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21章长存心间

周太医看着那五指印,表情十分微妙。

他当然不敢嘲笑容衡,更不敢直视太久,小意观察一番后立刻垂头。

说了句,“府里有专门的药,让小安随老夫去拿吧。”

容衡点点头,让小安去了。

两人出了镇南侯府,周太医瞅着小安。

“别看我。”小安不爽。

周太医问,“到底谁扇的?”

周太医是真的不敢相信,居然有人敢扇容衡巴掌,能扇容衡巴掌。

容衡不近女色,他唯一疼爱的女人就是他的妹妹。

他的妹妹是不可能扇他巴掌的。

男人么,要真有什么仇,不会扇巴掌这么娘。

唯有女人,会做这样的事。

可女人……

实在难以理解呀!

哪个女人,能把巴掌扇到容侯爷的脸上去?

简直刺激。

想想那个场景,都觉得惊悚。

周太医琢磨半天,试探地问,“端王妃?”

想来想去,也只有端王妃了。

端王妃敢断杜娘子一根手指,对着他和小安讽言讽语,句句诛心。

可见其并不是软弱的。

她极有可能,是扇容侯爷巴掌的罪魁祸首。

小安眼珠子翻了翻,“我什么都不知道,别问我。”

周太医便明白了,不再问。

但同时,对端王妃的敬意又深了一层。

这个端王妃,不得了。

污名泥泞中,还能把自己活的如此‘妖娆’,真是……绝。

小安去周府取了药,立马回了镇南侯府。

容衡用了药,便歇下了。

萧玉婵过了几天安生的日子。

杜娘子不作妖,好吃好喝的供着她。

容衡也反常的没再杀她。

周太医开的药,不管是补药,还是毒药,她都没喝。

杜娘子每回煎好药派人送过来,她都故意把如意支走,然后把药倒了,再把空碗放下。

如此过了半个月。

她的身体养的越来越好,体力恢复到空前顶盛时期,她特工异能也在这个身体里复苏。

她打算出去走走。

答应白义锦的事情,也该做一做了。

毕竟,她需要赚钱,屯钱,游历天下。

只是,还没出门,如意就走了进来。

表情有些古怪。

“王妃,有封请柬。”

“什么请柬?”

如意说,“青阳郡主派人递过来的请柬,说是在青河园办了个秋日宴,邀请王妃过去。”

萧玉婵挑眉,看着如意,“我以前和这个青阳郡主,关系很好吗?”

“不好,”如意说,“青阳郡主是侧妃的好朋友。”

也就是说,是她的敌人了?

萧玉婵冷笑,伸手将请柬捏到手上,看了看。

“以前她邀请过我去参加过什么宴会吗?我是说,嫁入王府以前,我还是宰相府嫡女的时候。”

如意皱眉,“没怎么邀过,青阳郡主是三姑娘的闺中好友,通常邀的都是三姑娘,顺便带的您。”

三姑娘。

宰相府的萧紫月。

萧玉婵的三妹妹。

同父,不同母。

萧紫月的生母史纳兰,也是出身名门,是史家正经的嫡小姐。

史家也是官宦世家,当家人史海公是刑部掌狱吏的三品从官。

史纳兰倾心宰相萧朱明,不惜以嫡女之身,嫁过去当妾。

那个时候,萧玉婵的母亲宁贞淑已经嫁给萧朱明七年了,还无一子半女。

宁贞淑有宁国公府撑腰,纵使萧朱明位列宰相,也不敢轻易纳妾。

可宁贞淑七年都生不出娃,宁国公府也不好让萧朱明绝后,就默认了他纳妾。

史纳兰进门两年后,宁贞淑怀上了,生下了萧玉婵。

接着,史纳兰也怀上了,生下了萧朱明的第一个儿子,萧朝荣。

隔年,史纳兰又生下一个女儿萧紫月。

萧玉婵做尽伤风败俗的丢人之事后,萧朱明与她断绝了父女关系,同时,生母宁贞淑被罚入祠堂,史纳兰被抬为平妻,萧朝荣和萧紫月,也从庶子庶女,变成了正儿八经的嫡子嫡女。

宁国公府纵然想出面干涉,也实在丢不起那个脸。

他们也只当没有萧玉婵这个外孙女,只把宁贞淑从萧家接了出来,安置在宁国公府。

可宁贞淑无颜面对父母,丢下一封书信,去了山中寺庙,为萧玉婵祈福,过着青灯古佛般的日子。

堂堂宁国公府嫡女,堂堂宰相夫人,沦落至此。

萧玉婵想到这些,心口钝痛。

她伸手按住胸口,直觉得翻江倒海。

九千岁知道,这不是她的感情,这是原身残留在身体里的,抹灭不去的,对她母亲的亏欠和爱。

原身的无能,造就了这一切。

可她的善良,又让她的爱,长存心间,不灭不散。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