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87章 顾辞质问

马泽良瞧着自己被绑着蝴蝶结的小腿,不由苦笑一声,若是自己有点出息,也就不至于在这里任由顾武奚落了。

“我自然能了。”马泽良垂头丧气的回了一句,可光嘴说有什么用?伤筋动骨一百天,一个搞不好,往后自己这条腿可能都要残废了。

马氏听着这话不由得黯然落泪,“好好好,你只要有这番心意就好,往后那混账事情可不能再做了。”

云念盯着马泽良细细看了一会,直到捕捉到了眼中的悔意,这才放心了下来,当场便又大步流星的走回了顾辞身边。

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下,在顾辞的头上轻轻拽下来了一根黑发。

“念丫头,你这是干什么啊?”顾父有些不解,今日实在是有些看不懂云念的行为了。

云念神秘一笑,三两下便将头发缠绕在了自己的手指上当作简易戒指,前两日自己粗心,竟将上次的头发给弄丢了。

“今日你说的好在场之人都可以做见证,往后若是有违此话,我就直接将你另一条腿给打断了!”

云念恶狠狠的挥了挥自己的粗胳膊,还没等马泽良反应过来呢,便直接将手覆在可马泽良的小腿受伤之处。

体内力量滚滚而来,马泽良一脸蒙的站在原地,直到云念收了手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试试吧,感觉有没有好一些了?”云念含笑问。

院子里的人一个个的都凑了过来,马泽良将信将疑的动了动腿,面上随即便闪过一丝惊喜。

“不那么疼了!”

尝到了甜头,马泽良又大着胆子踩在地上走了两圈,虽多多少少还有些痛意,但却好的差不多了。

“云念,你当真是神了!”马泽良满眼震惊的看着云念说了一句,若不是云念拦着,都要撒欢在院子里跑起来了。

“老二……”梁大伯惊讶的目瞪口呆,自己这辈子都没有见过如此神奇的郎中,只随便摸了摸便能让人痊愈。

“你这媳妇找的真神了!”

众人围着云念问东问西,只有顾辞一人冷眼站在院子里,面色比方才凝重了许多,片刻后,便挤进人群将云念拉到了自己身边。

“兔子已经好了,大家赶紧去吃饭吧,若是凉了就不是那个滋味了。”

“对对对。”顾父跟着应和,连忙招呼着众人进了屋子,顾辞则面无表情的带着云念回去了二人的房间。

“相公,你这是怎么了?”

云念怯生生地询问着,瞧着顾辞这会的角色未免有些吓人,“是不是身子有些不舒服?我帮你看看。”

说着,云念便伸出了手,不过却被顾辞直接抓住。

“你方才用的是什么法子?为何手上系着我的头发,就能轻轻松松的将马泽良的腿伤治好了?”

云念被顾辞严肃的模样吓到,挣扎着想要抽回手,却奈何顾辞丝毫没有想要松开的意思,一时间云念有些心惊肉跳。

难不成自己的身份被发现了?可自己从来没有露出过马脚啊!

“快些实话实说。”一起过了这么多日子,顾辞早就看透了云念的一举一动,瞧着云念这会眼神飘忽不定,便笃定一定还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

“我……”云念知道此事瞒不下去了,便咬咬牙随便扯了个理由,“我被卖过来的时候危在旦夕,梦里梦到了一个神仙爷爷,教了我治病救人的神力。”

顾辞闻言挑挑眉,不免觉得有些荒谬,可是云念的神奇操作除此之外却没有其他的好解释了。

“那为何需要我的头发?”

“因为你我二人是结发夫妻啊。”云念理所当然的回道,“这神力也不是可以随随便便施展的,我试了许多东西,只有你的头发做媒介才最有效果。”

说完后,云念便低下了头,心中有些没底,生怕自己会被顾辞当作怪物一般对待。

“我只能救人不能害人的。”

顾辞拉着云念的力道松了松,但想想方才在院子里的一幕还是觉得危险,于是便不放心的叮嘱。

“往后你这神力可不许随随便便显露在外人面前了,切忌不能再像今日这样鲁莽行事,否则以后还不知道会因此生出来什么事端。”

云念闷闷的点点头一言不发,听着顾辞这严厉的语气,以为顾辞是生了自己的气,当下连个大气都不敢喘。

“今日院子里本就人多,好在梁大伯一家都是老实人,若是此事传到有心人的耳朵里,还不知道要怎么说呢。”

顾辞苦口婆心的劝告着,洋洋洒洒的说了许多后,这才发现云念闷不吭声。

“怎么了?”

顾辞的语气放缓了下来,云念这才敢委屈巴巴的抬起来了脑袋。

昔日里繁星闪烁的眸子里充满了雾气,眼眶也跟着微红起来,顾辞这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是方才太着急了。

于是便连忙轻声安慰。

“方才是我一时冲动,这才语气重了一些,我是瞧你心无城府的样子有些着急,外面人多眼杂,你怎可随意展现自己的神力?”

云念眨眨眼破涕为笑,“相公没有生我的气?我还以为你生气不喜我了。”

“怎么会?”顾辞没忍住在云念的头顶上揉了两下,“马泽良本就不是什么纯良之辈,谁知道他是不是真心悔过的?我是怕外人把你当成什么世间少有的怪物。”

说完后,顾辞看着云念似懂非懂的样子摇摇头,又列举了许多好心没好报的例子,故意夸大其词的讲了好一通。

直到吓得云念面露恐惧了,这才肯作罢。

“往后我定然不轻易给人治病了。”云念瑟缩在顾辞的肩头保证道。

见到这效果,顾辞脑子的点了点头,随即又想起来什么似的追问:“那你究竟会不会医术?”

云念歪着脑袋,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

“镇上的方大夫邀请你到医馆,不如你就过去吧?上次你救了百里楠和钟驰春,即便是说自己不会医术,恐怕也没人相信了。”

“相公是想让我去医馆治病救人?”云念反问。

顾辞无奈的深呼吸了一口气,又伸出食指放在云念的脑门上轻戳了一下,“是让你去学习一下医术,以后好掩人耳目!”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