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35章索她一命

萧玉婵抬脚就是一踹,直接踹在了曹宁缺的左侧大腿上。

她力气极大,曹宁缺疼的大叫一声,整个人离地起飞,又往后退行数十里,跌进了不远处的湖中。

扑通一声重响后,曹宁缺砸进水中,溅起几丈高的雪花,跟着人就看不见了。

萧玉婵正准备去看看曹宁缺会不会溺水。

脚一抬,似乎踩着了什么东西。

她低头去看,看到了一个白色的小瓷瓶。

瓶上没花纹,也没任何字迹。

不知道是什么。

刚刚萧玉婵打量过四周,这里是没任何东西的。

所以,是曹宁缺掉的?

萧玉婵想了想,还是低头弯腰,捡了起来。

她刚将东西捡起来。

忽然听见后侧不远处传来一个姑娘的尖叫声。

“啊!杀人了!”

然后她就像疯了一般,四处尖叫,四处大喊。

不一会儿,就有各路急促的脚步声赶来。

萧玉婵冷笑,原来轻薄她是假,真正的陷阱在这里。

杀人!

这确实是一个让她脱不了身的歹毒计谋。

以一命,索她一命。

·

萧玉婵不知道曹宁缺会不会游泳,但这湖瞧着就不深,她现在下去救他,应该还来得及。

萧玉婵下意识地将手上的瓷瓶塞进袖兜里,大步往前,要跳湖救曹宁缺。

身后有人喊住她。

“端王妃!”

听声音,是青阳郡主。

萧玉婵没理她,她现在得把曹宁缺救上来,打破他们的计谋。

可她刚走到湖边围的那个白玉栏杆前,湖面上就漂起来了一个人。

不是别人,正是刚刚被她踢落下水的曹宁缺。

从水下浮上来,那必然是……死了。

萧玉婵眉心紧拧。

如果按现代时间来算的话,她踢曹宁缺下水的时间还没五分钟,不,连三分钟都不到。

按正常人的闭气和挣扎的时间推算,他不可能死。

那么,他又是怎么死的?

正想不明白,青阳郡主走了过来。

跟在她身后的,还有很多很多人,皆伸长了脑袋,往这里张望。

观音亭不大,四周有些密不透风,这也是曹宁缺刚刚那么胆大妄为的原因。

他可能也觉得这里是绝佳的偷情地方,所以特别放肆。

容衡跟在青阳郡主后面,却不是簇拥着青阳郡主,而是簇拥着另一个男人。

那男人穿着紫降色直裾,腰带金黄,衣纹上绣着很隐?的龙腾,还有凤鸟以及百兽,整个人的气度很是风雅,眉眼深刻,透着贵气。

虽然跟容衡比起来,少了九分的戾气,但不难看出,他出身高贵。

萧玉婵眼眸眯了眯。

就听青阳郡主对那人道,

“太子哥哥,端王妃胆敢在青河园杀人,你说怎么办吧!”

太子赵佑看了一眼萧玉婵,又望向容衡。

“四弟,你说该怎么办?”

容衡看向河面上漂浮的曹宁缺的尸体,一板一眼道,

“大衍国律法,谋害人命者,当斩其首级,挂城墙示众。”

他说到‘斩’这个字的时候,眼睛扫向了萧玉婵。

萧玉婵冷笑,平静地道,“我没杀他。”

容衡不跟她辩驳,可能是他笃定了她这次逃不掉了,连跟她辩驳的兴趣都没有。

也可能是他压根不屑于跟她辩驳。

容衡出声,“刚刚谁喊的端王妃杀了人?”

人群里走出来一个姑娘,

“回容侯爷,是奴婢。”

萧玉婵看过去,才发现是刚刚领她来观音亭的那个丫环。

萧玉婵眯眼,

“刚刚是你说青阳郡主要见本王妃,本王妃才跟你来这里的,但随后曹宁缺就来了,还对我出言不逊,我是自保,才不小心推他落了湖,可我并没有杀她,你凭什么说我杀了她?你亲眼看到,我杀了他吗?”

大概是她太过镇定。

也可能是她的语言太过冷硬。

丫环吓的往后小退了一步。

容衡皱眉,表情不冷不热,

“端王妃真是好气势,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是想以势欺人吗?”

萧玉婵冷笑,

“容侯爷,到底是谁在以势欺人?明明是你们联合起来陷害我,现在怎么还倒打一耙了?”

容衡表情不见喜怒,就那般盯着萧玉婵。

“端王妃,说话要讲证据,不要随便指摘人,你口中的‘你们’,是指谁?”

见萧玉婵要张嘴。

容衡又道,

“端王妃可要想清楚了再说,大衍朝律法也有明确规定,诬陷好人,罪加一等。”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