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40章曹宁缺的疑虑

萧玉婵打断他,拿出他刚刚掉的那个瓷瓶。

刚周太医看过后,想没收,被她又要了回来,所以这瓶子还在她身上。

萧玉婵问,“这瓶子谁给你的?”

曹宁缺看着那白色小瓷瓶,拧眉。

“你管谁给我的,你拿我的东西做什么?还给我!”

萧玉婵冷笑,“还保密不说呢,你知道这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吗?”

曹宁缺当然知道。

是解酒药。

萧紫月给他的。

但曹宁缺就是不给萧玉婵说。

急死她。

萧玉婵见曹宁缺不说,眉头一扬。

“这是一种毒药,吃了人就会死。你不相信是吧?可你还记得我把你踢到湖里后,你经历了什么吗?你有游泳吗?你有自己上岸吗?没有吧!”

“可你现在在岸上,刚刚还在死亡的状态里,是我,救了你。”

“不可能!”

曹宁缺打死都不相信,萧紫月会害他。

曹宁缺更加不会相信,萧玉婵能救他。

她何德何能,能救他?

萧玉婵猜到曹宁缺在想什么,冷笑道,

“有什么不可能的,你不相信萧紫月会害你,我又怎么会想像得到,你会害我。”

她将小瓷瓶甩给曹宁缺。

“这个世上,没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

“最容易出卖陷害自己的人,往往都是自己最信任最亲近的人,只有最信任最亲近的人,才让人最不设防,才会真的出卖并陷害成功。”

她眉梢一挑,语气特别的冰冷,“你当年对我,不也是这样的吗?”

提起当年,曹宁缺眼神有些闪躲。

可想到自己没能如愿,又让萧玉婵搭上了端王,心里又火气缭绕。

他冷哼,“你自己不检点,别诬陷别人。”

萧玉婵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也是玉树临风的样子,貌若潘安,十分俊逸。

可心思怎么这么坏,为人这么恶劣。

当真是空有皮囊,骨子里却全是蛆。

萧玉婵不再跟他多说一句话,转身就走。

萧玉婵的目的很简单。

一救活曹宁缺,保自己命,打破赵雾和容衡的计谋。

二是分化曹宁缺和萧紫月。

三让曹宁缺对她有所忌惮,以后再也不敢对她放肆!

走出一半,她又扭回头。

“以后别惹我,不然,踢的就不是你的腿了,而是你的……脑袋。”

萧玉婵走了出去。

外面一众人都等在那里。

容衡眯眼看她。

萧玉婵笑说,“容侯爷,真让你失望了,曹宁缺活过来了。”

容衡抬头,朝她身后看。

果然看见了正走出来的曹宁缺。

容衡眼神一沉,是很明显的幽深了许多。

赵雾震惊。

赵佑还是一脸玩味的样子。

周太医下巴壳都要掉地上了,端王妃还真的把曹宁缺救活了!

小安擦了擦眼睛,又擦了擦眼睛,确定以及肯定他看到了活生生的曹宁缺。

这怎么可能?

萧紫月眉心紧拧,也是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曹函兮破涕为笑,“太好了!我哥哥没事!”

如意冲过去就抱住萧玉婵。

“王妃,你没事太好了!”

萧玉婵拍了一下如意的肩膀。

“傻丫头,本王妃能有什么事。”

王清双也很确定,她刚刚看到的是曹宁缺的尸体。

怎么一转眼,曹宁缺又活蹦乱跳了?

难道端王妃还会医术?

没听说呀!

王清双此时此刻,对萧玉婵,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也真心折服了。

之前不是甘愿做萧玉婵的妹妹。

如今是真的心甘情愿。

·

曹宁缺走在萧玉婵后面,眉心微拧。

他虽然不想相信萧玉婵的话,可他最清楚刚刚在观音亭,他自己遭遇了什么。

他被萧玉婵一脚踢到了湖里。

他会游泳,所以当时并不害怕。

可他正游着,眼见要冒出水面了,忽然就失去了一切知觉。

再然后,他睁开眼,就躺在地面上。

面前是萧玉婵。

周边没任何人。

他很清楚,在见萧玉婵之前,他就在男宾席里喝酒谈天。

之后席面散了后,大家往赏菊的地方去,他偷偷地喝了一口萧紫月给的解酒药。

喝了之后,他也确实感觉自己不醉头了。

他没多想。

本来他就以为那是解酒药,大概也是心理的原因,所以觉得自己不醉了。

当然,他其实也没喝很多酒。

他自己知道自己的酒量,也不敢真的多喝。

今日是秋日宴,又是在青阳郡主的青河园,也没谁真的敢喝醉,出现不雅的情况。

他精神很好,装了瓷瓶,随众人往菊园去。

半路上,青河园的一个婢女把他叫到一边,说萧玉婵在观音亭等他。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