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50章一抹暖流

半夏叹气,

“去年,大概是最热的时候,二小姐想去散暑,选了一个叫百海林的地方,叫上大小姐一起,奴婢也跟过去了。”

“那个地方确实凉爽,就是湖有些多,白天倒没事,就是晚上容易落湖。”

“偏那天晚上二小姐非要出去,要大小姐陪着,大小姐劝不住二小姐,就跟着去了。”

“结果,两个人就真的落了湖。”

“回到木屋,又特别冷,就点了火,奴婢和春香伺候的时候,一切好好的,等奴婢和春香去外面做饭的时候,木屋就着火了。”

“大小姐为救二小姐,被火烧伤了脸,变成了这般模样。”

萧玉婵听着,冷笑一声。

这二小姐是故意的吧?

萧玉婵问,“春香是谁?”

半夏道,“伺候二小姐的丫环。”

萧玉婵若有所思。

“有机会,也带本王妃去那个地方转转。”

“还是算了吧!从那天失火后,百海林就被皇上封了,那里再也不能去散暑了。端王妃要是想散暑,找别的地方。”

萧玉婵笑了笑,又问道,

“即便烧伤了脸,可如果及时医治,应该会好,怎么会到现在还没好?”

半夏又叹气,

“那些庸医们,奴婢都不好说。”

“初也有人给大小姐瞧脸,瞧好了些,可后来不知怎么的,忽然又恶化了。”

“每一个来给大小姐治脸的郎中们都是这样,即便是御医,也是这样。”

“大小姐脸上的伤一开始真没这么严重,后来被治的越来越严重,夫人就不敢让人再治了。”

“把那些人都赶走后,夫人就让大小姐好好养着,也别说,那些庸医们不来,大小姐脸上的伤就不恶化了,只是也治不好了。”

萧玉婵听着,从刚开始的怀疑,变成了肯定。

那一场大火,肯定不是意外,是人为。

而去百海林散暑,大概也是肖婷早就预谋好的,为的就是拉上肖画。

到底是想让肖画毁容,还是想直接烧死她,只有肖婷自己知道了。

不过肖画的脸老是治不好,刚开始起色,后来又恶化,必然不是那些郎中或是太医们的问题,而是肖婷的问题。

肖婷不会让那些人治好肖画,故而,看那些人把肖画脸上的烧伤治的有起色后,便使了手段。

不是萧玉婵小人心思,而是这故事就是套路,一听就知道这里面的蹊跷了。

萧玉婵看了肖画一眼,没言语。

只冲着半夏说了句,“你家大小姐还真运气背,消个署,把脸都消毁了。”

半夏不满。

端王妃这是在幸灾乐祸吗?

半夏哼一声,不搭理萧玉婵了。

萧玉婵拍拍两手起身。

半夏纵然不满,但看萧玉婵起身要走,连忙做恭送礼。

肖画也起身,做了个送礼。

萧玉婵朝她们摆摆手,“以后有机会了再聊天,本王妃先走了。”

半夏心想,谁还跟你聊天。

肖画倒是出奇的心里划过一抹暖流。

虽然端王妃说话有些不给人面子,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觉得她没恶意,跟那些偷偷摸摸议论她脸的女子们不一样。

·

萧玉婵走出偏僻的地方,看到如意和王清双在找她。

王清双手中似乎还拿了一个东西。

看到她,立马跑过来。

“你上哪里去了?找你半天。”

萧玉婵看着她手上的东西。

王清双朝她面前一递,“就是给你的,别眼馋。”

萧玉婵郁闷。

谁眼馋了?

不就是一个破莲蓬吗!

在她那个时代,谁还吃这种玩意。

虽然嫌弃,但还是接了。

王清双说,“很甜的,尝尝,我专门为你摘的,算是咱们今天结拜的见面礼。”

萧玉婵剥了一个出来吃。

还真的挺甜。

但是,拿这个当结拜礼,也太寒碜了吧?

正这么想着。

“改天咱们也来个正式结拜,你说是割手指滴血呢,还是去关公庙拜关公,还是磕拜天地?”王清双摸着下巴寻思道。

萧玉婵白她一眼,“你知道的还挺多。”

滴血,拜关公,磕天地,哪儿听来的?

“那是。”王清双挺得意,“我经常听我哥哥说。”

萧玉婵好奇,“你哥做什么的?”

“说书的。”

“啊?”萧玉婵无语,“说书的?”

她不是鄙夷说书的。

就是,能被青阳郡主邀请的人,应该也有一定背景吧?

怎么就成了说书的了呢!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