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91章 郑贝贝哭

山上绿草成阴,比家中凉快了不少,听着不绝于耳的鸟语和萦绕在鼻尖的花香,只觉得一阵阵神清气爽。

“还是山上舒坦。”

云念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便开始专心找草药,没一会的功夫提过来的小篮子便装的差不多了。

“想来应该够喝几天了吧。”云念随手摘了几片薄荷,放在鼻尖闻了两下,慢慢悠悠的便准备下山去。

结果路过泉水旁时,却听见一阵女子抽泣的声音。

云念的脚步戛然而止,生怕有人一时想不开做出来什么傻事,便连忙垫着脚尖蹑手蹑脚的闻声寻了过去。

没想到凑近一看,竟然是郑贝贝蹲在河边,哭得稀里哗啦撕心裂肺。

“这是怎么了。”云念纳闷的皱皱眉头,郑贝贝是家中独女,即便是说郑家的掌上明珠也不为过。

想来定然是没人敢欺负到郑贝贝的头上去才对。

云念想要上前询问,但又怕自己贸然上前会将郑贝贝吓一跳,万般无奈下便躲在树后观察了半天。

直到郑贝贝的哭声越来越小了,云念这才松了一口气,提着自己的小篮子准备回家,结果转身的功夫却粗心的踩断了两根树枝。

“谁在那!”郑贝贝吓了一跳,用帕子半挡着脸转过身来,一看那定在原地的背影就知道是云念了。

“好啊你!在山上碰到我独自一人伤心难过,竟然也不知道过来安慰安慰,还想偷偷溜走。”

郑贝贝撅着嘴踢开了脚边的石子,知道是云念后也放着了下来,一屁股便直接坐在了草地上。

云念苦恼的瞪了瞪自己不争气的脚,只好讪讪的转过身也跟着郑贝贝坐了下来。

河水潺潺流过,映着二人的脸庞,云念这才看清楚了郑贝贝哭得鼻子眼睛通红的可怜样子。

“郑家的大小姐,什么人把你欺负成了这样?你跟我说,我去帮你讨回公道来!”

郑贝贝埋怨的斜睨了云念一眼,心中多多少少还有些生气方才的事情。

“亏我还将你当成为数不多的好友,这会子你倒是好,看见我哭了居然想自己溜走,真是不仗义!竟然也不知道过来问问我为何难过。”

云念欲哭无泪,当真是亏了自己方才的一片苦心。

“好了好了,此事是我的不对还不成?”云念只好顺着郑贝贝的话说了下去,“你快说说,究竟是什么人把你惹的崩溃大哭了。”

提起这话郑贝贝的眼泪便像是决了堤似的流下,“还不是我爹,前些日子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个浑小子,想让他做我的上门女婿,我没看上他,结果……结果就……”

云念心中一紧,巴巴的等着郑贝贝继续往下说。

郑贝贝委屈巴巴的看了一眼云念,嗷地一声便又崩溃大哭了起来,“他竟然嫌弃我胖,说我是个脑满肠肥的死胖子,这辈子都嫁不出去,还说看着我就恶心,更不用说是娶回家了。”

云念闻言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与自己想的不是一回事,若不然自己还真是束手无策了。

“别哭,不就是胖吗,你减肥不就好了?哭能有什么用,你现在下定决心减肥的话还来得及,无非就是管住嘴迈开腿罢了。”

郑贝贝埋头痛哭,肩膀也不住的颤抖着,听到这话后还特意捯了口气抬头反驳:“你说的轻巧,减肥哪里是用嘴说说就能减下来的!”

云念难得有耐心的用帕子将郑贝贝的眼泪擦干,随后便一本正经的站起来转了两圈。

“减肥有什么难的?我之前跟你一样胖,你看看我现在,不是已经瘦了很多了?总归能瘦下来的。”

郑贝贝抽泣了两声后这才定睛打量了起来云念,果真是一段时间不见,已经都快要比自己瘦两圈了。

这会自己的大腿几乎和云念的腰差不多粗。

“你是如何做到的?!”郑贝贝眼睛一亮,直接抓住云念的手苦苦哀求减肥的法子,将云念当作了自己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云念都瘦下来了,自己定然也可以!到时候自己定要美美的出现在那男子面前!叫他悔都没地方悔去!

“你就帮帮我吧,若不然我这辈子恐怕真的嫁不出去了,你都已经有了顾辞了,总不能真的对我坐视不管啊。”

云念抽了抽嘴角,显然没想到郑贝贝的反应会这般大,眼下就差坐地上抱着自己的大腿了。

看着郑贝贝那还泛着红的眸子,云念不免有些于心不忍,“好好好,我答应你就是了!”

得了这话,郑贝贝立马破涕为笑,一扫方才的阴霾,还信心十足的竖起来几根手指头保证。

“这期间我定然好好听你的话,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若是我真的瘦下来,定然好好答谢你!”

云念满意郑贝贝的决心,低头看看自己手中的草药,心中立马就有了法子,二话不说就带着郑贝贝回了家。

一路上,郑贝贝打了鸡血似的兴奋不已,拉着云念的胳膊滔滔不绝的说个没完:“云念,你当真是好运气,前些日子那么胖的时候还能找到一个好相公,不像我一样只能被人嫌弃,我爹听说我这辈子嫁不出去,差点没两眼一黑昏倒过去。”

郑贝贝幽怨的眼神逗笑了云念,云念轻咳两声后便恢复了方才一本正经的模样,“此言差矣!即便是相公不嫌弃我,我这不也是减肥了?母为悦己者容没错,可若是一直这么胖下去恐怕身子都要出问题了。”

郑贝贝闻言眉头轻皱了两下,只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便跟着云念回去了顾家,才走到山脚下便已经累的气喘吁吁了。

“你瞧你。”云念嫌弃的摇摇头,“若是再不减肥,恐怕你从你家到我家这么点子路,都要歇上三歇了。”

说完后,云念便自顾自的提着篮子大步流星的往前走去,心中盘算着一会回去给顾辞显摆一番自己采回来的草药。

郑贝贝见此只好硬着头皮跟了上去,额前的碎发也黏在了额头上。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