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27章心神微震

可这个时候,谁会站出来呀。

虽然端王妃不受宠,可身份摆在那里,她就是正儿八经的端王妃。

单论身份,比这里的任何一人都尊贵。

这里来的人,官职最高者容衡,也没她身份尊贵。

当然,论权力,端王妃算个屁。

可论身份,人家还是占着优势的。

王清双眼见没人给她解围,她眼睛红了红,忍着屈辱,跪下去,给萧玉婵拜了个大礼。

萧玉婵顿觉没趣。

还以为她要顶风而上,她正好可以借此杀鸡敬猴呢。

却原来,是个软柿子。

一捏就碎。

不,应该说,还是个挺理智的姑娘。

知道这个时候不能硬刚,服软才是上策。

萧玉婵就站在那里,当着所有围拢在此间的人,受了王清双的这一拜。

等王清双拜完,萧玉婵笑着弯腰,亲自将人扶了起来。

萧玉婵给王清双拍了拍裙摆上的灰尘。

笑的如沐春风。

“你也别委屈,见到本王妃,下跪拜礼,是正常的规矩和礼节,有些人不懂规矩,你正好教他们一回,什么才是真正的规矩。”

“当然,人有言论自由,想说什么,本王妃也不会多管,更不会在意,但戳人脊梁骨这种损人不利己的话还是少说,哪一天就祸出口出了呢,是不是?”

她又笑了笑,拉住王清双的手。

“王姑娘,本王妃似乎对你一见如故,咱们就一起进去吧。”

王清双吓的浑身都在抖。

她都想哭了。

她其实,跟这个端王妃没什么交情,也没什么接触。

端王妃没出嫁前,她也不在她朋友的那一栏。

她最多是个路人甲。

她就是嘴碎,爱八卦,喜欢说别人的是非。

端王妃的事迹,可以编成个话本,放在茶馆里说书了。

而事实上,大街小巷,说她的人还少吗?

她以为,她只是其中一人,别人能说,她也能说,不就是说说吗?

可谁知,别人说没事,她一说怎么就成这副局面了?

王清双脸都白了,又不敢拉开萧玉婵,只能硬着头皮,顶着绝望的心,随着萧玉婵往前走。

萧玉婵行进之时,那些人纷纷避让。

不知为何,就是情不自禁的让了路,然后纷纷行礼,叫了声,“端王妃。”

不管是真心行礼,还是假意行礼,总之,今天的萧玉婵,受够了尊敬。

没办法,谁都不敢说自己的身份高于端王妃,所以,只能行礼。

萧玉婵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她很满意。

满意地拉着王清双,入了青河园的院子。

众人一时都懵了。

等回过神,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怎么事情又会变成了这个样子。

他们竟是向端王妃……行礼了?

·

萧紫月轻轻蹙眉,手指无端的握紧。

曹宁缺看着萧玉婵消失的身影,眼神里飘起一道暗涌。

曹函兮轻捂嘴巴,扯着曹宁缺的袖子。

“哥哥,那个……是我们认识的萧玉婵?”

曹宁缺不说话,只心神微震。

今天的萧玉婵,真是好漂亮。

他原本就知道,她很漂亮,可今天,竟是漂亮的都令人移不开眼。

从她嫁到端王府,到现在,有一年多了。

他也有一年多没再见过她。

却不想,她不是弃妇的模样,而是如此的……风华绝代。

萧紫月往曹宁缺看了一眼,见他对着萧玉婵的背影,露出痴迷的神色,心中恨意翻滚。

为什么萧玉婵都嫁了人,声名狼藉到这个地步,还能让曹宁缺对她念念不忘!

曹宁缺是她的,谁都不许抢!

就是萧玉婵,也不行。

挡她道的人,她会一一铲除。

既然萧玉婵不吃教训,那就别怪她对她……赶尽杀绝!

……

人群陆陆续续地进了青河园。

容衡却一直站在那里没走。

他盯着刚刚萧玉婵站的地方,俊眉微拧。

小安提醒,“爷,该进去了。”

容衡嗯一声,却没动。

他忽然出声,“小安,端王什么时候回府?”

“应该是下个月吧,下个月天气就凉爽了些。”小安想了想那天端王说的话。

容衡道,“给端王写信,让他再推辞一个月回来。”

“啊?”小安不解,挠了挠头,“为什么要推辞一个月?”

“不为什么,按我说的做就是。”

“哦。”小安有时候确实猜不透他家爷。

但是,他家爷说的,一定没错就是了。

容衡抬步,正欲进青河园。

身后。

“四哥,等等!等等!”一个声音很嘹亮地响起。

容衡脚步停住,看向后面。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