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20章知道就好

萧玉婵皮笑肉不笑道,“周太医,你在太医院任职多少年了?”

周太医一边搭脉一边谨慎地回答,“15年了。”

“时间可真长。”

周太医不敢接话。

他此刻十分小心,就怕又掉到萧玉婵设的机关陷阱里。

萧玉婵并没心思给他挖坑。

只是问了句,“在太医院呆这么长时间,耳濡目染,也当知道大衍朝的一些律法吧?”

周太医斟酌道,“懂些。”

萧玉婵点点头,没说话。

她就那样坐着,沉默地任由着周太医把脉,然后说她的身体如何如何,该怎样进补如何如何。

萧玉婵听着,嘴角一直挂着笑。

看上去,倒是极好相处。

周太医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感觉,明明应该轻松的,却总觉得心脏那块,在一突一突的跳。

他收起脉诊,笑着道,“老夫给王妃开药吧?”

萧玉婵瞥着他。

那一刻,周太医恍惚看到了她瞳仁里的光。

冰冷的,肃杀的。

他一惊。

就听一个柔柔的声音,带着笑意说,“周太医,谋害当朝王妃,是什么罪名?”

周太医脸色一白,呵呵干笑了两声。

一时没说话。

半晌后,这才道,“斩首示众,抄家灭族。”

萧玉婵点头,“你知道就好。”

她将手收起来,慢条斯理地整理着袖口,冲如意吩咐,“带周太医去写方子,再去库房领钱,把方子交给杜娘子,让她按照方子上的药抓药。告诉她,这是周太医开的药方,是给本王妃调理身子用的,让她好生煎了送过来。”

“是,王妃。”如意领着周太医去了。

周太医开好方子,拿了赏钱,立马就走。

刚出端王府大门,迎面就与前来喊他的小安碰个正着。

周太医连忙奔上去。

小安问,“去没去给端王妃又看诊?”

“去了。”周太医抹抹额头的汗,“已经开好药方了,正准备回去向容侯爷禀报呢。”

“哦,我也刚好是奉侯爷的令,过来喊你的。侯爷说,端王妃跟以前是不一样了,不用给她看诊了,爷可能是想用别的方法。”

周太医一急,“可我药方都开了。”

“会吃死人?”

“那倒不会。我也不可能一次性就把端王妃药死,药方是我开的,我也不可能开明显的毒药给她,让她抓我把柄,开的都是正常的补药。”

“那就好。”小安瞪他,“那你急什么急?”

周太医也不知道。

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

总之,觉得有些不对劲。

但他今天开的药,的确只是补药。

他入行30年,研究药理20年,深知补药也能杀人。

只要顺序运用得当,份量运用得当,品种运用得当,就能无声无息,在大补中将人给杀死。

他往后看了一眼入夜的端王府,心里惴惴的,但还是跟着小安走了。

……

周太医原本应该直接回周府,但想到今天杜娘子的话,他又去了一趟镇南侯府。

……

容衡还在书房里看军务。

周太医进来,向他说了杜娘子的事情。

容衡搁下笔,看着周太医,“端王妃折断了杜娘子的一根手指头?”

“是呀,侯爷,我瞧过那根断的手指了,断的很奇怪,一般断指,就是直接从中间断开,如果医治及时,是可以接骨的,可杜娘子的那根手指头,明显被人毁了根茬,再好的医者也接不上了。这种断人手骨的手法很专业,像是……”

“军中或是狱中所出?”

周太医脸沉了沉,“是的。”

容衡沉吟,“你怀疑端王妃受过专门训练?”

“这个不好说,老夫只见过端王妃这一次,以前都只是听端王妃的传言,是不知道真正的端王妃这般厉害的。”

容衡冷嗤一声。

厉害?

以前的端王妃……可跟这个词沾不到半点儿边。

现在的端王妃。

容衡眼眸眯紧,手指轻轻在笔杆上摩挲了一下。

也许,他今日在城门那个时候,就错了。

不该当着端王妃的面,说要她命的话。

她已今非昔比,而他,不能再照以前的心思和想法去对待她。

容衡说,“本侯知道了,你回去吧。”

周太医踌躇,“那……看诊的事?”

“以后都不必再去,也不必再开什么药。”

“是。”

容衡挥手让周太医离开。

周太医刚转身,容衡又喊住他,“等等。”

周太医转身,问,“侯爷还有吩咐?”

容衡指了指自己的左脸,有点难为情的开口,“开点药,能快速消除这印子的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