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49章更臭一些

旁边程光笑一声。

他算是听明白了,这赵佑在吃醋呢!

不过,刚四哥说,他要杀萧玉婵,这就有些……过份了啊。

程光道,

“四哥,原来今天这一出,是你和郡主共同谋划的,为的就是置端王妃于死地?”

容衡冷扫他一眼。

程光摸摸头。

“为什么呀,端王妃那么漂亮,杀了多可惜,留给我吧!”

“程光,你说什么呢!”

赵雾震惊,程光居然会说这样的话,疯了吧?

程光说,

“你们容不得萧玉婵,就把她给我呀,皇上是说了不能和离,可皇上没说不能休妻呀!让端王把她休了,我娶她。”

容衡皱眉,“你娶她?你是想气死你母亲吧?”

程光嘿嘿笑了一声。

“我有种预感,我只要娶了萧玉婵,我母亲就一定不会天天再念叨我了,所以,我一定要娶她。”

赵佑摸着下巴,“休妻?”

他看向容衡,“这主意可行?”

“无缘无故的,怎么休妻?在大衍朝,休妻比杀人都还难。”容衡冷哼。

这倒是。

大衍朝不主张休妻,那些说七出之条什么的,压根没用。

确实如容衡所言,休妻,比杀人还难。

赵佑叹道,

“看来,萧玉婵还真的只有死亡这一条路可走了。”

·

程光:别死别死,当我媳妇。

容衡:滚。

·

萧玉婵并不知道。

凌曦阁内,那些掌权者们在摆布她的生死。

她找到肖画,坐在那里与她说话。

肖画自毁容后就没再出过门。

那些以前与她玩的好的小姐们,最开始也上府去看望过她,慰问过她。

后来渐渐也不去了。

她因毁了容,性格也渐渐变得自闭,便也不愿意再去结交朋友。

久而久之,她就真的成了一个人。

偶尔不得不出来,也是一个人。

她不愿意主动去结交人,也没人愿意来结交她。

她的妹妹,正是玩闹的年纪,也从来不陪她,都是去陪别人。

她孤独惯了,倒也没觉得什么。

渐渐的也变得心如止水了。

刚毁容那会儿,她也歇斯底里过,哭泣过,不满过,甚至是自暴自弃过。

可到最后,难过的还是自己。

家人们虽然也关心她,母亲也哭过,惆怅过,可到底没办法替她受。

她只能接受,也只能慢慢习惯。

但习惯了,还是不愿意到人多的地方去。

她忍受不了那样异样的眼光。

也不想把自己的难堪暴露在别人的眼下,任人观赏。

肖画是没想到,端王妃会主动找她聊天。

肖画一开始很紧张。

可端王妃说话很风趣,渐渐的,她竟然也不紧张了。

萧玉婵打趣道,

“你觉得是我的名声臭,还是你的脸丑?”

肖画怔了怔。

这怎么比呢?

要说臭与丑,似乎……

端王妃的名声要更臭一些。

肖画不好说,拘谨地看了萧玉婵一眼。

萧玉婵笑道,“是我的名声更臭吧?”

肖画不言语。

半夏来一句。

“端王妃,说实话你不会生气吧?”

“不气。”

萧玉婵道,“我就喜欢听你说实话。”

半夏没想到萧玉婵会这样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忽然觉得端王妃压根不像传言中说的那般不堪。

端王妃挺幽默的呀。

尤其,端王妃能主动找她家小姐聊天,真的让半夏很感动。

半夏小声道,

“我家大小姐是为了救二小姐才毁的容,这件事外人不知详情,但我们肖府里的人都知道。”

“大小姐这是义举,毁了容,却应该得到称赞的。”

“但外人愚钝,见到我家大小姐就躲,真是想想就气。”

“可端王妃您就不一样了呀,你是自己把自己的名场给作毁的,真跟我家大小姐比起来,你还真是……”

后面的话她没再说。

但意思不言而喻。

萧玉婵是没办法跟她家大小姐比的。

萧玉婵笑。

这丫环看来也是个傻的。

她说听她讲实话,她就真讲实话?

也不看看她什么身份!

埋汰她一个端王妃,不怕惹祸呀!

萧玉婵翻白眼,忽然问,

“你家大小姐是为救肖婷而毁的容?”

“是的呀。”半夏点头。

萧玉婵问,“什么原因?”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