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25章尽情一点

曹惊云是曹家大郎的第一个发妻生的儿子。

发妻死后,曹家大郎又续娶了一个妻子,生下了曹宁缺和曹函兮。

曹惊云已经28岁,长曹宁缺7岁,长曹函兮12岁,几乎跟他们没共同语言。

曹惊云10岁的时候,跟年仅3岁的曹宁缺一同落了水。

算命先生说,曹惊云和曹宁缺八字不合。

后来曹惊云就被送去了军营,很少回来,跟曹家人的感情,越发的淡了。

曹惊云20岁的时候,家里人给说了一门亲事,后来因为女方耐不住寂寞,跟别人好了,这门婚姻也就告吹。

女方跟他和离了,如今过着什么日子,不知道。

曹惊云自那以后,不再提结婚的事情,至今还单着,在容衡手下做事。

大衍朝一半以上的武将,兵官,士卒,都归容衡管。

难怪他这么嚣张了。

敢明目张胆的杀她这个端王妃。

萧玉婵想到曹家的事情,若有所思。

或许,曹惊云还能成为她的王牌呢!

曹函兮拉住萧紫月的手,很亲切地道,“萧姐姐也是因为青阳郡主的邀约,来买衣服的?”

萧紫月笑着点了一下头。

曹函兮笑说,“我和哥哥也都受邀了呢。”

萧紫月道,“那正好,我们一起逛。”

曹函兮点了下头,一手拉着萧紫月,一手拉着曹宁缺,快快乐乐地往前走。

经过萧玉婵的时候,谁都没多看她一眼。

大概……早就不认识了吧。

虽然是男装,她又稍微化了一下妆容,可若是她的真朋友,不可能认不出来。

萧玉婵笑笑,对此,没什么悲伤的。

她跟这些人,也算陌生人。

正擦肩而过。

“宁缺哥哥,你听说了吗,青阳郡主也邀请了端王妃赴宴。”萧紫月忽然道。

曹宁缺温润的脸一下子忽变,厌恶道,“别在我面前提她。”

萧紫月好像发现自己说错话了,连忙捂住嘴,说了句抱歉。

可那眼中的得意和邪恶怎么都掩饰不住。

明显就是故意说的。

萧玉婵眼眸闪了一下。

萧紫月爱曹宁缺,曹宁缺爱萧玉婵。

萧玉婵以前对曹宁缺也有好感,虽然还没到爱上的地步,但还是很喜欢的。

曹家和萧家的关系也好。

这皇城中,有哪家不跟宰相府的关系好呢?

以前的萧玉婵,可以说,众星捧月。

她长的好看,性格温柔,人又善良,喜欢她的人很多,追求她的人就更多了。

曹宁缺只是其中之一。

但却是最烂最渣最无耻的那个。

他想得到萧玉婵,就跟萧紫月合谋,给萧玉婵下药。

结果,不知道这件事情怎么就暴露了。

曹宁缺得到萧紫月的通信,连忙跑了,剩下了一个萧玉婵,被千夫所指。

萧玉婵指证是曹宁缺陷害她,可萧紫月给曹宁缺做证,说是萧玉婵自己不要脸,才做出这样的事情。

曹宁缺附和萧紫月,把一切罪责和不堪都推在了萧玉婵身上。

萧玉婵无可辨驳。

她本来就不擅长跟人狡辩。

那一晚,萧玉婵在阴差阳错之下遇到了端王。

到底发没发生,不知道。

可能那一晚,对萧玉婵而言,是恶梦,是深渊。

九千岁到现在都还没想起来那一晚上萧玉婵到底经历了什么。

之后,曹宁缺就对萧玉婵深恶痛绝。

明明是他给萧玉婵下的药,可最后,他没有得到,萧玉婵却被别的男人碰了,他就对她十分厌恶。

所有人都认为,萧玉婵爬上了端王的床。

后来皇上亲自赐婚,也让所有人坐实了那样的猜测。

可九千岁知道,没有。

她身上的守宫砂还在呢。

只不过那之后,萧玉婵像突然间变了个人似的,经常做一些令人不耻的事情,对象,大多都是对着端王。

这才有了宰相的愤怒,市井街巷越来越多的嘲笑。

原身智商欠缺,可九千岁智商不欠缺。

那一晚的事情过后,萧玉婵的名声越来越臭,越来越差,必然跟萧紫月有关系。

萧玉婵嘴角勾起冷笑,看着萧紫月清纯瑰丽的侧脸,心想,笑吧,高兴吧,得意吧,尽情一点,未来怕你只有哭的份了。

……

萧玉婵带着如意离开。

没引起任何骚动。

两个人是怎么出府的,就是怎么回府的。

半个月后,萧玉婵又带着如意去了蓬莱衣铺,从凤三娘手上取了衣服。

……

转眼,秋日宴到了。

萧玉婵穿上那件特制的衣服,让杜娘子安排了一辆上好的马车,带上如意,去了青河园。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