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5章柳暗花明

萧玉婵没想到这个山洞还真有别的出口,出口被一片橘林遮挡,若不是光线过分金灿灿,还真的发现不了。

站在洞外,看着漫山遍野,硕果累累,黄的泛金的橘子,以及正欢天喜地地采摘着橘子的农户们,她忽然有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

这是不是就叫……天无绝人之路?

萧玉婵扶着如意,“走,借农户们的宝地用一用。”

……

起初谁也没发现果林里进了两个陌生人,直到狗吠声响起,农户们才纷纷放下箩筐,向某个方向张望。

季无唐将箩筐交给嘎子,“我去看看,你专心摘橘子。”

嘎子九岁半,有些木讷,接了箩筐,哦了一声。

季无唐掏出帕子擦了擦手,往群狗们蹿过去的方向走。

还没走近,就远远看见庄上养的那些狗将两个姑娘围在了中间。

狗是庄上养来放风用的,咬人也会咬,但只要外人闯进来听话,不打狗,不施暴,不在狗的眼皮子底下偷窃,狗就不会咬人,最多像现在这样,围住人。

季无唐走近后,其中一个狗扑上来,冲他低叫。

季无唐笑着伸手,弯腰拍了拍狗头,狗立马安静下来,在他身边打转,亲昵无比。

季无唐直起腰身,看向萧玉婵以及如意。

只一眼,他便道,“你们受伤了。”

“不是我,是王……”如意下意识地更正。

萧玉婵及时将她一掐,‘王妃’二字终于没说全,只说了一个王字。

萧玉婵虚弱地笑道,“我姓王,确实受了点儿小伤,不过现在已经好了,这位是我的丫鬟,我们正打算往皇城去。”

季无唐不知信没信,只往她们的身后看了一眼。

萧玉婵心里莫名一咯噔。

季无唐说,“你们是从狼牙山出来的,狼牙山四壁陡峭,山谷极深,掉进去的人活不了,活人也进不去,你们是如何进去的,又是如何出来的?”

萧玉婵不相信季无唐不知道这座山有一个洞口,跟这片橘园相连。

洞口的边缘就结着橘子,他们采摘橘子时,肯定会发现那个洞口。

这么问,无非是在怀疑她们的身份。

也就是说,他怀疑她说的话。

萧玉婵卖惨,用袖子抹了一把假的心酸泪。

“不瞒这位壮士,我原本是北方的大户人家小姐,到皇城来省亲,半路遇到了土匪,劫财又劫色,我的仆人和丫环们死的死,跑的跑,所带的钱也被洗劫一空,我好不容易在几个忠诚的仆人掩护下逃了出来,又遭到追赶,糊里糊涂就掉下了山崖,我也不知道这山是什么山,幸好掉下来的时候我和我的丫鬟抱成了团,又因山内青植长的比较茂盛,我们侥幸捡回一命,寻了半天,才寻到这个出口,便走了出来,没想到,会遇见壮士。”

季无唐听她说完,瞅了她一眼,又看了如意一眼。

说了句,“我姓季,是这个庄子的管事。”

萧玉婵立马揖身福礼,“季管事好。”

如意也跟着行礼,“季管事好。”

问,“你们伤的重吗?”

萧玉婵柔声道,“不重,好在我们身子都轻,中间又被树枝拦住,下来的时候是慢慢爬下来的,所以没怎么受伤。”

“你头发上全是血。”季无唐眼睛很尖。

萧玉婵扯了扯唇,“是之前遭遇劫匪时染上的,不是我的,不碍事。”

季无唐说,“我们这个庄子不欢迎外人,如果你们是要往皇城去,那走出庄子,绕过狼牙山,就到了官道,一路往东行,就能到达皇城。”

萧玉婵连忙说了一番感谢的话。

季无唐也不再多问。

萧玉婵只字不提请他帮忙找郎中的话,季无唐也不多嘴再问她的伤。

喊了嘎子过来,让他给两个人领路,送出了庄子。

如此,萧玉婵带着如意,顺利避开了容衡。

……

小安沿着脚印找到出口,立马喊容衡。

容衡和小安出来,毫无意外的,又是惹来一群狗,然后季无唐又过来了。

看到容衡,季无唐一愣。

之后立马行礼,“容侯爷。”

“有没有看到两个女人从这里出来?”

“看到了。”季无唐老老实实地将萧玉婵和如意卖了。

“人呢?”容衡问。

季无唐说,“走了。”

容衡看着他,眼尾泛起冷意,“往哪里走了?”

“皇城。”

容衡不多滞留,说了句多谢,便脚步一抬,也往东去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