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2章从这刻起

萧玉婵看着痊愈的伤口,心里微松了一口气。

虽然是魂穿,但好在,她的特殊体质也跟着穿了过来。

她的身体有自愈功能,只要不是伤到要害,让她当场毙命,或者一剑呜呼的那种致命伤,通常她都不会有事。

她抬起手,摸了摸后脑勺的头发,黏糊糊的。

那些不是汗,是血。

地上都沾染了一大摊,可见血流的不少。

原身可能就是这般死的。

如意没事,如意刚又说,从悬崖上摔下来的时候,是原身护着她。

她们是因为马突然发疯,失去控制,一路狂奔,遇到悬崖也没停,就那样横冲出崖,马、车、人全部坠了下来。

人在坠下来的时候,从马车里滚了出来,应该是头着地,不然不会伤的这么惨。

原身不是立马就死的,不然她也不会穿过来。

既不是立马就死,她的特殊体质自然就起了作用,后脑勺处的伤口,已经自愈了。

如意还在哭哭啼啼。

萧玉婵瞪了她一眼,“别哭了,我没事。”

“可王妃您流了好多血。”如意还是一张哭包脸。

“从那么高的悬崖上摔下来,又护着你,怎么可能不流血?不过已经没事了。”萧玉婵道。

“王妃真没事吗?”如意不相信地问。

“没事。”

她站起来,活动活动了身体,让如意看,她是真的没事。

如意很惊讶,也跟着站起来,跑到萧玉婵的后面,摸了摸她的头,头发已经散了,模糊着血,看上去有些狰狞。

但摸来摸去,没摸到伤口。

如意咦一声,“王妃,真没伤口呢。”

“当然了。”

如意看到刚刚萧玉婵割破手指,手指又很快愈合的画面了。

她猛地睁大了眼睛,“王妃,您的伤口能自己愈合?”

萧玉婵点头,又严肃交待,“这件事情,谁都不能说,你一个人知道就行了。”

如意哦一声,眼睛落在她的脸上,十分古怪。

萧玉婵问,“怎么了?”

“奴婢伺候王妃好多年了,从来没见过王妃的身体能这般的。”如意是觉得奇怪。

萧玉婵笑了下,“如意,你要重新认识你家王妃了。”

如意不懂,萧玉婵也不给她太多解释。

萧玉婵抬起头,看着头顶的云卷云舒,“如意,从这刻起,本王妃带你飞。”

……

小安到悬崖底部找萧玉婵的尸体,找到了马的尸体,找到了马车的尸体,就是没找到萧玉婵的尸体,也没找到如意的尸体。

虽然没找到萧玉婵和如意的尸体,但是他看到了那滩血迹。

有血,没死尸,那说明人受了伤,但没死。

爷交待过,端王妃若没死,那他须得送她一程。

小安去杀萧玉婵了。

只不过,不知道小安是运气不好,还是萧玉婵的运气太好,小安每去一个地方,萧玉婵就离开了。

小安寻遍整个崖底,愣是没找到萧玉婵。

其实萧玉婵就在崖底,只不过总是跟小安很幸运地擦肩而过。

小安一时没想通这个道理,可能一时也没往这里想,他没找到人,连忙上去向他主子汇报。

“爷,端王妃和她的奴婢都不在崖底。”

男人眉梢一挑,带起凉凉的弧度,“不在?”

“是不在,我搜遍了整个崖底,看到了马和马车,就是没找到她们,倒是看到了血,肯定是受了伤,但人却不知道去了哪里。”

男人唇角勾起冷笑,“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从这么高的悬崖摔了下去,没死都已经说不过去了,受了伤,却凭空消失了,你是觉得她们长翅膀飞了吗?”

小安噎住,摸了摸脑袋,也有些不解。

男人视线望向悬崖下面,静了一秒,“我亲自下去。”

……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