牛车,一路便去了镇上的益民堂,才下了牛车就看到大堂里面围了几圈的人。

“快快快,赶紧闪开!”陈大夫动作连利的带着二人钻进去了人群之中,“老二媳妇你看看,他们两个还有救没救了?”

陈大夫的话音一落,原本嘈杂的屋子便瞬间安静了下来,不过目光落在云念身上之时,不过转瞬间便又开始炸了锅似的热闹了起来。

“陈大夫,这就是你说的那个能妙手回春的郎中?”益民堂的方大夫一脸费解的看着云念,实在是不敢相信。

回春堂的林大夫则不屑的冷哼了一声,自己都治不了的人,这么一个二十郎当岁,还涉世未深的黄毛丫头就能有法子了?

“简直是荒唐!”林大夫气得直接甩了甩衣袖,“老夫从宫里呆过那么久,什么疑难杂症没看过?这人根本就救不活了!”

云念闷声站在陈大夫的身边没有吭声,一双大眼睛默默的在百里楠和钟驰春的身上打量了许久。

这百里楠的伤势显然还要比钟驰春严重一些,已经到了气若游丝的地步了,若是不尽快医治,恐怕真是天皇老子来了也没办法。

“二位,既然你们都束手无策,何不让这位试试?若是真的看好了也是做了一桩大好事了。”陈大夫坚持相信云念。

想当初顾武和顾辞可都是被云念治好的,而且那两人的恢复速度快的让自己都咂舌震惊。

“这ru臭未干的黄毛丫头,就算是老夫让她试试,她有这个胆量吗?若是人死了,是算她的还是算益民堂的?”

林大夫三两句话就将自己摘得干干净净,方大夫气得伸着手指头大骂:“别以为你就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了!”

镇上的这两个大夫谁也不服谁,若今日不是为了治病救人,恐怕这辈子都不会凑到一起,眼看着就要吹胡子瞪眼睛的吵起来了。

钟驰楠在一旁眉头紧锁,思虑了片刻后便还是决定将希望寄托在云念的身上,“顾公子的夫人还会医术?”

云念心中盘算着如何开口,陈大夫却抢了先,“老哥,我还能骗你不成?当时顾家的兄弟两个命悬一线都是云念救回来的,与其在这里耽误功夫,你还不如让她赶紧试试吧!”

“罢了,既然顾夫人身怀绝技,我便信你!放心大胆的医治就好。”话虽是这么说,但钟驰楠心中却没抱什么希望。

只想着没得办法了,只能碰碰运气。

“既然你信得过我,我便试试。”云念的声音不大不小,但却正好落到了众人的耳朵里,声音虽轻却极其坚定。

林大夫甩着袖子退到了一旁,轻声嘟囔了一句:“简直是自不量力!”

云念聚精会神的调动着体内的力量,根本就没有心思管这二人,“相公帮我将这二人的衣裳揭开一些,我要检查伤势。”

话音落,众人一阵惊呼,更有甚者直接发出一阵调笑。

“这年轻的女郎中看病方式还真是与众不同,竟然当众就要看男子的赤身luo体,也不知道害臊。”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