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52章惊险遇刺

容衡的马车离开后。

萧玉婵纵然疑惑不解,也还是带着如意,上了马车。

管容衡去端王府做什么。

反正,他别惹她。

不然,她非跟他死磕到底!

·

因为防备容衡,前半路的时候,萧玉婵还是挺警惕。

但走了大半路后,前面的马车没任何动静。

萧玉婵就放松了。

她软软的斜倚在舒服的长榻上,跟如意闲磕。

打探今日前来参见秋日宴的人。

有些人,她实在记不起来了。

可能当时在穿过来的时候,真的伤了脑部。

出现了记忆盲区。

有些记忆深刻的人和事,她记得。

有些却不记得了。

这倒是给她提了个醒,她得快速记起这些人。

不然以后,可能会出现猝不及防的情况。

而快速记起的最好方法,就是让如意告诉她。

如意也知道王妃摔过一次悬崖,伤了脑部,她问什么,她就答什么。

反正,只要是自己知道的,全部一字不落地告诉给了萧玉婵。

两个姑娘正说着。

忽然。

黑暗的街道上,传来一阵冷厉的风声。

接着就是冰冷的寒光,刺破夜空。

萧玉婵正眯眼惬意躺在榻上。

下一秒,眼一睁。

比冰冷的寒光更冰冷的寒气从那漆黑的瞳孔里逸了出来。

她伸手将如意一拽。

如意猝不及防跌在了软榻上。

还没来得及惊呼。

一把利箭,从她额头正上方,穿刺过来。

她吓的尖叫。

“啊——”

萧玉婵低呼,“别叫!”

可已经晚了。

马车被乱箭扫射,很快就听见了车厢断裂的声音。

“咔——”

在前面赶马的车夫也被乱箭射死。

无人赶马。

马车开始东倒西歪,东撞西撞。

萧玉婵抓起如意,当机立断,从马车里跳了下去。

跳下去才发现。

不只她的马车被乱箭射了。

容衡的马车也被乱箭射了。

黑暗中。

有几个黑衣人,威风凛凛地站着,皆目露寒光。

有些人手中拿着弓箭,有些人手中拿着刀,还有一些人手中拿着剑。

瞧那模样,个个都是练家子。

萧玉婵眼眸一转。

不远处,容衡淡漠而立。

周身被黑暗笼罩,看不清表情,但那玄色衣袍,却在黑暗中兀自飘摇,自成妖艳方地。

小安站在他身侧,眉头拧成了疙瘩。

黑衣人中,一个抱剑的男人,站在最前面。

可能是领头的。

他开口,

“容衡,好久不见了,没想到你丝毫没变化,还是这么欠揍的模样。”

容衡冷笑,

“敢来大衍国的皇城放肆,你倒是变化很多,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没办法呀。”

那人掏掏耳朵。

“我的地盘被你灭了,只能来你的地盘,混口饭吃。”

他将掏出来的东西,一吹。

有什么在空中散开。

容衡眯眼,神情明显沉重了许多。

他冲小安说,“闭息。”

小安立刻照做。

容衡看了一眼远处的萧玉婵。

那人大概察觉到了他的视线,也往萧玉婵看去。

黑暗中,明显的眼睛一亮。

“这姑娘挺漂亮,是你的谁?”

容衡不说话。

萧玉婵更加不开口。

她只是觉得,明明这么扮酷,这么扮帅的男人,干嘛做掏耳朵的动作。

很毁形象好不好!

但容衡向小安说的那句话,很小很小。

她还是听见了。

所以……这男人掏耳朵是假,放东西是真?

能飘到空气里的,一定是气体。

要么是粉尘。

而古代的人,在杀人的时候,用的这些粉尘,要么是毒粉,要么就是让敌人不能施展功夫的粉。

那对没有功夫的人,会怎么样?

萧玉婵看向如意。

却见如意软趴趴地倒了下去。

萧玉婵眼眸骤冷,盯着领头的黑衣人,

“你给我的丫环下了什么药?”

黑衣人瞅着她,

“你先说,你是容衡的什么人?”

他似乎觉得不对劲。

“你怎么没倒?”

萧玉婵自然也闭息了的。

她看着黑衣人。

“你是他的什么人,我就是他的什么人。”

黑衣人挑眉,似笑非笑,“是吗?”

他眼睛在萧玉婵身上扫了扫,又在容衡身上扫了扫。

以他对容衡的了解。

容衡出门,身后不可能会跟一个女子。

跟了女子,只说明这女子对他而言,很特殊。

当然了,容衡有个妹妹,他是知道的。

但他也知道,他这个妹妹,如今不在皇城。

那么,此女跟在容衡车后面,又是在如此深夜……

黑衣人笑,

“别想诓我,你是不是容衡的相好?”

萧玉婵翻白眼。

正想骂他一句眼瞎。

容衡开口了,对着黑衣人,一字一句,

“别动她!”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