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93章 气

云念听出来了顾辞话里话外的意思,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那日顾辞叮嘱自己的话,不由心虚的吐了吐舌头。

拿了新戒指,一时手痒没忍住。

“马泽良年轻身子骨好,恢复的也快,再加上每日汤药的功劳,好得快也是正常的。”云念连忙跟着打马虎眼。

“云念小小年纪哪里来的那么好的医术,若是再这么夸下去,往后还不知道要养成什么不知天高地厚的性子,今日之事,还望诸位……”

梁家大伯率先会意,连忙跟着点了点头,“我们知道,心中都有数!”

顾辞的面色这才好看了一点,趁人不注意瞪了云念一眼后便进去了屋子里。

“往后你可要多加小心!别再让我费心费力了!”云念心中一阵叫苦连天,叮嘱了马泽良一眼后便想跟着进屋。

结果又听见郑贝贝仰天长叹了一声,将手中的铁锹也扔在了地上,“我不干了,云念!你是不是趁机想要戏耍我啊!”

云念无力扶额,自己还着急着想要进去哄自己的宝贝相公呢,这郑贝贝干活干的好好的又来给自己找事。

顾父闻声走过来心疼的捡起来了自己的铁锹,瞧瞧郑贝贝满头大汗的模样也是一阵的纳闷。

“你在自己家里养尊处优的干什么不好,怎么还跑到我家里来干活来了?”

郑贝贝张嘴就差点将自己的伤心事说出来,结果看看院子里这么多人,只幽怨的盯着云念跺了跺脚。

“减肥也没听说过要干活减肥的!”

云念双手环臂打量了郑贝贝一眼,一心只惦记着屋子里的顾辞自然没什么好态度。

“想当初我减肥的时候每日早上都围着院子跑上好几圈,不仅如此,平日里吃饭更是一直节制着的。”

顾父和顾武听到这里明白了,立马作证点点头。

“你若是觉得我在戏耍你,那你还是另谋别的法子去吧。”云念没好气的说了一句,郑贝贝干了这么一点子活。

都不知道已经歇了多少次了。

“我……”见云念真的生了气,郑贝贝嘟囔一声后又不情不愿的拿过来了铁锹,“我干就是了,不就是抱怨了一句吗。”

顾父看得一头雾水,“念丫头,到底是怎么回事?这郑贝贝减肥怎么还减到咱们家来了,回去自己家不是一样的?”

“郑贝贝可是郑家的掌上明珠,郑老爷哪里舍得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吃这种苦,她这是下定决心了想要我帮她减肥呢。”云念耐着性子解释了一句。

院子里的人们闻言恍然大悟似的点点头,都将手里头不重的活留给了郑贝贝,云念则忙不迭的跑进了屋子里。

果然,进门便看见顾辞面无表情的坐在书桌前,俨然是已经在等着自己了。

“相公今日怎么没有看书啊。”云念讪笑一声迈着小碎步凑了过去,“郑贝贝方才耍性子,我这才来晚了一点。”

“是吗?”顾辞阴阳怪气的哼了一声,“别人的事你倒是上心得厉害,偏偏自己的事情却一点都不在意!”

云念面上的笑意戛然而止,撅着嘴巴便一脸的跑到了顾辞的身边,“相公叮嘱的话我都记在心上呢,不敢忘。”

顾辞冷着脸看了云念一眼没说话,仿佛是在提醒她方才的事。

“相公,我知错了!往后再也不随便出风头了!”

云念拉着顾辞的衣角撒娇耍赖着,见顾辞不为所动,又凑上去狠狠的在其脸颊上亲了一口。

“你……”

顾辞轻咳一声故意做出一副严肃的模样,心中却是拿云念一点法子都没有。

云念发挥厚脸皮的精神在屋子里软磨硬泡着顾辞,院子里,梁家老大却是一阵狐疑。

“爹,我怎么觉得方才咱们夸奖云念医术厉害,顾辞看起来好像是有些生气了?”梁家老大百思不得其解。

这原本是件天大的好事才对。

梁家大伯不着痕迹的瞪了一眼自己的儿子,看其这不开窍的样子,只能压着嗓子稍加提点。

“咱们这小门小户的,你以为名声太大是件多好的事?万一云念的名声真的传了出去,以后若是真的碰到了棘手的病症,岂不是搬起来石头砸自己的脚!”

梁家老大这才恍然大悟,一本正经的便点了点头,心中想着顾辞这个满肚子墨水的人就是不一样。

眼光可比自己长远多了。

眼看着就要到了饭点,云念苦哈哈的从屋子里面出来,也没有方才说笑的好心情了,一头便钻进去了厨房里面。

郑贝贝见到后下意识的便想起来了鸡蛋灌饼和肥肠,咽了一口口水后便鬼使神差的跟了进去。

“云念,今日咱们吃什么好吃的啊。”

“你是来减肥的还是长肉的?”云念听见动静后回头看了看,郑贝贝嘴角的口水都快要流到自己的锅里来了。

“今日心情不好,简单吃些清凉解暑的东西罢了!”云念一边剥着泡好的莲子一边说道。

郑贝贝闻言皱起来了眉头,连忙走到云念身边仔细打量起来了云念,间其真的心情不好,便也不敢耍宝卖乖的要好吃的了。

“方才不是还好好的,怎么进去出来的功夫就心情不好了,难不成是顾辞背地里欺负你了?”

云念剥莲子的动作一顿,紧接着便苦恼的摇摇头,哪里是相公欺负自己,分明是自己不长记性才闯的祸。

“他疼我还来不及,怎会欺负我?!”

“那你好端端的究竟是怎么了!”郑贝贝也没有了耐心,双手叉着腰一副今日必须要知晓原因的模样。

云念沉思了片刻,这才询问:“你说为何男子这么难哄?”自己分明都已经认错了,可顾辞还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实在是让人捉摸不透。

郑贝贝眨了眨眼睛明白过来了是什么意思,当即就庆幸地舒了一口气,“好在当初我没有嫁给顾辞,若不然今日受苦受难的岂不就是我了?”

“我……”

云念哑口无言,只能将气都撒到了盆子里的莲子上。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