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26章你挺幸运

青河园是青阳郡主的私宅,与睿亲王府相连。

青阳郡主是睿亲王的嫡女,年方18,尚未婚配。

睿亲王是当今皇上的胞弟。

睿亲王的嫡子,赵慎,今年21岁,人称小王爷,有个小王妃,以及,一个侧妃。

萧玉婵坐着端王府的马车到达的时候,青河园的园林门口已经停了很多马车了。

看来,很多人都已经到了。

萧玉婵放下帘帷,在如意的搀扶下,下了马车。

刚站稳,旁边传来一道惊呼声,“她怎么也来了?”

萧玉婵看向声音发源处。

一个打扮的极为艳丽的姑娘,看上去也就17、8岁的样子。

身边一个穿绿裙的婢女使劲拉着她,拼命给她使脸色,可她好像看不见。

就只盯着她,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

“你居然有脸出门?”

她笑起来,招呼着周边从停靠的马车上陆陆续续下来的客人们。

“欸,你们看,这人是谁?你们还认得吗?我只听说她在端王府很不受宠,就算没脸没皮地去找端王,去讨好侧妃,也没用,不受宠还是不受宠,怎么样都是徒劳,说她过的很可怜,今日一瞧,怎么觉得那些说法都不大正确呢?你看她穿的雍容贵气的样,还真当自己是端王妃了呢。”

说着,像搞笑似的,哈哈大笑起来。

萧玉婵站在那里,嘴角一直挂着笑,眼睛落在她身上,不痛不痒,却也没有一丝温度。

如意气的脸都红了,上前就要为自家王妃说话。

萧玉婵拉住她,十分端庄的往前走了两步。

她先是看了下四周。

很多人。

而且,看她的目光,像打碎的调色盘,各色各样。

萧紫月也在人群中,隔着一道人肉墙壁,事不关己地看着她。

曹宁缺和曹函兮也在那边。

一个目露厌恶,一个目露嫌弃。

再看后面。

容衡站在一辆黑色的马车前,抱臂而立,目色浅淡,俊美绝纶的脸上不见丝毫表情。

这个容侯爷,厌恶她的程度绝对不亚于这里的任何一个人。

而今天这里的一切,应该都是他在背后主导吧?

可他就是能够,风轻云淡,面不改色。

……

萧玉婵收回视线,看向刚刚说话的女子。

声调浅淡,不见丝毫怒意地问,“你叫什么名字?”

那女子一愣,“你居然不记得我了?”

萧玉婵笑笑,真的是一副纯良无害的模样。

“没办法啊,骂本王妃的人太多了,多的本王妃都记不住你们是谁了。不过正好,从现在开始,本王妃一个一个记,不会再忘记,你挺幸运,做本王妃记忆里的第一人,说吧,叫什么名字?”

最后那句‘说吧,叫什么名字’莫名带着久居上位者的威压,浓烈扑来。

那女子陡觉一阵泰山压顶,心下正惊,忽又感觉一阵春风袭来。

她定睛去看,看到的是萧玉婵柔弱的笑脸。

她惊魂的心又定住,心想,邪门了啊,她刚刚怎么会觉得面前这个女人可怕?

她有什么好可怕的。

一只丧家犬,一个弃妇,一摊烂泥巴而已。

女子挺了挺胸脯,哼一声,自报家门,“我叫王清双,王家嫡女,端王妃可别再忘记了。”

“放心,会记在心里的。”萧玉婵勾唇,“王家是天家吗?”

王清双又愣住了,眼睛眨了眨,似乎没明白萧玉婵这问话是什么意思。

萧玉婵淡笑道,“没听懂?那本王妃说明白一点,王家是能和皇族平起平坐吗?”

王清双一惊,立马道,“当然不能。”

“既知不能,见到本王妃为何不下跪,不行礼?”

王清双怔住,一时竟找不到话来反驳。

萧玉婵很有耐心,就站在那里等着。

王清双看出来萧玉婵的意图了,再瞅一眼周边围拢的那么多的人。

脸一下子红了。

让她在这么多人面前,给这个不要脸的贱妇下跪行礼,她做不到!

可不跪地行礼,似乎又不对。

王清双很为难,脸都憋青了。

萧玉婵挑眉,“怎么?给本王妃下跪行礼,委屈你了?还是说,你自恃身份比我还要高贵,需我给你下跪行礼?”

“不不不,臣女不敢。”

王清双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她被她绕进了陷阱里。

可也是因为她开始的话,被她拿捏到了把柄。

可以前,这样说过她的人多了去了呀!

也没见出现这样的局面。

王清双一时焦躁无比,她朝旁边看,想找人给她解围。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