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18章一指之仇

周太医在门口等如意,是真的就站在门口等。

没找别的地方暂时歇个脚什么的,也不找地方坐一坐。

他就是要让如意看到他的诚意。

正眼睛望向门外等着。

“周太医。”一个婆子的声音响起。

周太医扭头往院子里看,看到了杜娘子。

周太医是容衡的人,容衡的妹妹容惜,是端王府侧妃,且是很受宠的侧妃。

因着这层关系,周太医时常过来给容惜请平安脉。

端王宠侧妃,容衡疼妹妹,容惜的身子和健康,自然很被看重。

周太医来的还是挺勤快的。

而杜娘子又是容惜身边得力的婆子,周太医自然也见过几次面,认识。

只不过,杜娘子是个下人,周太医并没有跟她说过话罢了。

见杜娘子喊他,周太医还是挺疑惑的。

“杜娘子,有事?”周太医笑着问。

杜娘子知道周太医在等如意,也不知道如意什么时候回来,她不敢耽搁时间。

直接走上前,亮出自己被折断的手指。

“周太医,今天王妃回来,发了好大一通脾气,把奴的手指头都折断了。奴不敢言,让府上的府医瞧了,可府医说,奴这根手指头废了,治不好了。您是知道的,奴是伺候侧妃的人,也是帮着侧妃管着后院的事,这里里外外,要忙的很多,要做的更多,要是少一根手指头,那做起事来就极不方便了。您看,能不能帮奴治治?”

杜娘子说的柔弱可怜,又一句一个侧妃,自然是在向周太医表明,她和他们,是一个阵线上的。

王妃今天伤了她,她和王妃,就是死敌了。

周太医听的明白,却不作声。

他看向杜娘子的手。

确实有一根手指头断了。

还是右手的手指头。

右手是做事惯常用的手。

这手上断了一根手指头,做起事来,确实会不方便的多。

是端王妃折断的?

周太医心口一凛。

他是没想到,传闻中的端王妃,跟实际上接触的,差别这么大!

他脸稍稍抖了一下,想到一会儿还要去给端王妃看诊。

心底怎么会忽然有些慌呢?

周太医力持镇定,找了个地方坐下,给杜娘子看手。

看过之后,眉头蹙起。

他瞅着杜娘子,叹气,“你这骨头断了,得接骨,老夫虽说从医20年了,但从没给人接过骨头,也不擅长这一块,实在无能为力。”

周太医说的是大实话,中医博大精深,饶是他从医多年,资历老道,也不敢说自己什么都懂。

至少接骨这种事,他从没做过,也不敢随便乱下手。

周太医站起身,收起医药箱,作势要走。

杜娘子立马也跟着起身。

急切地道,“周太医,是奴心急了,奴想着你是太医,医术必然高超,倒是不晓得医术也分门门道道的,是奴孤陋寡闻,让周太医看笑话了。”

周太医说没事。

杜娘子又道,“周太医在太医院任职,认识的太医一定很多,就是不知道有没有擅长接骨这一方面的太医?”

“有倒是有,但是……”

周太医欲言又止,“我也跟你说实话,我虽然不懂接骨,但看伤病的功夫还是有的,你这骨头,断的很有技巧,骨缝相接的地方碎了,想稳稳当当地接上,难,随便接一接倒也可以,但是骨头接不好,会出现畸形,影响使用不说,还会间歇性的疼,对你身体也不好。”

他又叹一口气,言语里颇有同情,“我也是看在侧妃的面子上,建议你别接骨了,把断骨切下来,让肌肉自己长痊愈,那样既不伤身体,也不会出现畸形,虽然少一根手指头,难看是难看了些,但还是能做事的,就是少许不方便,但习惯了,也就自然了。”

杜娘子知道,周太医是为她好,才说的这一番话。

她面上感谢一番,送走了周太医。

回到院中,她踢翻了一个椅子,把萧玉婵恨到了骨子里头。

但恨也没办法,目前她是不敢再招惹萧玉婵了。

她去找府医,让府医切了断指。

当鲜血流出来,当疼意传遍四肢百骇,杜娘子的眼中蹦出阴毒的光芒。

断指被切断的瞬间,她暗暗在心底发誓。

这一指之仇,她若不报,誓不为人。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