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32章是个人物

萧玉婵看出来了,却当没看见。

抬头扫了一圈。

满院的女宾客都在朝她这里张望。

离得近的,自然听见了她们的对话。

离得远的,充满了好奇,交头接耳,面面相觑。

大概在议论,她又在搞什么幺蛾子吧。

萧玉婵也不在意,笑了笑,拉着王清双又坐下。

肖婷松一口气。

但内心却对萧玉婵极度不满。

·

赵雾坐在最上首,看清了这边的一切,嘴角拉出一抹淡嘲的讽笑。

这个端王妃,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

赵雾给张娘子使了个眼色,张娘子便下去了。

萧紫月和曹函兮坐在一起。

把刚刚萧玉婵和肖婷的互动全部看在了眼底。

萧玉婵以前吧,没声名狼藉以前。

她倒也经常受邀参加各种宴会,那个时候,她是众星捧月的。

很多人围拢她,夸赞她,巴结她。

那个时候,她像明珠,耀眼而夺目。

她长相艳丽,也会打扮,她母亲是宁国公府嫡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萧玉婵小时候受母亲耳濡目染影响,也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每次宴会,都大放光彩。

只不过,她为人柔弱善良,不是说她不善言辞,只是因为太过柔弱善良,显得她没有棱角。

平时说话,也是轻声细语,鲜少会这般咄咄逼人。

刚在青河园门口,萧紫月就很惊讶,曹函兮也十分奇怪。

这萧玉婵,怎么变得如此陌生?

曹函兮低声道,

“萧姐姐,你有没有觉得端王妃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

是不一样了。

萧紫月心说,变得连她都有些看不清了。

不过,再变又能如何?

她能让她从神坛跌下来一次,就能让她跌两次!

萧紫月道,

“听说端王妃追着端王和侧妃去了南方,结果半路上得了病,端王嫌弃她,不给她治病,还是侧妃心善,找了容侯爷送她回来,这一路上,可能吃了不少苦,生一场大病,性子又变了吧?”

她柔柔地笑了笑,

“她的性子,向来是多变的,我们瞧着吧,指不定她还能做出比陷害你哥哥,爬端王床,更惊天动地的事情呢!”

曹函兮皱了皱眉头。

提到以前的那件事,曹函兮真是厌恶透了萧玉婵。

差一点,她就毁了她哥哥。

曹函兮哼道,“这个不要脸的贱女人!再变也还是一样的不要脸!”

萧紫月掩唇轻笑,有曹函兮这个傻女人为她出头,她倒是不必露出自己真面目了。

·

肖婷身边的两个位置,确实是有人坐的。

就上次在蓬莱衣铺,跟肖婷说话的女子,连同她的小姐妹。

一个叫潘艺琴,一个叫雷欣。

潘艺琴和雷欣来了后,发现她二人的位置被人坐了。

“怎么回事儿啊?”

潘艺琴问肖婷,

“不是让你帮我们留位置吗?”

肖婷面露委屈之色,“我是留了的。”

“那怎么会让别人坐了?”

潘艺琴很不满。

肖婷轻轻拉了拉她,给她使了个眼色。

潘艺琴这才朝萧玉婵看过去。

第一眼,没认出来是谁。

毕竟,萧玉婵嫁给端王后,真的是足不出户。

一年多不见,都快忘记她长什么样儿了。

肖婷小声提醒,“端王妃。”

潘艺琴猛的啊一声。

她来的晚,没赶上门口的那一出戏,自然也不知道端王妃如今是何等的……不好惹。

她一听端王妃三个字,表情先于意识露出了鄙夷。

她正要开口,讽刺萧玉婵几句。

手蓦地被肖婷一拉。

潘艺琴不爽。

肖婷紧拉着她,不让她说话。

肖婷冲她另一边的绿裙姑娘说,

“姐姐,你能挪个位置吗?你看你戴了面纱,取也不敢取,一会儿吃饭的时候,你也吃不了多少,不如把位置让给艺琴,你去别的地方找个不显眼的位置坐,等吃完了饭,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说着好不好,但其实,哪里是商量,分明是命令。

萧玉婵稍稍抬头,看了绿裙姑娘一眼。

绿裙姑娘站起了身,神情显得十分窘迫。

那样子,就像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似的。

分明,她什么都没有做。

肖婷冲绿裙姑娘笑笑,“谢谢姐姐,我就知道姐姐最大度了。”

她赶紧将潘艺琴拉过去,按在了椅子里。

又让青河园的下人挪开一个位置,让雷欣坐了。

大衍朝的习俗,举办宴会,都是先开局吃个饭,就算不是吃饭,那也要设个局吃点东西什么的。

然后才是其他活动安排。

故而,第一环节,必然要有这顿席面。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