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24章一个男人

门口进来一个男人,穿着月白色的直裾,身形颀长,面若潘安,乌黑的发被挽成一个髻,用玉簪插着,很是玉树临风。

他嘴角带着笑,正跟身侧的女子说话。

整个人的气度,宛若浩瀚清风,又如皎皎月光。

一个十分清俊儒雅的男人。

萧玉婵挑眉,问如意,“他是谁?”

能让如意这般防备,绝非陌生人。

萧玉婵真是好奇死了。

如意一愣,抬头看着她,眼神很是震惊。

“王妃不记得他了?”

“我应该记得吗?”萧玉婵反问。

如意恨恨的,“不记得更好。”

她拉萧玉婵的手,很用力,“我们从后门走吧!”

走后门?

呵,逃跑可不是她的作风。

看如意这模样,八成这男人跟这原身以前有什么过节。

还是很深的过节。

不然就如意这傻纽,哪会用恨,这样过激的眼神。

萧玉婵用力一扣,将如意的手扣住了。

·

九千岁这个称呼不是白来的。

特工领域里,级别是一个人能力的象征。

九千岁既是称呼,也是级别。

而纵观整个皇宫,九千岁仅次于皇上,于特工领域里也是。

九千岁仅次于头目。

可见九千岁有着多么恐怖的战斗力。

除却她本身的本事外,她还有特殊体质,外加特殊能力。

她有着超乎常人以外的力量。

·

萧玉婵只轻轻一扣,就将如意扣的动弹不得。

如意急了,“王妃!”

萧玉婵挑眉,嘴角带着笑。

“大概是上次摔下悬崖,还是伤到了头部,有些事情有些人,还真的忘记了,这个男人,实在想不起来是谁,也不清楚以前他对我做过什么,但看你这么个表情,想来这男人没对我做过好事。”

如意紧紧抿着唇,不说话。

萧玉婵自如道,“你是怕我跟他撞上了呢,还是怕我被他羞辱,还是在怕别的?”

如意还是不说话。

萧玉婵叹气,指着自己,“你看我,现在是男人,不是声名狼藉的端王妃。”

如意表情松动了一下。

萧玉婵又道,“我们刚从外面走了一圈,又逛了那么久,都没人认出来我是谁,这个男人,可能也认不出来。”

如意正要开腔。

“哥哥,萧姐姐也来了!”一个姑娘清脆的声音响起。

萧玉婵看过去。

是刚刚那个男人身边的女子在说话。

接着,就看到一个穿着黄色衫裙,长相很是清纯明丽的女子走了进来。

萧玉婵恍惚记起她是谁。

萧紫月。

男人听到萧姐姐三个字,嘴角笑起,目光很是温柔,就那般温柔地看了过去。

就在那一瞬间。

萧玉婵的头又疼了起来。

无数个记忆蜂涌而至。

“玉婵妹妹。”那是一个很温柔的男人,用着很温柔的声音喊她。

“宁缺哥哥。”这是萧玉婵清脆的声音,带着甜甜的、欢喜的味道。

九千岁知道,那不是她。

可九千岁也知道,那其实也就是她。

是原身萧玉婵。

也是她穿越之身九千岁。

在那个虚空里,九千岁看到了萧玉婵怎样从尊贵的宰相府嫡女,一步一步变成了众人唾弃的样子。

曹宁缺。

萧紫月。

是他二人,联手造成。

……

萧玉婵回神,伸手摸了一把脸,竟然摸出一脸的泪水。

如意也是被她忽然流泪的样子给惊住了。

萧玉婵蹙眉,抹掉眼泪,冲如意说,“我没事,不许你东想西想。你别说话,我什么都不想听。”

这不是她的泪。

这大概是原身受了太多委屈,无处可宣泄,最后死了,让她来替她宣泄。

萧玉婵抬眼,看着前方的一男一女,嗜血无比。

既然她现在替原身活着,那她就要为原身,讨回该讨回的一切。

天道轮回,也让他们尝尝,跌入泥潭的滋味。

萧玉婵抬步跨出门。

如意惊的低呼一声,“王妃!”

萧玉婵已经走出去了。

如意没办法,急的跺了跺脚,还是跟了上去。

确实没人认出她们来。

她们大摇大摆地走到了曹宁缺和萧紫月的对面。

萧紫月笑着问,“宁缺哥哥,你也是来买衣服的吗?”

曹宁缺温柔道,“来陪函兮买衣服。”

曹函兮,16岁,曹宁缺的嫡妹,曹家的掌上明珠,深受曹家长辈们的喜欢。

曹家在户部当职,正三品官职。

曹家大郎还在军中挂职,也有一定的威望。

曹宁缺是读书人,未来也是要进户部的,如今在准备科考。

曹宁缺上面,还有一个哥哥,叫曹惊云,也是嫡出,但跟曹宁缺和曹函兮不是一个母亲。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